※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38159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難得(殺犬)

聖誕節真是不太好的節慶啊~
累死人了......
聖誕賀文!祝大家快樂啦~












被潔白的雪花所覆蓋的小村莊裡,有著穿著與別人不同服裝的少女,這裡是五百年前的戰國時代。


難得今天自己過來時沒看到犬夜叉…,明明以前都會看到他不耐煩的在古井等的,可能是有事情吧…,不過是什麼事那麼重要讓他沒來接我?大概又是結梗的事情吧…。少女吃力的拖著沉重的袋子,吃味的想著。


「阿!阿籬你來啦,怎麼沒看到犬夜叉阿?剛剛我明明看到他往古井的方向過去啦」小狐狸蹦蹦跳跳的跑到阿籬的身邊,望了望四周,就是沒看到那個老是欺負自己的半妖,深感疑惑。


「他…可能有事情吧,我剛剛來的時候沒看到他」阿籬淒涼地笑了一下,便從袋子裡拿出一根棒棒糖交給幼小的七寶。


「阿籬姑娘,我來幫你拿吧」法師雖然也有些疑惑,但還是先伸手將袋子接過去,讓阿籬休息。


「阿籬,犬夜叉很快就回來了,你別擔心他」驅魔師的少女趕緊過來安慰的阿籬,心理卻咒罵著犬夜叉的花心。


「我沒事的,珊瑚,走吧,我們先去楓婆婆那裡」阿籬強打起精神,笑著牽起珊瑚的手往楓婆婆的住處跑去。






「阿籬,這些是什麼東西阿?」七寶玩著從阿籬帶來的袋子裡拿出的毛茸茸、有些刺人的繩子,抬頭望著忙碌的阿籬問。


「這個阿,這是聖誕節的裝飾品」阿籬將七寶手上的裝飾品拿起,圍繞在聖誕樹上。


「聖誕節?那是什麼東西?」七寶跟在阿籬身旁,興致勃勃地問著。


「聖誕節…,就是……可以拿到禮物的日子」阿籬停下手邊的工作想了想;雖然歷史課有教過,但跟七寶解釋太多他也聽不懂,而且他也不知道太陽神是什麼……。最後,阿籬告訴了七寶一個在自己的世界裡每個小孩都知道的解釋。


「真的嗎?!可以拿到禮物嗎?!」七寶瞪大著眼睛興奮的又叫又跳。「那…誰會送禮物阿?阿籬你嗎?」


「不是我啦,是聖誕老公公」阿籬笑著摸了摸七寶的頭,又繼續自己手上的工作。


「他是誰阿?」七寶又再度發問。


「一位住在世界最北端的老公公,他會看看哪些小孩比較乖,然後送禮物給那些小孩喔」聽到阿籬這麼一說,七寶的眼睛馬上又亮了起來,在心裡決定今天他要做個乖小孩,不惹別人麻煩。


