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155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吉他(牙琉 響也x王泥喜 法介)



輕快的吉他聲繚繞在隔音設備極好的音樂室中,一連串的音符彷彿有魔力似令人深深著了迷,聽過的人幾乎沒有一個不陷入其中無法自拔。
不過同一音質的聲音一停下,卻換成了一道很不流暢的單音勉勉強強可以聽出是與方才同一首歌,中間時不時的停頓與出錯,就連教的人也聽不下去,伸手按住對方在弦上努力彈奏的指。
「你剛剛Mi和Ra中間的音錯了,應該是彈下面的那條弦才對。」抓住對方的手指導,對方一副原來如此的模樣令自己有些哭笑不得。
該說這傢伙沒有音樂細胞嗎?不管他怎麼教對方就是會有出錯,節奏也記不清楚。
「唔嗯…音樂真的好難,真不知道你為什麼這麼喜歡這東西。」皺了皺眉,王泥喜有點失去耐心小小抱怨了一下。
「那是你太笨了,我真不該對你有期望的,想想寬額頭怎麼可能會知道音樂的樂趣呢?你還是乖乖回去做你的發聲練習吧。」牙琉臉上掛著一副“笨蛋怎麼知道音樂的奧妙”看著對方,像是對小孩子似拍了拍王泥喜的頭,一臉嘲笑。
「什麼啊?我可是很認真在練習的!」瞪了一眼站在旁邊的牙琉,他很不高興對方把他當成小孩子般看待。
「是啊,很認真在練習,但是同一個地方卻老出錯。」反駁對方的話,看著他因自己的話而尷尬臉紅,牙流露出饒富興致的樣子。
「誰叫那邊那麼難記……,不然你再教我一次。」把放在腿上的吉他擺正,他拉著對方坐下。
望著對方極度認真的眼眸,牙琉聳了聳肩,順著他的意坐回椅子上,繼續矯正王泥喜那慘不忍睹的音樂。



取出販賣機裡的飲料,牙琉轉身走回音樂室裡,開了門就看到那個還在拚命練習的男孩。
是說至少比剛剛還要能聽多了,除了偶爾會停頓外幾乎沒有再出錯,不過要練到能夠給別人聽還要挺久,雖然他真的很努力在練習…。
湊近對方,王泥喜卻一點也沒有發覺的樣子,低著頭彈奏著吉他,牙琉嘆氣,看了看手上的兩瓶飲料,倏然,嘴角勾起了惡作劇的弧度。
「哇啊!!」
臉上突如其來的冰鎮嚇得他失手把吉他甩出去,等王泥喜從冰冷的感覺中回神時,就看到牙琉一手握著吉他的柄另一手拿著兩罐飲料,眼裡帶著一絲責備更多是戲謔地看著自己,他這才知道剛剛貼近自己的冰涼是什麼東西。
「牙琉!」以不輸給在法庭上的聲音大喊對方,卻見到他塞住耳朵,王泥喜放棄般的捂著額頭靠在椅背上向後仰,嘆氣。
「好啦好啦,先休息一下喝個東西吧,你也練很久了……,不過,以後麻煩你受驚嚇時反應不要這麼大好不好?吉他一把很貴的。」放下吉他,牙琉把其中一瓶飲料交給對方。
「抱歉…,謝謝。」拉開拉環,王泥喜抬首豪邁地去掉瓶中一半液體,爾後舒暢地大吐一口氣,露出好喝的滿足神情。
牙琉見狀,到是很不客氣地笑了出來,惹得坐在旁邊的人一陣白眼相待,雖然他很想說自己笑的原因何在,但對方似乎沒意思聽自己的解釋。
王泥喜將剩下的飲料快速喝完,把罐子丟進垃圾筒後便再次拿起吉他繼續練習,牙琉的笑聲早在前一刻就已停住,空間裡又只剩下淺淺的呼吸聲及不太流暢的吉他音。
「啊!」想到了什麼王泥喜小小聲的驚呼,回蕩在空氣中不到一秒,也足以引起坐在身旁的人的注意。
牙琉疑惑的挑眉,看著王泥喜等待對方的話語。
「你怎麼會知道我想學樂器?」
原來他想起來的就是這件事啊……,也難怪他會有疑惑了,畢竟這件事是那個小妮子在一次談話中偶然透露出來的,自己也是那時候才知道這寬額頭有這種想法。牙琉思忖。
「沒什麼,你有時間問這問題,不如把這首練好再說。」敲敲對方面前的琴譜架,他催促著。
「問一下又不會怎樣,幹麻這麼嚴格…?」怪罪似的瞥了一眼,王泥喜繼續將精神集中在吉他上。
「我早在一開始就跟你說過了我會很嚴格,是你自己說沒關係的。」苦笑,總覺得自己被埋怨的很無辜。



