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2554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狐狸十題‧01“象棋”

叼著淪為我早餐的兔子,我心情極好的往我最常去的空地奔去。


真好,一早起來就有現成的兔肉從我眼前晃過去,無疑是守株待兔啊~。


不不不,應該說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一樣啊!


算了,講那麼多幹麻?趕快先吃在說!


「喂!你一定要在我研究東西時,趴在旁邊破壞氣氛嗎?」


正當我高興的搖著尾巴,準備享受這頓早餐的同時,我身旁傳來一道我很熟悉卻極度不悅的聲音。


準備吃早餐的嘴頓時停下來,原本的好心情全部都因為這個聲音而被破壞殆盡,我扭頭瞪著他。


「這裡有寫你的名字嗎?有‧寫‧你‧的‧名‧字‧嗎‧?」


我皮笑肉不笑瞪著眼前這隻狐狸,一個好心情都被破壞了,要是等等兔肉沒味道我絕對找他算帳!


他難道不知道,吃飯時最重要的就是心情,如果心情不好,這餐就會食不知味耶。


連這小小的道理都不懂,他算哪根蔥啊?


不過...他剛剛說什麼研究來著?


被他的話吸引,我咬起兔子,屁顛屁顛的跑了過去,想要一探究竟。


「你在研究啥?」


對於我翻臉比翻書快的態度他似乎已經習慣了,埋頭研究時,毛茸茸的狐狸尾巴也從被人類砍伐過只剩樹根和短短的樹幹上拿起一顆正在研究的東西,放在我眼前讓我看。


「聽人類說,這叫象棋。」


不冷不熱的聲音再度響起,解決了我的疑惑。


不過這疑惑一解決,馬上又產生另一個問號。


「那這要怎麼玩?」


不過,明明都是九尾狐狸,為什麼這傢伙特別喜歡人類的東西啊?


據我所知,這傢伙還曾經有好幾次為了從人類那偷來一些他喜歡的東西,還差點丟了性命。


嗯,不過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不重要,我只在乎等一下的午餐有沒有著落而已。


「我說,你有沒有在聽啊?」


冥舒皺著眉頭把我從思緒中拉回來,顯然是對我剛剛沒聽他講話自顧想事情這件事不高興。


「有啦!你不是說這是象棋嘛!我有聽到」


「我不是說這個!我剛剛在講什麼你根本就沒聽到嘛!」


「不然勒?」


「我剛剛在說,這象棋的玩法。」


哦──!原來已經跳到說明玩法了啊。


不過要怪也是怪他太熱衷講解,沒發現我在想事情,所以還是他的錯。


話又說回來,這象棋的玩法還真複雜,什麼兵吃帥,什麼炮吃車的......


「唉呀!我聽不懂啦!!反正又不好玩,我吃我的早餐就夠了。」


無視冥舒的熱心講解,我隨地一坐就開始享用兔肉。


都是冥舒這傢伙啦!原本還溫溫的兔肉現在都變得冰冷冷的,吃了就吊胃口。


草草了結這頓冷掉的早餐,我看了一眼還在研究玩法的冥舒,就準備掉頭走人。


「等一下,狐狸,過來陪我玩。」


「不准叫我狐狸!我有名字!!」


每次都這樣!所以我才最討厭待在他旁邊了!


別人的名字他都可以準確無誤的叫出來,而且就連長老家那對雙胞胎他都沒有叫錯過一次。


但‧是!為什麼每次面對我的時候,不是叫我狐狸,不然就是叫我小不點、小屁狐,就是不講我的名字。


是怎樣?我的名字是取好玩的嗎?擺好看的嗎?放在那邊供大家欣賞的嗎?!


「唉,別生氣啦,不然等等我抓食物給你嘛!好不好?」


冥舒看到已經氣到發抖的我,這才笑笑的趕緊賠罪。


看他的笑臉,一點誠意也沒有!


不過,算了,至少等等的午餐有著落了。


「真的?那我要吃蟒蛇還有蜥蜴。」


一知道午餐有著落,我馬上睜大眼睛跑到冥舒旁邊,開始點餐。


嗯嗯,我老早就想要嚐嚐蟒蛇和蜥蜴的味道如何了,只不過都遇不到半隻,根本沒機會嚐鮮。


「你這傢伙!別得寸進尺啦!而且蟒蛇和蜥蜴不營養。」


聽到我的答案冥舒先是一楞,九條大尾巴就迅速往我這裡伸來捲住我,然後……


「不等等我、我投降咕唔不要再搔了……


笑得差點岔氣,我被冥舒輕而易舉的困在空中,狂被搔癢,害我差點以為自己會是有史以來第一個是“笑死”的狐狸。


我知道自己比不上冥舒,不論是力氣還是頭腦,但是他也不能仗著這優勢猛欺負我啊!


我的天…他在不停止我真的要喘不過氣了啦!


「很好,你投降就好,今天你的午餐就交給我來決定,你這小屁狐就乖乖期待吧。」


好不容易終於被放了下來,我攤在泥土上任冥舒摸我的頭。


我不是小孩子了啦……,每次都是這樣他不會膩嗎?


抬眼看著勾起為笑的冥舒,我放棄似地抱住他的尾巴往裡面鑽。


反正他都把我當成小孩子了,那我就更像小孩子一點好了。


形象都被他搞壞了,再壞一點沒差啦。


「那就乖乖的陪我玩吧,這局玩完我就帶你去吃好料的,是姚女士的拿手菜喲!」


移動著被我抱住的那條尾巴,我被冥舒移到了他前面坐著。


咦──!?還是要玩喔?!不要啦,可不可以現在就去吃啊?


