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382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滑頭鬼】呪(秀元是光)

因為某些原因所以只丟前半部分以供閱覽,想看看自己到底有沒有恆心達成目標。
歡迎留言說感想哦。
加油吧!




※花開院 秀元x花開院 是光。

※此篇試閱用。




   在花開院家成員沒有注意到的狀況下,滑頭鬼往返的次數漸漸有增加的趨勢。

  此刻與拎著德利及盃的滑瓢席地坐於和間門口,花開院現任當家──花開院 秀元,接過自身式紙所遞來的酒水,在月色溫婉的夜空下同本該是對立關係的滑頭鬼舉杯對飲。

  應當詭譎的景象硬是被平和止水的氛圍化為一幅不住扣人心弦的景色,妖人共處一室誰也未先開口,滑瓢將視線落於被精心整理的和院造景,鍍上一層涼銀的院內不似烈陽之下那般令人心曠神怡,而是透出冷寂靜態之美,遠邊傳來潺潺流動的活水聲,即使由陰影所覆蓋仍然帶動一絲生氣。

  秀元垂目凝視盃中的液體,隨著手腕移動而在容器裡陣當初一圈一圈的漣漪,反射並不刺眼的微光有如融進珍昂寶物似點點星耀,不平靜的表面照映出抹上不經心笑容的臉面,卻又因波紋而變得不真實,秀元抬手淺啜酒水,入喉灼燙的感覺使心緒初次感到不穩。

  「你現在這樣可真是狼狽。」

  滑瓢起唇譏諷道,雖然秀元表面始終如一讓所有人無法察覺任何異樣,但對於毫不避諱正大光明從正門走進來吃飯的滑頭鬼來說,花開院家此時鬧得最兇的傳言甚至連打聽都不用就能當作餘興節目配著飯清楚知曉。

  「小滑瓢在說什麼呢。」

  秀元對於丟來的語句不予置評,笑意隨著話語一同傳入滑頭鬼的耳中,在對方擺出不以為然的表情前,唇角弧度上升了幾分。

  「婚禮是最近吧?你和那位公卿家女兒的。」

  聞言眉開眼笑的滑瓢,眼中閃爍著幸福與驕傲,他高舉起盃對著牙彎的月亮,就像是在對今日如此美好的夜空敬酒。

  「瓔姬是我見過最美麗的女性人類,她的這輩子是我的,我也會愛著她一輩子。」

  「既然你這麼說,婚禮那天我就去搞破壞好了。」

  看著滑頭鬼的笑容,秀元神情不變嘴上卻不饒人,彷彿被那抹炫目的笑顏感染,原本顯得冷淡的弧度也溫緩許多,即使言語上是刻意找碴,卻也沒該有的氣勢。

  「盡管來啊,熱鬧的婚禮才算是婚禮!」

  滑瓢歡快大笑出聲,一點也不在意秀元所說的叼擾,反而為自己以及對方的盃再度斟上酒,陶瓷製的容器相互輕碰發出清脆聲響,為一次夜下小飲劃下句點。

  「開玩笑的,最近抽不開身出去,反正我也沒興趣,就幫你們算個吉日當作賀禮好了。」

  擺了擺手收回目光,秀元淺飲口酒水後就將盃放下,隨口說出沒什麼說服力的謊言,絲毫不在乎滑瓢會不會發現進而揭穿,雖然藉口說不參加,仍然誠心承諾並不算重要的事情,算是提前送給滑頭鬼的結婚禮物。

  「謝啦,秀元。」

  也不知道是真的沒有聽出來秀元的謊言,亦或正沉浸於幸福的滑瓢無心去注意,滑頭鬼揚起無關妖人都會有的笑容道謝,那是即將與另一伴攜手共度歲月的美好。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