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2554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日劇Rookies──川藤幸一ALL



我們很尊敬他,真的。
「喂!聽說你是二子玉棒球部的教練?」
因為他是第一個義無反顧相信我們的老師。
「要不是你這個該死的老頭,新庄大哥也不會不理我們!」
所以,
「只要殺了你,安仁屋大哥他們就會回來了吧?」
我們想守護他,
「殺了你,因為你這個人本身就不該存在在這世界上。」
如同他想守護我們。


──然後,刀光落下。槍聲響起。





「川藤!」不顧場所的大喊,惹來了不滿的視線,卻也沒有人敢出聲制止。


明明牆上就貼著“禁止奔跑”的字樣,但十二個人卻絲毫沒有想要遵守的意思。


像是要拆掉病房門的粗魯拉開,他們急欲進去檢視病床上的男人是否安然。
奔到病床邊,手還未勾到床角,就被倏然靠近的黑白制止了動作。


等到視線對了焦,眾人才看清那塊放在眼前的東西。
是塊寫著字的白板。


“你們!不要在醫院裡奔跑大叫!”略為嫌醜的字體呈現在眾人眼前,落筆的重度也表達出執筆人的不滿。


「你不能講話了?!」某些人完全沒把自家導師的字句放在眼裡,嗓子到是開得更大聲。


“嗯,暫時不能了。”擦掉了方才的句子,川藤盡量以簡潔的話語表達自己所要的意思。


「暫時是什麼意思?不是永遠說不出話了?」安仁屋激動地扯住對方的衣領,卻見到對方露出痛苦的神情,滿腔的憤怒這才轉為擔心。


“……請不要詛咒我。只是因為說話會牽動到傷口罷了,沒什麼。”其實不光是說話,就連呼吸也會讓自己感到疼痛,不過要是讓這些傢伙知道的話,他們大概二話不說跑去海扁人了吧。


「這還叫沒什麼!?你傷到住院了還叫沒什麼?那是要怎麼樣才叫有什麼?!」一向沉不住氣地若菜大力踢翻身旁的椅子,兩手插在口袋裡,咬牙切齒地質問。


“……總之,我沒事。你們一個都不准去找那些人。”垂下眼,川藤選擇不去正視他們。


就在有人正要開口接話時,病房門外正好有人敲門引起大家的注意。
是來幫川藤換藥的護士,不過在川藤見到護士走進病房,臉上卻出現不妙的緊張神色。


在眾人搞清楚狀況前,他招手請護士蹲低,並以只有兩方才聽得到的聲量在護士耳邊說著。


說完,護士點頭以示明白,轉頭向站在旁邊的十二人代替川藤傳話。
「川藤先生說:「麻煩請塔子及教頭老師幫我辦理住院手續,其他的人就到病房外等著。」。」


被點名的兩人聽完便急急忙忙地離開了病房,而在塔子離開前,平塚直嚷嚷著“塔子等等我”邊拉著站在身旁的今岡跟著塔子一起到服務台辦理住院手續。


就算再不情願,剩下來的八個人也只能聽從,乖乖走出病房。
房門被拉上,他們各自在房門口找地方席地而坐,等待漫長的換藥時間。





病房被拉開,所有人的焦點全都聚集在護士手上放換下來的紗布的鐵盤上。


鮮紅的紗布。


原本純白的醫療用品,卻從頭到尾都被染成了鮮紅色。


當下他們也沒心思去注意護士是否還在門口旁,又再次衝了進去。
「喂!川藤!」


“不是說過了不准在醫院大吼大叫嗎!”搶在這些不良少年開罵前把白板拿出,上面早早就寫好了字,似乎已經算準他們下一步的舉動。


「這不是重點啦!」關川不滿地反嗆了回去。


「衣服,脫下來。」走上前,新庄也不管是否會弄痛對方,硬是想把川藤身上的衣服脫去。


媽啦!這算不算學生性騷擾老師啊?緊拉著衣服下擺,川藤死命的把衣服扯回來。
然後一個情急之下,某老師抄起放在身邊的白板,反射性往某學生的頭揮過去。
衣服是保住了,不過換成新庄被打到淌血。


「真是非常對不起!」意識到自己傷了對方,川藤緊張地跳了起來,急忙下床想檢查傷口。


哪知自己腳才一碰地疼痛隨之蔓延四肢百骸,讓他瞬間沒力,差點跌坐在地上,如果不是站在前方及左右兩邊的新庄、安仁屋及御子柴即時扶住他的話。


冷靜了下來,川藤這才感受到因方才自己一時疏忽大叫而扯動到傷口的痛處。
痛苦地緊閉眼,冷汗瞬間佈滿了自己的額。


「御子柴!把川藤的衣服往上拉!」安仁屋見情形不對,緊張地皺眉大喊。


掀開,原本剛換上不久的紗布早已染紅。
瞳孔縮小,御子柴像是用盡全身力氣大喊著:「快去叫護士過來!」


四五個護士被帶了過來,見到被扶住的病人時大驚失色,急忙衝向前接手。
被護士們一言一句堵到無法插嘴的狀態,川藤只能忍著痛苦笑以示自己的歉意。
也因為這樣,讓在場的棒球部成員全程看見自家總教練的換藥過程。