對於我的抗議冥舒堅決搖了搖頭,而且原本在棋盤上的棋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排好了。


我噘著嘴用尾巴移動著棋子,百般不願意的開始這盤棋局。





雖然說冥舒在講解的時候我不是很認真聽,但學習力強是我最驕傲的優點,我也就開始效仿冥舒吃棋的方式。


剛開始不知道玩法的我一直被冥舒吃棋子,不過在我多次觀察努力記下來後,這下換成了冥舒皺眉沉思下一步。


在我看來不過就是吃來吃去而已,我看不懂走向更看不懂現在到底是哪方佔優勢,反正,我只要貫徹冥舒說的「只要帥沒被吃掉,一切都好辦。」這句就行了。


不過我還是挺在意姚媽媽的拿手菜說,姚媽媽的拿手菜可不是天天都能吃到的呢!


「啊──!我輸了我輸了!沒想到我居然會輸給小不點你,太可恥了!」


就在我還在想著姚媽媽的拿手菜邊流口水時,冥舒突然懊惱寺的大叫。


「什麼叫“居然輸給我”?!你講話也太直接了吧!?還有,我不是小不點!我有名字!」


隨著我的憤怒上升,我也無意識的拱起身上的毛,發狂似的對他咆嘯著。


明明就知道我最討厭別人叫我小不點,他就是一直很堅持的叫著,十多年來都不曾改變過。


我曾問他為什麼就是不肯叫我的名字,他聽了只是稍稍驚訝我問這種問題,然後給了我一個不算答案的答案。


『你不覺得叫小屁狐、小不點比較有親切感嗎?』


屁啦!!我還寧願他叫我狐狸就好,小不點、小屁狐聽起來多丟臉啊!


真是,他一點都不知道我的悲哀……。


這麼說起來,好像我打從跟他認識開始,他就一次也沒有叫過我的名字耶…。


難道是我忘記跟他講?不可能啊,我記得很清楚,打從第一次見面,我就有跟他說過我的名字了。


也不可能是這傢伙忘記,他都記得全族的名字了,怎麼可能唯讀就忘記我的名字。


但是……我還是會有點不安耶……。


「喂喂,小舒,你到底還記不記得我的名字啊?」


「嗯?你問這什麼蠢問題,我當然還記得啊。」


「那你為什麼就是不肯講我的名字?」


……小屁狐要有小屁狐的樣子,保持沉默是你唯一的選擇!別再拘泥這問題了!」


嗚哇!尾巴又伸過來了!!


不是跟他講過別再用尾巴弄我了嗎?!為什麼他就是不肯聽啦!


還有還有,他剛剛講那句話前面停頓是什麼意思?


該不會我的名字難聽到他不屑說吧?!


怎麼可以這樣…那是我很喜歡的名字耶……


「喂…喂!!你、你怎麼哭了啊?別哭啦!」


「嗚…可、可是,你都不說我的名字……我的…名字…真的有那麼難聽……嗎?」

「你,唉!不是啦,你的名字哪會難聽,你想太多了……不是要你別哭嗎?」


「嗚嗯…我不管啦……嗚…我今天,一、一定要聽到…你說我的名字…!!」


「你怎麼還在這問題上轉啊?好了好了,你別哭……你不哭我就講好不好?」


被我突如其來大哭一場的冥舒非常不知所措,在我旁邊團團轉就是不知道怎麼安慰我。


沒辦法,打從我認識他到現在也才哭過那麼兩次,他會不知道怎麼安慰也是正常的。


被我搞到最後冥舒實在是受不了了,似乎是急著想找個什麼理由好讓我不哭,才隨口搪塞安慰。


就連他平常保養到最好的尾巴也不吝嗇的伸過來擦掉我的眼淚,可見他真的很慌張,慌張到不顧自己的毛皮是否會洗不乾淨。


好不容易我才壓抑住想哭的念頭,冥舒像是被我打敗似的用尾巴繞住我,無奈地把我拉進他身邊。


「你說的哦,不可以反悔。」


我笑得好不燦爛,終於可以聽到冥舒親口說出我的名字了!


「好好好…不過…在陪我玩一局象棋,我就答應你的要求。


冥舒無奈地看了我一眼,然後瞥見了放在旁邊凌亂的棋具,突然揚起笑容,把我拉去棋盤面前坐好。


一時還反應不過來的我,楞楞地看著冥舒快速將棋子排好後,這才反應過來。


「啊!!冥舒你這傢伙耍賴!!你明明說好的!!」


「好啦好啦,再玩一局嘛。」


「喂!等等,冥舒……!


「嗯嗯,好,換你下了。」


「我說,你有沒有在聽說講話啊!?」


看來要等他說出我的名字大概還很久遠吧……。




Fin.


狐言:
總覺得離題了啊XDDD
不過呢~,每次只要打到有尾巴的地方我就打得好歡樂ˇ
但是到後面我還是沒有打出主角的名字到底叫什麼 囧
沒辦法,誰叫那隻心機狐狸不說呢= =(這是你打的吧?
好啦,那我就在這裡告訴大家好了~
主角的名字叫做遴樂。


可是廢話那麼多我還是最想知道一件事,
這兩隻的個性好不好分啊??
我是覺得很好分,但是還是不知道大家會不會覺得分不出來 囧
還是請各位多多給我一些意見0 (__   __ ) 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