「吶,阿籬,我也來幫忙好不好?」七寶從袋子裡拿出了一顆又大又亮的球,交給阿籬。


「好阿,有七寶幫忙速度就快了一些呢!」阿籬溫和的說著,臉上帶著笑容稱讚幼小的小狐狸。


「阿籬,我也來幫忙吧」正從屋裡走出來的珊瑚,也很有興致的過來幫忙裝飾。


「我也來幫忙,阿籬姑娘」從遠處走來的彌勒,也開始動手幫忙


和樂融融的氣氛,但阿籬就是怎麼也快樂不起來,心裡一直惦記著那半妖的身影。


不知道犬夜叉現在怎樣了…,是不是又跟結梗吵起來了?還是…。一直擔心著犬夜叉的安危,就連珊瑚的叫聲也沒聽到的阿籬,讓眾人都非常的擔心。


「阿籬」珊瑚一臉擔心的拍了拍阿籬的肩膀,這才讓阿籬猛然回神過來。


「阿!真是對不起,我竟然在發呆…」阿籬帶著歉意笑了笑,又繼續手邊的工作。


「阿籬姑娘,我覺得你還是去找犬夜叉比較好」彌勒看著明明擔心犬夜叉擔心的要死,卻又怕打擾到犬夜叉而死都不肯去的阿籬,嘆了一口氣。


「呃…可是…,犬夜叉可能真的有事要忙,我看,我還是…」阿籬哀傷的勾起唇角;沒想到自己表現的那麼明顯…。


「別、別說這個了,我們趕快弄吧,得在晚上之前裝飾好才行」阿籬趕緊扯開話題,自顧自的忙了起來。






嘩啦…,清澈微冷的河面上,瀑布正將白色的結晶拋至半空中,展示著自己的雄偉與美麗。


紅衣少年站在河面上的一塊巨石上,直楞楞的望著雪白的瀑布,眼神流露出哀傷。


雖然剛剛的確跟結梗見面了…,但結梗走前卻留下一句令自己百思不解的話,並在那同時與自己正式成為敵人…,這叫自己怎麼能不難過呢?


『犬夜叉…』結梗的聲音又再一次的迴盪在自己的腦海裡。


『犬夜叉,你的心…並不在我和那位女孩的身上…』犬夜叉皺眉,搖了搖頭試圖讓自己忘掉剛剛的談話。


『你只是在我跟那女孩的身上,看到了你愛的人的投影…』越是逼自己不要想,這些聲音就越是清晰。


『你這樣的感情只會傷害到別人而已,你應該很清楚自己愛的是什麼人才對』腦海裡慢慢浮現了結梗那雙充滿痛苦的眼眸,以及阿籬的笑容,心裡的罪惡感又更加深了。


『下次見面,我們就是敵人了…,請你別再…糾纏不清了』懊惱的啐了一聲,犬夜叉閉起眼向後倒,想讓自己浸在水裡,讓自己冷靜一點。


沒有想像中的冰冷,沒有如預期中的疼痛,卻出乎意料的柔軟與溫暖,犬夜叉驚嚇地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張俊美卻又冰冷無情的面容,令自己警戒的跳開,站在靠近瀑布沿岸上,瞪著這位不速之客。


「你來做什麼?!」一想到自己太過專心想事情,就連眼前的這位全妖的妖氣都沒察覺,犬夜叉不經有些惱怒。


「我去哪裡需要告訴你嗎?」殺生丸看著如此敵視自己的犬夜叉,原本毫無波瀾的眼眸,漸漸染上了憤怒。


「嘖…,我現在不想和你吵,快滾開」又想起了剛剛結梗對自己說的話,犬夜叉煩躁的抓了抓頭,轉身,準備離去。


「我有說你能走?」不知何時已經箝制住犬夜叉的殺生丸,見到犬夜叉如此反常的態度,不經有些疑惑。


「媽的…,放開我!你就那麼想死嗎?!殺生丸!!」犬夜叉激烈的想掙脫殺生丸的懷裡,哪知道自己越是掙扎,殺生丸就抱的更緊。


該死…,為什麼他的力氣那麼大?是因為他是全妖的關係?氣死我了…!


「放開啦!你這……!」話未說完,自己就在迅雷不及掩耳的狀況下,壓制在地上,唇也被堵住,無法出聲。


震驚。除了震驚還是震驚。犬夜叉完全沒想到,一向非常討厭自己的殺生丸居然會……!!!


好不容易回過神的犬夜叉,一手推開壓在自己身上的殺生丸,滿臉通紅的倉皇逃跑。





「阿!殺生丸少爺!你去哪裡了?你突然不見我好擔心你喔」小女孩一看到殺生丸從森林裡走了出來,馬上飛奔到殺生丸的身旁笑著問。


「殺生丸少爺!小的好擔心您阿!少爺突然不見一定是去辦很重大的事吧………………!!!」殺生丸完全無視綠色妖物滔滔不絕的話,自逕從綠色妖物的身上踩了過去。


「邪見爺爺,你還好吧?」玲蹲下身,戳了戳邪見的臉。


「玲,走了」


「阿!殺生丸少爺等等我阿!!」看著漸漸遠去的殺生丸,玲連忙起身往殺生丸的方向跑去,完全忘記某隻妖物的存在。


「殺生丸少爺!別拋下小的阿!」原本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邪見,這才從地上爬了起來,拾起柺杖跑了過去。






