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155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十年(R綱)

望著窗外,即將破曉的天空微微散著光,綱吉很能肯定這裡是日本,並不是自己身處十年左右的義大利。

 

而且還是十年前的日本,綱吉將目光轉向在吊床睡覺的Reborn,還是嬰兒的樣子不免讓他有點懷念。

 

十年後的Reborn很帥氣,跟現在頂著一張可愛的臉卻處處欺負自己的嬰兒不同。

 

話又說回來,為什麼自己會突然跑回來日本?他只記得方才趁Reborn出任務還沒回來,所以打算通宵熬夜把桌上的文件都改完,然後一陣煙霧,再次睜眼自己就跑回十年後了。

 

綱吉下了床,注意到了地板上的藍波,啊啊…想起來了,記得好像有一天藍波吵著要和自己睡,結果敵不過他才無奈的抱著他睡覺…,那天Reborn似乎在自己答應後心情就異常不好,還處處為難藍波呢……,而且還猛使喚我去做事情。

 

綱吉苦笑,以不吵醒藍波的力道把他抱回自己床上蓋上被子,抬首看了一眼還在睡的Reborn就下樓去了。

 

 

 

綱吉睜開眼,映入眼簾一位有那麼一點點熟悉卻完全陌生的男人,嚇得下意識想往後退,卻發現自己的腰被男人抱住,動彈不得。

 

因為綱吉大幅度動作而被吵醒的男人不悅地睜開眼,接受到一瞬間龐大殺氣的綱吉反射性縮起身子閉上眼抱頭,錯過了男子近乎沒有的嘆氣及無奈。

 

「蠢綱,你知道自己怎麼來到十年後的嗎?」

 

有點沙啞的聲音傳進綱吉耳內,探試性的睜開眼看著男子,過了幾秒才分析出話裡的重點。

 

「這裡是十年後?」

 

 

 

泡了兩杯咖啡放在桌上,綱吉坐下,閉眼聞了聞咖啡的味道,而後淺嚐一口,再次睜眼,就見到Reborn毫不客氣拿起另一杯喝著

 

他勾起嘴角,揶揄似的讚賞,沒想到十年後的我把你調教的不錯嘛。

 

綱吉沒說什麼,只是笑了笑,繼續喝著杯中的液體,直到最後一口,他放下杯子,揚起輕微的笑容回覆Reborn每天都活在你的槍口下,不做好也難。

 

是嗎。他瞇起眼享受著這杯咖啡,今天你打算怎麼辦?這副樣子不可能代替十年前的你去上學吧。

 

嗯,那就跟學校請假吧,我想去看看十年前的恭彌。喝完咖啡,綱吉看了看時間,五點,母親差不多要起來了吧。

 

喔?你已經敢講雲雀的名啦?進步不少嘛。順手把杯子交給綱吉,他跳下椅子,準備回房換衣。

 

接過杯子,他依舊笑著,這也是你教的啊,老師。

 

 

 

來到飯廳,綱吉緊張地抓著Reborn的西裝一角,看著眼前全員到齊的守護者,他不知所措的望向Reborn

 

「是首領就大方點,蠢綱。」

 

嘴上說的卻跟手上做的完全搭不上,Reborn輕握住綱吉的手,讓綱吉安心不少。

 

來到餐桌旁,綱吉努力適應著大家的驚訝,勉強撐起笑容對他們打招呼。

 

「那個…呃…你們好。」

 

此話一出便惹來各個守護著的盤問及關心,也讓綱吉注意到十年後的大家真的變了好多,個性也穩重許多,不過還是有些地方和十年前相似。

 

面對著西式早餐,綱吉拿起刀叉卻不知道從何下手,也不知道怎麼吃西式餐點,他瞄著大家刀叉的用法,笨拙的開始動刀。

 

還是日式早餐好,綱吉想,不知道十年前的大家怎麼樣了。

 

 

 

因為“不名人士進入校內”為由,綱吉被迫與雲雀打上一場,期間雲雀很不滿的挑釁自己,要自己拿出全力和他打,綱吉都只是笑笑的邊瓦解對方的攻擊招式,邊把話題帶開。

十年後的恭彌穩重很多呢。

 

咬殺

 

啊,實力也更增強了哦。

 

閉嘴

 

不過還是一樣很喜歡並盛呢。

 

………

 

Ciao-su雲雀。用列恩變成的滑翔翼降落在綱吉頭上,因而中斷了這場打架,抱歉打斷你們的談話,不過十年後的蠢綱要去幫這時代的蠢綱向學校請假

 

有點不高興在自己打得正盡興時被人打斷,但還是乖乖收手,小嬰兒,他是誰。

 

坐到綱吉肩上,Reborn調了個舒服的坐姿,他是十年後的澤田綱吉,也是彭哥列的首領。

 

