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2554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作業四十題】18‧天然(山獄)

砰的聲,獄寺只覺得天旋地轉,身體騰空,腳踩不到地,看不到前方的景象。

冷靜回想方才的狀況,似乎是自己惡言相向惹哭了笨牛,然後笨牛掏出自己很久沒用的十年火箭筒來,再來……最後一眼就是笨牛奸詐的笑容,和對準自己的火箭口。

 

沒想自己也會有被笨牛暗算的一天,還是說其實笨牛根本不笨?別傻了,笨牛永遠是笨牛,他最後看到的那個奸詐的笑容只是眼花看錯而已。

 

努力催眠自己剛才那幕是幻覺的獄寺,全然不知自己那時所欺負的藍波不是本人,而是對方擅長用幻術的情人。

 

好不容易腳有踩到地的踏實感,獄寺扶著還在暈的腦袋努力觀察週遭的景色。

 

柏油路的地面,四周幾乎都是日式的房屋,些微昏暗的天空,逐漸西沉的太陽……,最後抓住自己目光的,則是看似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壽司店。

 

是棒球笨蛋的父親開的壽司店,但似乎比自己記憶裡的還要新一點。

 

木製的拉門上掛了個“準備中”的牌子,看來還沒開始營業。獄寺走上前,猶豫著要不要現在進去,不知道會不會打擾到人家。

 

「今天爸爸不開店喔!」孩童的聲音從自己身後響起,稚嫩的口音聽起來另人舒適。

 

獄寺疑惑的轉過身,他不記得山本一家有這麼小的孩子,蹲下身,他仔細查看眼前笑的燦爛的男孩。

 

跟棒球笨蛋一樣的笑容,而且小小的雙手還拖著不適合小孩子的棒球棍,寬大的鴨舌帽掛在男孩的頭上,身上沾有泥巴,髒了原本乾淨的臉。

 

「大哥哥,你是誰?爸爸的朋友嗎?」壓住頭上的帽子,男孩抬頭看著獄寺。

 

「不……呃…我只是路過而已…喂!」聽完獄寺的理由,男孩似懂非懂的點點頭,而後空出一隻手抓著對方的手指,拉開壽司店的門,硬是要獄寺進門。

 

「爸爸,有朋友來喔!」以為獄寺只是不好意思,男孩積極想要把百般拒絕的他拉進屋裡,一邊叫喊著在樓上的父親,完全沒看到獄寺臉上的不甘願。

 

木屐敲擊著地板,一陣爽朗的聲音傳進了兩人耳裡,標準的人未到聲先到讓獄寺感覺熟悉,也讓獄寺皺起眉頭。

 

雖然年輕了點,但應該是伯父吧,該不會是十年火箭筒太久沒用所以故障了?如果是蠢牛的東西的話,還挺有可能的…。獄寺暗忖,想著,也下意識勾起嘲笑的弧度,讓拉著自己的手的對方看得有些呆楞。

 

「小武,這位是誰?」一位比自己映象中的山本還要再多幾歲的的年輕男子,走入視線裡。

些微吃驚看著被小山本拉進店裡的獄寺。

 

「那、那個…呃……」這下好了,總覺得這場景象是自己準備誘拐小孩似的。

 

「大哥哥不是壞人啦!」小山本偷瞧了一眼正思考要用什麼理由搪塞的獄寺,踮起腳尖,一股惱抱住對方手臂,不讓自家爸爸抄起掃把趕人。

 

山本爸爸用一種奇特的眼神來回在兩人身上檢視,隔沒多久臉上又堆滿笑容上前,拉著獄寺及小山本上樓。

「既然是小武的朋友,當然就要好好的招待啊。」

 

經過各自的介紹,山本一家才了解這位不速之客的名字及由來。

──一位名叫獄寺隼人的義大利觀光客,不小心迷路正好被小山本撞見。

 

虧他們還信這種一聽就知道是謊言的爛理由…,有哪個觀光客會穿西裝在街上亂走的啊?獄寺無奈的想。

 

「既然這樣,能拜託你一件事嗎?年輕人。」

 

 

牽著小山本的手,兩人走在商店街上,每個地方幾乎都有辦著活動,對於獄寺的興趣缺缺,小山本反而很興奮。

 

「我們去丟那個好不好?」小小的手指指著丟水球的攤位,小山本很期待的問著。

 

「丟水球啊……」很久沒有玩了呢,從什麼時候開始呢?

 

照著小山本的意願走向水球的攤位,獄寺付了身上所剩不多的日本幣,老闆把一桶水球放置在他眼前。

拿起水球,用手感覺大約的重量,再看了看靶子的距離,獄寺腦子裡閃過各式各樣複雜的計算公式,接著……

 

「大哥哥你好厲害!全部都打到耶!」抱著一堆禮物,小山本顯得有些嬌小,但臉上卻漾著笑臉。

 

「這很簡單啊,只要……」原本又想說出自己那套公式,話才說到一半便打住,「只要你看準目標用力丟過去就可以了。」用力揉著孩子的頭髮,獄寺笑著。

 

「真的嗎?那我以後要跟大哥哥一樣厲害!」

 

「我等著。」

 

 

果然還是回到自己的時代好,獄寺貪婪地緊抱著棉被,卻又在下一秒覺得不對勁猛然起身,環顧著四周。

 

放置在角落的球棒,放在床邊的武士刀,以及淋浴間傳來的水聲,「棒球笨蛋的房間?」怪了……二十年前的我怎麼會在這傢伙的房間裡?

 

開門聲乍響,山本擦著頭髮走了出來,注意到獄寺的視線,他勾起嘴角。

「隼人。」

 

瞬間臉紅,「誰、誰讓你叫的!?臭棒球笨蛋不準那樣叫我!!」

 

「嘛嘛,別這樣啦,隼人」把毛巾披在肩上,山本走近床鋪,單腳跪上床,「小時後的隼人好可愛呢!」

 

愣住,「你該不會對小時後的我做了什麼吧?!」

 

「沒有啊,我沒做傷害你的事」只不過教你棒球而已,山本在心裡補充。

 

「一定有!你這傢伙給我老實招來!!」

 

「沒有嘛,隼人你餓不餓?我們出去吃東西。」穿上輕便的衣服,山本決定無視獄寺的逼問。

 

「你不告訴我,我就不出去了!!」

 

「咦──?那不然換我吃東西好了,我很餓說。」

 

「你要就自己……等等!你手在摸哪!!!」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