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382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滑頭鬼】エフェクト─2(秀元x是光)

 頹廢了好久終於想動手寫了。(吃土#
動筆的原因還是因為翻不到安倍晴明的小說ry((被打
唉、我好想看是光被欺負噢……為什麼噗浪都只有秀元的角噗沒有是光的角噗呢?((就說吃土#
誰快來和我一起YY一下,沒同好很辛苦的。((棍#


※這是坑(正色(#
※花開院 秀元x花開院 是光





   「星星泯滅了……。」
 
  於古父之心
  貪婪生變禍與災
  降予兒女承
 
  幾天前的某個夜晚,秀元見到屬於瓔姬的星星光芒暗淡下來,就算不用六壬式盤占卜瓔姬家的命運也能知曉其凶多吉少,滅門一事注定無法逃開,就連花開院中被派去的人恐怕也會受牽連。

  即使捎口信警告,瓔姬的父親也不可能眨眼敵擋得了心中那份對錢財的貪婪,讓看上去總面帶微笑的秀元沉下臉,微揚的嘴角硬是向下,就連常被喚出的兩只式神都不敢靠近,甚至少有的沉默。

  與以往無異,但其中因殺戮而彌漫地血味逐漸濃厚的夜晚中,花開院的十三代當家,打破平常如孩童般對於童玩的喜愛,僅僅凝視夜空什麼也未做。

 
  幾日後晨起,秀元差遣一式神離開,式神飛往的地點是那位總是做事認真的兄長,清楚今日子時是光看守瓔姬宅邸,寅時換班,他也就順水推舟隨意找了理由喚人回來。

  是光將彌彌切丸交給瓔姬後也過了一段時間,雖說那把短刀是專斬妖的武器,可惜若是持刀人不會使用那麼無論是多麼好的刃器也是無用武之地。

  這幾日來他有稍加觀察是光口中那位雇主的女兒,仁慈、弱小、擁有了女人都該擁有的素質,以及那令人驚豔的治療能力,還有一點,滑頭鬼對那女人的動情。

  滑頭鬼強勢,短期之內的強盛,和總是出人意外的舉止勾起他興致,也難怪有許多妖都追隨滑頭鬼,因為他無法用常理來判。

  也是至今能引起他興趣的少數妖怪之一。

  如今一妖看上了一名人類女性,不只是由滑頭鬼帶領的百鬼們感到驚愕,更挑起秀元玩味之心,因此也就分了比之前要更多的心力觀察。

  最重要的是他也見到了往後幾百年的時光,花開院與奴良組有所交集的未來,因此滑頭鬼本身及麾下帶領的百鬼夜行就更加吸引注意。

  未來會有更多的變數等待這表面光鮮內裏腐敗的世界,思及此,持續一段時間不快的心情也轉好許多。

  不多時,派遣出去的式神從窗縫鑽進室內躺於秀元掌心,隨即遠而近的腳步聲在下一秒傳入秀元耳中,鼓噪心膜。

  「秀元你怎麼了嗎?」急切地關心同被拉開的紙門一起,顯而易見的擔憂浮現於那張不算粗曠也沾不上纖細的邊的面容,是光接到秀元的式神,以為是發生什麼要事,匆匆忙忙毫無停歇飛奔了過來。

 
  從小時,秀元就愛用式神做許多無關緊要的事情,例如命令式神堆沙,例如命令式神去對自己兄長惡作劇。因為天份夠,加上很多事情都是無師自通,大人們也就睜隻眼閉隻眼默許秀元的舉止,這樣的情形下苦得便是常被耍弄得是光。

  但秀元再怎麼樣地隨意使用式神,每每要找是光或有話要對是光講時,從不用式神而是自己親自去找,對於自家弟弟這樣的舉止,是光幾近快成年時才發現,敵不住好奇之下,在元服前夕才開口問坐在旁邊干擾他更衣的秀元。