「犬夜叉!」好不容易忙完的阿籬等人,正坐在樹下吃著點心,眼尖的阿籬一見到犬夜叉從樹林裡飛奔回來,高興地站起來跑了過去。


「不准上來!聽到沒!?」哪知到犬夜叉卻掠過阿籬,直跳上樹梢上,完全沒注意到樹下的美食。


「犬夜叉……」阿籬哀傷的望向樹上,彌勒和珊瑚擔心地看著阿籬。


『殺生丸哥哥,我跟你說喔,我最喜歡殺生丸哥哥了!!』模糊的身影、燦爛的笑容…,那個…好像自己阿……


『嗯』好熟悉的聲音…


『殺生丸哥哥,你有沒有在聽阿?』這、這不是我嗎?!我怎麼會……


『安靜』殺生丸?!怎麼回事?我在作夢?


『唔…,殺生丸哥哥好討厭…,都不理我』


『犬夜叉』


『什麼事?殺生丸哥哥』


『走吧』


『好………』咦?怎、怎麼往我這走過來?奇怪?殺生丸呢?怎麼不見了?


『大哥哥』在…跟我講話?


『大哥哥,殺生丸哥哥很喜歡我喔!他說他一定會保護我呢!』那…只不過是謊言罷了…


『他還有說,不管以後他怎樣對待我,我都要相信他』………………


『所以,大哥哥,你一定要相信殺生丸哥哥喔!!』


「嘖…,居然會夢到小時後的事…」從夢中醒來的犬夜叉,搔了搔頭,跳下樹梢。


「阿!犬夜叉,快點過來!」阿籬看到跳下樹梢的犬夜叉,興奮的朝犬夜叉揮了揮手。


「怎麼了?」犬夜叉不疑有他走了過去,看見了一株比其他樹都還要矮的樹木。


「怎麼會有這麼小的樹阿?」犬夜叉看著這住被吊滿一些古怪的東西的樹,繞過來又繞過去。


「這是我從我那裡拿過來的啦!誰叫你那時候跑不見…,我搬的很辛苦耶!」一想到早上的事情,阿籬馬上破口大罵。


「呃……樹上吊的是什麼東西?」一想到早上被殺生丸吻的事,犬夜叉趕緊扯開話題。


「這是裝飾聖誕樹的東西啦!今天是聖誕節喔!」阿籬高興地說著,從袋子裡拿出了一顆紅色的蛋,交給犬夜叉


「聖誕節快樂,因為我不知道要送你什麼…,我先教你用法,你只要輕輕的按一下蛋的尖端就行了,你要按的時候,要先到樹林那按喔」阿籬說完,便提著袋子進到楓婆婆的屋裡。


「為什麼一定要到森林聽?」雖然不明白阿籬的用意,但犬夜叉還是聽話的往森林走去。


「犬夜叉…跟你在一起…,我真的很快樂…」阿籬在屋裡靠著牆,喃喃自語著。






走到森林裡的犬夜叉,還未按蛋的尖端,就瞪大著眼睛看著眼前的人,楞楞地看著殺生丸慢慢走進自己。


「你…怎麼會…在這?」看著漸漸靠近自己的殺生丸,犬夜叉下意識的後退。



殺生丸沒有回答,就這樣一個前進、一個後退的狀況下,在犬夜叉靠到樹幹時才終了。


「啊……」察覺自己的背撞到了什麼,轉頭看了一下,在轉回來殺生丸已經在自己面前,而自己也被殺生丸鎖在樹幹與他之間的空隙中。


“大哥哥,殺生丸哥哥很喜歡我喔!………”


“我最喜歡殺生丸哥哥了!………”


「殺…生丸…」不知道是不是過於震驚,殺生丸靠近犬夜叉的臉龐,輕舔著紅潤的嘴唇,輕啃著唇瓣,到最後的深入親吻、翻絞…,從頭到尾犬夜叉都沒有一絲的掙扎,反而很配合的閉起金色的眼眸。