最後他還是沒有學成那首歌,甚至在忙完了拉米洛亞女士的那件事情後連最基本的DO、RE、MI那些音也都快忘記了,果然一時興起的念頭終究還是無法完成嗎?
站在會場最靠近門邊的王泥喜直直盯著正在台上盡興舞唱的牙琉,無奈的扯了下嘴角,對正好四目相對的他揮了揮手,得到的回應是對方更加賣命的演唱。
啊啊…只有在這時候才會覺得他很像小孩子呢……。王泥喜想著。
演唱會一結束,他就反射性的走向後台,對經過的工作人員打了聲招呼,王泥喜轉開牙琉專用的休息室門把,走進去。
「我剛剛唱得不錯吧,有沒有因此愛上我了?」帶著自信的微笑,牙琉稍稍彎腰,與王泥喜平視。
「你這是在嘲笑我矮嗎?」對方不經意的動作讓自己找到很好的點來轉移話題,不過牙琉雖然是出於好心而彎腰,但看在眼裡還是會有些介意。
牙琉聽聞笑了笑拍拍對方的頭,邊道歉邊拉了張椅子過來坐著,對於這種沒什麼誠意的道歉,王泥喜只是撇嘴接受。
「呃──!」
看著對方不甘願的表情,牙琉笑著,而後出奇不意地拉住他的手往自己懷裡扯,王泥喜毫無心理準備的被困在懷中,驚魂未定。
還未回神的他被倏然的冰涼感硬是拉回意識,王泥喜顫抖了下,持續發現那個冰涼感隨著自己的背脊往上滑。
「牙琉!」
「在你回答之前我會繼續下去哦。」揚起笑容,牙琉開始得寸進尺地將另一隻手也給伸進衣服裡。
「等……你這變態!」努力壓制住對方,他卻發現這種掙扎根本沒什麼效用,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吶吶,說說看嘛。」看著欲逃卻被自己抓回來的王泥喜,牙琉乾脆扣住對方的雙手,另一隻伸進對方股間,繼續對方口中的“變態”行為。
「你的手!等一下!!」倒抽口氣,王泥喜臉上一陣紅一陣白,他可從沒想過自己會被同性這樣對待,就算是開玩笑這也太過火了。
毫無欲警地將一指刺進對方的私穴,緊緻的感覺連自己都有些罪惡感,看了看對方因自己的動作而臉色蒼白,不用說也知道這傢伙大概也沒有交過女朋友吧。
舔了舔嘴唇,抱著惡作劇的心態,牙琉假裝沒發現對方的不安與緊張,硬是把手指埋得更深,更過分地刺進第二指。
「痛!你不要太過分了牙琉……呃!」大口喘氣,眼淚因痛處而累積在眼框,完全沒有前戲就被這樣對待,王泥喜很肯定自己的穴口一定流血了。
王泥喜感覺到探進自己穴裡的兩指正緩緩抽送著,臉色馬上燒紅,他發現自己的身體居然很不知羞恥地開始對牙琉的動作有了感覺,有了這項認知讓他差點想挖個洞把自己給埋了。
一但有了感覺王泥喜就連大氣都不敢喘,更是不敢看向對方,只是緊緊抓著牙琉的衣服努力壓制住自己的聲音。
對王泥喜方才還在大吼大叫此刻卻又安靜無聲的奇怪變化,牙琉抱著疑惑抬首,就見到他滿是情慾的臉龐,玩笑似乎開得太過火了。
帶著抱歉的心情想抽出手指,卻不經意擦過一點,王泥喜像是被電擊般地向後仰,忍耐多時的呻吟再也忍不住從大開的唇瓣中洩出。
「啊啊!」
從未聽過自己也可以發出這種聲音,王泥喜捂住嘴,帶淚的眼瞪向罪魁禍首,看見了對方因為自己的叫聲眼神逐漸暗沉。
「等等,牙琉!你不要衝動,我、我……我承認我愛上你行不?拜託千萬別再繼續下去了啊!!」緊張得語無倫次,開玩笑,光是只有兩指打入而已就痛得讓自己流眼淚了,如果換成是牙琉的那個……,自己會不會死在床上啊?
「承認跟繼續是兩回事,既然你都承認了,我就更不能就此停下了。」勾起笑容,牙琉惡意地朝那一點攻去,而原本扣住對方雙手的也利落解開褲頭,上下套弄對方的分身,摩擦著鈴口。
沒發現自己的雙手以重回自由,王泥喜只是下意識抓住對方的衣服,媚叫也止不住的發出,積聚在眼框的淚終於滑落下來,就像斷了線的珍珠。
「哈啊……不要,牙琉……身體好熱。」帶著求饒的口氣抬首與牙琉四目相對,不知道自己的舉動只是加深現下的處境。
「我忘了說,我也愛你呢……法介。」
「嗯啊啊!」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