  當時秀元是這麼跟他說的:「這樣想看光哥哥的醜態時,用式神的話就看不到了。」

  這句話讓是光在元服儀式前失態大鬧,追著笑得樂不可支的秀元跑,後來被大人們狠狠念了一頓,元服儀式也被迫往後延。

  過了一段時間,是光才知道秀元大概是想表達"討厭用式神傳話或找人"的意思,但是把這樣的推論告訴秀元,得到的也只是一番揶揄,但也沒有被否定。

  時間再往後、到秀元成了花開院十三代當家,是光接到自家弟弟用式神傳信息的次數也是屈指可數。

  而今當接到秀元的式神時,是光才反射性認為是秀元有什麼緊急重大的事情,有那樣緊張的表現是情有可原的。

 
  「光哥哥你來了,是有一件事想託光哥哥代勞。」
  被帷幕所遮掩的席位傳來秀元的聲音,將是光傳了回來也依然慵懶地坐躺於散落在週遭的各類童玩中間,而那似人似妖的兩只式神也立於半垂簾的帷幕兩旁,動也不動矗立在原地。

  秀元如平常般略帶心不在焉的語氣讓是光緊張的情緒得到舒緩,他走進室內並闔上拉門來到竹簾帷幕面前,目光不經意瞥見不論何時都笑得不懷好意的式神,本就從未撫平過的雙眉更是緊皺。

  由於秀元是在休息時間叫是光過來,因此是光緊緊皺眉便再無其他抱怨,但嚴謹的個性讓他覺得有必要即時回到雇主宅邸,所以現下雖是換班段落也依舊沒放鬆,甚至連坐下的念頭都不曾有過,就這麼站在簾外等著秀元交代事情。

  「什麼事情,快點說。」

  「光哥哥真無情,好不容易你有空能來見我,不坐下來聊聊嗎?」
  把玩形狀小巧的沙包,秀元重複著揉捏的動作,抬首望向自家兄長,神色顯得輕鬆隨意,唇角保持若有似無的弧度,話語間不忘打趣是光總是嚴謹的態度。

  料想中得到是光態度堅決搖頭回拒,秀元放下手上逐漸染上體溫的沙包,揚手召來在旁靜待地式神,拿過已然溫好的清酒,湊進嘴邊抿下一口。

  「坐下來吧,這件事說來有點複雜。」
  見到秀元喝起了酒,是光下意識朝式神的方向看去,卻見兩只不及膝部高度的式神早已放下盛酒的德利,轉往撥弄放置在不遠處的香爐,拈起排置在一旁眾多道具中的香箸,把飄裊清煙的香炭移進爐中。

  是光不怎麼了解那種緩又輕慢的技藝,能從那些器具中辨別出幾樣是什麼名也還是秀元在幾次無聊的午後硬是要他來品香,在過程中仔細說明器具的呼稱,是光才稍微記下幾樣,除此之外,品香的手續早已記不得。

  依言坐下並盤起腿,目光再次放於秀元身上,對方放下盃的舉止便落入視線內,是光將隨身攜帶的刃器置於身旁,嚴正以待的模樣面對秀元接下來要講得事情。

  「最近京都出現了有趣的妖怪,光哥哥知道嗎?」

  「你有趣的論點我可不敢恭維。」

  「真過分,那只妖可是跟信仰膽的東西全然不一樣呢。」
  嘴角的笑意擴大了些,秀元調整了坐姿讓兩人之間的距離縮短不少,一談起令自己感興趣的事物,周身曖昧不清的懶散氛圍輕易就化成孩童見著新玩具般地見獵心喜。

  「光哥哥可曾見過愛上人類的妖物?」

  「……你是說…。」

  「呵。」
  含笑不置可否的態度面對是光,秀元為自己斟滿酒,微微昂首啜飲顯得冷涼的液體,徒留是光坐在原位釐清話語間的意思。

  時間在短暫對談中從指縫流逝,香爐裡邊緩緩升空最重消散在室內的煙絲帶著菖蒲的淡香充斥在偌大室內,本就不吵雜的空間一旦談話聲停止就更顯寧靜,和著忽隱忽現的菖蒲香更易使人無法集中精神而昏昏欲睡。

  晨曦照射在和紙上頭被稀釋得柔和不熾人,燭火因空氣的流動扭曲變形最後熄滅,淡淡地白煙與香交纏隨後再也無法以肉眼見得,秀元騰出手捏了訣差式神離開去辦事,拿過是光身邊的刀使其靠著牆立在一邊,抱起陷入沉睡的是光放到床鋪上,讓人能睡得更安穩。
 
  「是光……。」

待※


註:
  香道:與花道、茶道並稱日本的『雅道』,鑑賞聞香等主要目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