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155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我們在一起好嗎?(自創)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每天每天…都會有一隻黑貓在固定的時間,跳到固定的高牆,然後,訴說著固定的話語。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每天每天…都會有一隻杜賓在固定的時間,趴在固定的門口,然後,靜靜聽著固定的話。


“吶,我好愛好愛你,跟我走吧”


“不可能,這個家還需要我看住”


“吶,我好愛好愛你,跟我玩吧”


“不可能,這個家的主人討厭貓”


“吶,我好愛好愛你………”


“但是我卻好討厭好討厭你”


貓是自由之身,但卻每天每天在固定的時間,跳到固定的高牆,為的就是見那隻抵死都不會拍合的對象。


貓是可以撇下任何事物,揚長而去,但是上天讓他愛上了不該愛的對象,雖然自己樂在其中…


黑貓、黑貓,一隻全黑的貓走在街上會如何?


首先,你一定會聽到小孩子說「媽媽,有貓咪耶~」


再來,你就會聽到媽媽對小孩說「不能摸,黑貓是不吉祥的象徵,他們是陰間派來的使者」


最後,你就會再次聽到小孩子說「就是那個有鬼鬼的地方嗎?走開!!討厭的黑貓」


明明自己什麼都沒有做,卻被冠上不吉祥的象徵。


貓雖然打從心裡不平,但卻也懶得跟人類爭論。


貓很慵懶,只要是溫暖的地方,他都打個滾、伸伸懶腰,接著,呼呼大睡進入夢鄉。


狗的體溫是略偏高的,夏天時總是熱的發昏,唯一的好處就是冬天不怕冷。


所以,在狗一覺睡起來時,常常會發現貓窩在自己懷裡睡得很熟,狗只是無奈的嘆氣,沒有做任何會吵醒貓的動作。


狗覺得很奇怪,哪有像他這種貓居然不怕狗的?天底下大概只有這隻整天說愛來愛去的奇怪黑貓吧…


貓覺得很高興,明明嘴上說很討厭自己的狗,在看到自己睡在他旁邊卻不出聲趕走他,反而在那邊嘆氣想事情,天底下哪有這種口是心非的狗?大概只有這隻整天說討厭來討厭去的狗吧…


吶,如果說立場調換呢?狗變成自由之身,而貓卻變成在家裡享受的家貓。


那,貓大概會毫不猶豫地往狗的方向跳,離開那個呆了好幾年的家吧。


一想到這,狗不禁打了個冷顫,好險現在是自己當看家犬,如果是這傢伙當寵物貓的話………………,狗不敢在想下去了。


貓總是會在這家的主人回來的前十秒離去,狗實在搞不懂貓到底用什麼方法知道自家的主人什麼時候回來,什麼時候離開。


可憐的主人,狗在心裡替主人哀悼著,自己的行蹤都被貓知曉的清清楚楚,主人渾然不知……真是悲哀阿…。


今天,很特別的,似乎是所有的事情都沒了束縛一樣,貓今天沒來。


主人卻將狗帶進屋裡,關在狹窄的狗籠內。


狗清楚看到家裡的盛況,亂的亂、吵的吵,甚至自己要睡個覺都會被惱人的小孩吵醒,他現在開始有點想念貓那奇怪的個性了……。


門口來了台奇怪的車子,今天貓晚了幾分鐘才來到狗的住處,卻發現狗不知道為什麼居然沒有趴在門口,只是看到這家的人類前前後後搬出了許多東西就往車子放。


東西搬出來的越多,就表示狗也很有可能會被丟進那部奇怪的車子裡。


不出所料,車上雜亂的家具中,狗的身影在細小的縫中一閃而過。 


貓搞不清楚,但卻沒有時間讓他搞清楚了,貓急急忙忙跳下高牆,直奔向那部奇怪的車子。


車子發出轟隆轟隆的聲音,然後緩緩的向前駛去,速度愈來愈快,在最後的瞬間,貓成功的潛進車子裡。


環繞了一下,靠著嬌小及極度柔軟的身軀,貓毫無阻攔地來到狗的面前。


“你們要去哪?”


“不知道”


“還會回來嗎?”


“不知道”


“吶,我好愛好愛你…”


“我知道”


轟隆轟隆的引擎聲環繞在四周,難得的兩隻不同種類的動物都沒有講話,貓安安靜靜地趴在籠外,狗安安靜靜地趴在籠內,懷著各自不同的心情到達目的地。


「媽媽,車車上有貓咪」家具幾乎搬進了屋內,小孩在偌大的縫細間看到了不屬於自家的寵物,好奇的指著抬首望著母親。


「呀!是黑貓阿,老公!!你快點把他趕走!!」她朝著小孩所指的方向看去,望見了貓,像是看到了猛獸似的,躲到男人的背後。


「嘖…,你這隻骯髒的貓!滾遠一點!!」他拿著棍子裝著樣子朝貓揮過去。


貓卻不閃也不躲,眼神近乎深沉的望向人類,而後緩緩回頭,對著狗叫了聲,便自逕從旁邊跳出車外,離開了所有人的視線裡。





沒有來。


明明以前不管自己對他多麼的冷嘲熱諷,他都是掛著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賴在自己身旁,好似自己只是在對空氣叫罵一樣。


但自從搬過家後,他跳出車外的那一剎那,自己就再也沒有見著他那比自己小好幾倍的身影。


雖然耳根子清靜很多,不…是非常多……不對…是非常非常多,幾乎到沒有聲音的地步………,這不是重點;是在他消失的那瞬間,自己就變得非常奇怪。


固定的時間,不同的高牆,不同的門口,視線都會放在固定的方向,但卻沒有那固定的影子以及柔軟的貓聲。


柔軟的貓聲?什麼時候自己覺得他的聲音很柔軟了??