那麼,請假的事就拜託你了,恭彌。綱吉帶著不容拒絕的氣勢說著,之後又想到了什麼開口補話,這場架就預留到十年後吧。

 

 

 

「照我剛剛教你的,在紙上簽名。」

 

「咦?!不要啦!Reborn你不是會簽嗎?你簽就好啦!」

 

拿出一張白紙放在綱吉眼前,卻遭來對方反射性的抱怨。

 

斜眼一瞪對方馬上乖乖閉嘴,拾起鋼筆努力依樣畫葫蘆簽出這時代自己的筆跡。

 

在對方簽完的同時抽走紙張,他皺眉,不太滿意的坐到綱吉旁邊。

 

把對方抱到自己大腿上,不顧他的掙扎及抗議,便自動把手包覆住綱吉的,餘角瞥見某人的面容爬滿紅色。

 

帶著綱吉連續練了幾次,Reborn才又讓綱吉再簽一次。

 

不算極好也不算極壞,但至少比方才好多了,Reborn眉頭才稍稍紓解。

 

「還不錯,我給你點獎勵吧。」

 

還沒來得及提出疑惑,綱吉就覺得後頸一陣溼熱,在察覺是什麼東西碰觸自己後,他倒抽一口氣。

 

ReReborn……!等、等等…嗯…」

 

逗弄著對方,固禁伸過來的雙手,他眼裡帶著惡意的精光,由吻轉為舔再變成輕啃。

 

「別…唔……我不要這種獎勵啦!」

 

 

 

他們聊了一下午現在及未來的事。

 

綱吉聊得很開心,但卻都避重就輕的帶開有關未來Reborn事。

 

Reborn不是沒察覺,也不是不好奇。

 

……然後可樂他…,所以他開口打斷,那十年後的我呢?

 

咦?講得正高興,卻沒想到Reborn會主動提起自己。

 

啊…那、那個啊,Reborn在十年後也有長大,也變得很帥氣呢。

 

哦?就這樣而已?拉住綱吉的領帶,Reborn毫不憐惜地用力往下拉,讓對方的臉靠近自己。

 

既然只有這樣,那就在你回去之前,我讓它變得不一樣吧。說完,Reborn的唇貼上了他的。

 

雖然不驚訝Reborn的舉動,但突如其來的演變綱吉多少有些嚇著,他馬上定下神,慶幸自己多年來魔鬼訓練的日子沒有白過。

 

主動張開嘴與對方纏繞著,原來十年前的Reborn就已經有這種念頭了啊?

 

之後他們分開了,綱吉舔掉遷出來的銀絲,見著對方有些微紅的臉,他竊笑著。

 

原來這時代的Reborn接吻技術就這麼好,我可是見識到了。

 

十年,你也變大膽了嘛,蠢綱。

 

呵呵,彼此彼此,Reborn

 

 

 

「時間也差不多了,該準備回去了,蠢綱。」

 

抱著綱吉,Reborn笑得溫柔。

 

然而早已熟睡的對方無緣見到。

 

「十年前的我,應該早在五分鐘過後就把火箭拿去修了吧。」

 

輕吻對方的髮,Reborn柔聲道。

 

他嚶嚀了聲,調整自己的位子,繼續入夢。

 

「你果然蠢,蠢到連十年前的我的心意都不知道。」

 

又摟緊了幾分,Reborn眼神帶著愉快。

 

綱吉微笑著,似乎夢見了高興的事。

 

「所以,再見了,十年前的澤田綱吉。」

 

一陣煙霧包圍著懷裡的對方,Reborn感覺到原本靠在身上的尺寸增加了一些。

 

眼裡的愉快更甚。

 

 

 

你應該早在五分鐘一過就把火箭拿去修了吧?綱吉抱著Reborn心中有點捨不得就這樣離開

 

大方的又往懷裡鑽進去他勾起理所當然的笑,那是自然,如果十年前的你沒回來我可是很困擾的。

 

對方聽見,嘴角弧度又大了幾分,臂彎收緊了些,像是要告訴懷裡的嬰兒自己的不捨。

 

也對呢,如果十年前的我沒回來的話,Reborn你就找不到人可以這樣任你欺負了

 

哼,別把自己想得那麼偉大,你還太天真了蠢綱。

 

啊啊……是啊,我好像永遠也趕不上你呢,Reborn綱吉笑著,卻帶著苦澀。

 

別露出那種笑容,看了就噁心。Reborn嫌噁地往對方的肚子打,你就是你,別拿自己跟我比,笨蛋。

 

他睜大眼,而後再度笑了,笑得燦爛,是啊!我就是我,謝謝你,Reborn。

哼,快滾回去吧,十年後的澤田綱吉。

 

一陣煙霧讓他看不見對方,也明顯感覺到身後的尺寸小了幾分。

 

然後,Reborn隨著對方,倒向床上。

 

 

 

「回來了啊……親愛的首領。」

 

歡迎回來……綱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