「不掙扎?」好不容易殺生丸依依不捨地離開那甜美的唇瓣,有些驚訝的望著犬夜叉半合的眼眸。


「如果我掙扎了你就不會吻我嗎?」看著有些模糊的殺生丸,犬夜叉喘著氣問著。


「不可能」看著充滿蜜色氣息的犬夜叉,殺生丸毫不猶豫地又吻了犬夜叉一次。


「唔…」察覺自己越來越沒有力氣,犬夜叉趕緊環抱著殺生丸的頸子,以防自己跌坐在泥地上。


「喂…要不要我好心一點…?」趁殺生丸離開自己的同時,犬夜叉吐出令人百思不解的話語。


「………」看著如此反常的犬夜叉,殺生丸像似沒興致般主動離開了犬夜叉。


「怎麼?你怕啦?」有些震驚殺生丸居然主動離開自己,犬夜叉首先開口挑釁。


「我不會跟現在的你做」殺生丸背對著犬夜叉,冷冷的說著


「你……!這是什麼意思?!」惱怒地看著殺生丸,心裡卻有些心虛。


「就是這個意思」殺生丸走向犬夜叉對面的樹坐了下來。


「………………」犬夜叉若有所思的看著殺生丸,也靠著樹幹坐了下來。


空氣中瀰漫著詭譎、沉重的氣氛,犬夜叉低著頭,雙手緊握著阿籬送給自己的聖誕禮物,似乎在思考著什麼重大的事情。


「那…那個…,殺生丸…哥…哥」多久沒有這樣叫他了?犬夜叉有些愧疚的想著。


「嗯?」很驚訝犬夜叉居然會叫自己哥哥,但心裡卻有一塊不知名的碎片正在剝落。


「早上…,我遇到了結梗…」一聽到那巫女的名字,殺生丸的身體很明顯的一顫,但卻沒有其他的動作。


「她說…我的心…並不在她和阿籬的身上…」犬夜叉有些哀傷,頓了頓,又繼續說道「她還說…我只是在她跟阿籬的身上,看到了我愛的人的投影…」


「………」殺生丸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聽著。


「我不知道她說的是什麼意思…」犬夜叉又說了下去,「但是…她說完後…我…第一個想到的是你…」


「吶………唔!!」犬夜叉抬頭想要再說下去時,殺生丸已經搶先一步到犬夜叉的面前,吻著正準備出聲的唇。


「媽的…,你做什麼啊?!我還沒講完耶!」犬夜叉氣憤的推開殺生丸,卻發現自己的力氣又再度無用,只好抵在殺生丸的胸口防範。


「討厭嗎?」突如其來的問話,讓犬夜叉的腦筋有些轉不過來。


「阿?」


「我剛剛那樣吻你,你討厭嗎?」話才說完,犬夜叉馬上滿臉通紅的低下頭,不敢正視眼前的人。


殺生丸輕輕的挪開抵在自己胸口上的雙手,蹲下身,看著犬夜叉。


「看著我」殺生丸的話語像似有魔力一樣,犬夜叉緩緩抬頭,但眼眸卻往別地方看,惹的殺生丸有些不高興。


「犬夜叉」語氣有些嚴厲的命令著,犬夜叉這才直視著自己。


「會討厭嗎?」明明自己非常清楚答案是什麼,但還是很想從這傢伙的口中聽到。


「不、不會……」殺生丸寵溺的勾起唇角,輕柔地再度吻上那柔軟的櫻唇。


夜…還很長呢……


※※End※※.


狐反省:
哈哈……結果到最後還是沒寫到H…
原本預定說每篇聖誕節賀文都要寫到H的,
人生世事難料阿~(茶)
原本想說他們H後,犬夜叉才猛然想起阿籬送給自己的禮物
然後再來段感人的結局~,沒想到居然是這麼爛的結局阿…
唉…算了,我的功力還有待加強……。


Evil筆
2006/12/2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