至少比自己低沉沙啞的聲音好聽多了。


午睡時刻,固定的時間不同的草皮,不同的門口,閉上眼,那昔日覺得擾人的影子就會出現在眼前,清晰,卻不討厭。


睜開眼,習以為常的朝自己身旁望去,沒有另一個呼吸聲,沒有蜷伏在自己懷裡睡得安然的身影,只有自己上下起伏的肚子,空盪盪的。


沒有早上那聲問候及不必要的“我愛你”,沒有中午那聲問候以及一堆問題和不必要的“我愛你”,沒有晚上那聲問候以及數著星辰和不必要的“我愛你”……。






一切回歸於沒見著他的清靜,沒見著他的悠閒。


但卻多了沒見著他的不對勁,以及沒見著他的煩躁。


脾氣變的暴躁,他知道。常常對著天空嚎叫,他知道。做一些令人類厭惡的動作,他知道。胡亂地瘋狂咬人………,他知道。


他只是想甩掉那些討人厭的煩躁及不對勁罷了。他不認為自己做錯了什麼。


他明白見著他只是增加他的困擾,只是增加人類對他的厭惡,在自己出生的那一刻,自己就知曉這不平等的道理


很愛很愛那隻自古以來就是自己的敵人,只是不想增加他的困擾,所以逼自己別去。


貓認為養他的那些人類之所以會遷移住所,是因為有隻黑貓常常光顧自己的院子。


一切都是身為黑貓的錯,他知道,他不得不這麼相信著。


如果自己不是黑貓的話,是不是就不會那麼惹人厭了?


如果自己不是黑貓的話,是不是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去見他了?


因為自己是黑貓,所以要忍。忍著不去見自己最愛的他,忍著不去接近自己最愛的他。


所以,他只能遠遠的望著。望著他,也望著自己所身處的不平等是多麼的不平等。


貓是自由之身,但卻每天每天在固定的時間,跳到固定的樹梢上,為的就是見那隻抵死都不會與自己拍合的對象。






想見他、想見他!想和他說話、想和他一起午睡、想和他一起數著天上的星辰…………,貓知道他身體的深處在叫囂著,貓知道他的失常愈來愈嚴重…。


就因為如此,他選擇離開。


他跳過一個又一個的屋簷,搭乘一次又一次的便車,躲進一個又一個陰暗的空間,看過一幕又一幕不同風景、不同人類、不同文化、不同氣候的畫面。


貓不知道自己從沒見著他後,度過了幾十個春夏秋冬;他想忘掉他,卻發現思念的浪潮一天比一天洶湧,一天比一天激烈。


在思念就快要充滿整個腦海前,貓終於選擇回去…。






不習慣,不習慣,不習慣。自己待在沒有他的視界裡不知道過了幾十個春夏秋冬,就是不習慣沒有他的聲音、沒有他的身影。


他不知道為什麼他的一切會烙的那麼深,烙的那麼痛。他不知道當他看見他離開的背影會有一種想要衝破牢籠,攫住他,用盡全力叫他別走的心情。


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原來已經愛的那麼深,愛的那麼理所當然。明明是違背常理的事不是嗎?


所以,他開始瘋狂,他開始不聽命令,他開始破壞一切,他開始扯斷鐵鍊、拉斷項圈,他開始將原本自己應當保護的人事物弄得塵土飛揚,然後揚長而去。


他開始逃,躲過一個又一個的陷阱,奔離一群又一群的人類,走過一條又一條陰冷的小路,筋疲力盡、傷痕累累,他還是要逃。


他不想在還未見到那擾亂自己一生的罪魁禍首前就被人類逮個正著,就算一眼也好,至少讓他知道那個罪魁禍首現在在外過得舒適。


一個逃,一個回,一個躲,一個走……兩隻就這麼的一再一再錯過。


兩隻旅行的方法不同,但兩隻的想法卻出乎意料的一模一樣。


是上天愚弄他們嗎?還是冥冥之中註定安排的?


不是都只有一個單純的想法──我想見他,而已嗎?為什麼見不到面?


貓又躲進無數次陰暗的空間,一再的下來一再的上去,只是想要找回原本自己所踏的土地,他不知道已經暈眩幾百次,已經翻找人類的食物幾千次,就是找不到原本自己出生的地方。


狗又走過無數次陰冷的小路,一再的躲藏一再的奔離,只是想要見到離他而去的嬌小背影,他不知道咬傷了幾百人類,已經劃出幾千條醜陋的疤痕,就是找不到那漆黑如夜的蠢黑貓。


狗在身心疲憊之時,走到了一處轟隆轟隆,有著到處都是大自己千百倍在柏油路上滑動、會飛上天空的怪生物,狗很好奇,但卻沒有時間讓他好奇了,他必須儘快找個身後人類找不到的地方休息。


貓在筋疲力盡之時,再度從陰暗的空間跳了下來,離開那到處都是大自己千萬倍在柏油路上滑動、會飛上天空的怪生物,貓想睡,但卻沒有地方讓他休息,他必須儘快找個可以好好休憩的地方睡上一夜。


狗選好了地方,貓找到了場所,狗累得不支倒地睡得深沉,貓睏得趴在溫度略偏高的旁邊呼呼大睡。


一狗、一貓睡在一塊兒,這副場景,你說奇怪還是不奇怪呢?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