以及紗布下的傷口。


血淋淋的,幾近見骨。無法抹滅的傷痕。


從較輕的淤青,到差點喪命的傷都有。


又從護士們的話裡略知傷的由來。


也因為都聽到看到了,眾人的臉色越來越沉。


等到護士們都重新包紮完畢並且鄭重叮嚀川藤不能下床及出聲完,三三兩兩走出病房後,他們才緩緩聚集到病床旁。


見大家不講話,川藤拾起被護士放在桌上的白板,寫了字。
“喂,你們,別這麼死氣沉沉的嘛。我真的沒事啦。”在眾人眼前小幅度揮了揮手,確實引起每人的注意才抬起白板。


「到底是誰……傷了你的?」沙啞的聲音,檜山緊握著拳頭,壓制自己的憤怒問著。


得到的回應就只是對方搖搖頭,低首在白板上寫字,並遞到新庄面前。
“你的傷要不要去處理一下?剛剛真的很對不起。”


「別把自己想得這麼偉大,憑你那點力氣我怎麼可能會有事。」抹去額上的血,新庄不屑地說。
拉住川藤想動作的手,新庄繼續說道:「說,是哪群該死的混蛋傷了你的?」


結果不管怎麼岔開話題終究還是要講嗎?這群傢伙怎麼這麼固執啊?無奈的暗忖,川藤掙脫新庄的箝制,提筆寫著,“似乎是以前跟著你們混的小弟,他們都被抓到警局去了,是有人聽到槍聲跑去報警的。”
等眾人看完,他嘆氣,擦掉繼續寫,“這件事跟你們沒關係,所以不准去找他們,知道沒?”頓了頓,又寫了幾個字,“誰要是去找他們我就辭職!”


雙手握緊又鬆開反反覆覆了好幾次,好不容易冷靜了下來,岡田在床角坐下,直視著川藤的眼,一字一頓地說出自己的提議:「至少,讓我們在醫院陪你到出院。」


“那學校怎麼辦啊?!”意料之中的提問馬上出現。


「那你就快點出院啊,我們也是怕你再被打喵。」笑笑的跟著坐下,湯舟的口氣卻是前所未有的認真。


“棒球部的練習呢?!你們的夢想呢?”


拉來先前被自己踢倒又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扶正的椅子,坐下,若菜大言不慚道:「你以為我們是誰?這點事我們當然還是會做!」


「沒錯,我們不只會做,而且還會做得更好。」檜山緊接著說。


「不要小看我們了!」關川激動的大喊。


握緊拳,欲子柴誠懇的說著:「不只是夢想,我們也想守護老師。」


湊近床邊,安仁屋抓住川藤的手,帶著不容拒絕的語氣:「所以你不准死。」俯身,唇輕擦過對方的。


「二子玉棒球部,」隻手靠在牆上,新庄親吻病人的額,「一個人都不能少。」


這下子是不是真的叫性騷擾了?川藤的腦子終於進入當機狀態。


「啊啊啊!你們兩個居然當眾偷跑!!」
「過分喵!川藤我也要!!」
「等、等等!老師兩眼翻白了啦!」
「你們兩個白痴!川藤昏死了!」
「看來我們前途遙遙無期啊……。」
「岡田你別在那裡說風涼話!快來一起叫醒川藤啊!」
「我覺得叫醒他反而更糟吧?」
「嗯……。」


我們很尊敬他。
因為他是第一個相信我們的老師。
即使帶著變質的心情,
我們依然想守護他,如同他想守護我們。



狐言:
嘎哈哈哈~
第一次突破自己的尺度ˇ
以前我都只對動畫裡的人物感興趣而已
說實話,就算我接受,可是我卻放不開(聽得懂得應該都可以明瞭吧?囧
所以這次的文可是大大超出我的尺度呢~
Rookies是我第一部日劇ˇ(結果卻被我亂腐壞了 囧囧囧
雖然還沒看完.....(默


好了!回歸正題!
接下來來說說為何裡面我不寫平塚跟今岡吧。
有去我日記那看人物介紹的應該都知道,平塚尊敬的人其實是兩津勘吉。
當初我看到的時候超驚訝的=口=!
而今岡則是沒有寫說他尊敬誰,這讓我難以下手....
重點是今岡讓我幻滅了 囧
因為我同學的一句話(倒
(某同學:你不覺得今岡的髮型很像進藤光(棋靈王)嗎?)
(狐(噴茶)
害我現在一看到今岡就讓我想到進藤光Orz|||||b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