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155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一年(自創)



只要在一年,就可以幻化為人了……。




奔跑在潮濕的泥濘,濺起的泥水弄髒了腳;穿過了被雨水滋潤的草叢,露珠沾濕了蓬鬆的毛髮,增加本身的重量,讓靈敏的身手添了抹沉;急切的喘息聲被呼嘯過去的風消去,呼出的溫度殘留在空氣中,漸漸被雨水吞噬。
水滴碰撞著岩石,在漆黑的山洞裡成了回音,巨大的身影站在洞口甩去了身上多餘的水分,而後走進洞裡放開從方才就一直叼在嘴裡的食物,伏趴在地,撕扯著還有餘溫的屍體,吃下果腹。
一陣轟雷巨響,瞬間照亮幽暗的山洞,那身影因此現型,月牙彎的一紫一金,一口利器的尖牙,毛茸茸的尾巴,及銀色的毛髮。
 
這座山,被人們稱為千銀山,並在山腳下建了神社供奉活在千銀山裡的神。
曾經有一種說法,在四百五十年前,曾經有人類在這座山裡受了傷動彈不得,以為自己將死的同時,出現了一隻巨大銀白色的生物,一看就知道絕非這世上的物種;那個生物將受傷的人類救下山後就消失在山中。
可還有另一種傳說,同樣是在四百五十年前,有一群孩童因貪玩偷跑進山中,不小心迷路,盲目地尋找回去的路途中遇著大雨,不得已的情況下奔往碰巧發現的山洞避雨。三天後,在大人焦急尋找那些孩子們時,有人發現一位滿身是血的孩童倒臥在森林邊際,那孩子在斷氣之前說了其他人的死訊,以及在森林裡那座山洞中見著了一隻銀白色的巨大野獸。
種種的傳說,都傳著山裡住著一隻銀白色的生物,抱著敬畏的心情,人們幫這座山取名叫千銀山。
 
進入千銀山的人類,沒有一個能活著出來。村子裡較為年長的村人感嘆的說著。
就連那兩則傳說裡的人,最後邁向的結局都是死亡。就算是被救下來的,也因為受傷太重,還未出森林就已斷氣。
所以,千銀山從此沒人敢進去,也不准進去。從此,銀色被冠上了詛咒。




低頭喝著潺潺地溪水,駐足在自己身上的鳥兒們張開喉嚨哼出銀鈴的歌聲,伴隨著因風而搖擺所發出的樹葉聲,牠靜靜地聽著。
耳朵像是雷達般倏然一動,碩大的頭顱仰天觀察,像是發現了什麼張開妖異的雙眸,殺氣隨風而起。鳥兒頃刻飛散,空氣染上了肅清的氛圍。帶著厭惡的。
『有人類的味道…。』
已經有四十九年在自己的存在下沒人敢進來這座山了,這幾年間這座山與人類們井水不犯河水各自生活,沒想到居然還會有人類進出這座山。牠半是自嘲的想著,快速移動自己身影,靠著敏銳的嗅覺跟隨氣味而前進。
對,沒有人類敢進來,都是因為自己的存在。
 
「啊!這個可以吃,太好了!晚餐又多了一道菜。」
高高興興合上印有野外植物的書籍,他動手拔起生長在朽木上的菇類,放進自製的草籃。
所有食材都準備好了,接下來去找木材生火吧!!
把身上的背包與食材放在一起,男人捲起袖子開始撿拾枯木。
沒多久,男子就坐在一鍋香意四起的大雜燴前等著開飯。
「喔喔!這種自給自足的生活還挺好玩的,我看我來當山中野人算了?」吃著自己做好的食物,他全然不知道因為這鍋食物帶來了什麼麻煩。
樹枝被踩斷的聲響引起他注意,男子下意識回頭,然後……。
低鳴的警告。
貪婪的眼神。
以及……。




頻頻回頭像是在確認自己是否有跟上牠的腳步,刻意放慢的速度讓他知道其實對方也沒有傳說的那麼令人恐懼,只不過是長得比一般動物還要來得巨大就是了……。
沒想到這次居然真的遇到了傳說的生物,他一直以為傳說只是古人隨口編出的故事罷了。不過也多虧了這生物救了他,不然他現在大概已經剩骨頭了吧。
話又說回來……,真沒想到傳說中的生物是長這樣的,他以為只要是傳說裡,不管是妖還是神都是三頭六臂奇醜無比的東西呢!沒想到眼前這隻不過是比狼要大上很多的狼而已。……應該是狼吧?
『在想什麼失禮的事?人類。』
直接在腦袋裡響起的聲音,男人驚嚇狀地抬起頭,瞪大著眼睛望向前方那隻銀白色的巨狼,似乎是對動物會講話這件事感到吃驚。
果然不應該一時興起而救這人類的。巨狼見到男子的表情有些失望的想。人類都是一個樣不是嗎?都已經過了這麼多年自己還是學不會教訓。
『漾不算是動物了,現在的漾不過是個半精。』
「漾?那是你的名字嗎?」
『不,漾這詞…應該算人類們所說的“我”吧。』
「那你有名字嗎?」
『四百九十年前的事了,漾不可能會記得。』
撇頭,牠心情頓時沉重,那時候,的確有個名字……。不過現在該說年老邁衰嗎?記憶力真的有點不可靠了,改天找時間好好回想一下以前的事好了。
『大概叫千銀山吧。』
「那不是這座山的名字?」
『這名字也是因為漾才取名的。』
「是沒錯……我都忘記有這件事了。」揚起靦腆的傻笑,他為自己的疏忽道歉。
『到了。』
站在洞口,巨狼回頭望向男子,甩了甩蓬鬆的尾巴示意對方進來。
他現在還得幫這麻煩的人類療傷才行……,怎麼會有這麼笨的人類啊?不知道什麼叫做逃嗎?就這樣犧牲一隻手臂。
坐在對方面前,靜靜看著男子因好奇而到處打量洞內的所有一切物品,明明就只是一堆石頭而已,有這麼好看?
好不容易靜了下來,男子才發現自從走進洞裡後,巨狼的視線就沒離開過自己,並且用一種遇見怪胎的眼神看著自己,察覺到本身的失態他羞紅了臉,低著頭走到最近的石階坐下,喃喃說著抱歉的話語。
走近男子,巨狼坐了下來,不意外地看見因時間的流逝傷口的痛處扭曲了男子的面容,另一隻手下意識按住沒了手臂的肩膀,冷汗順著臉廓流下,痛苦地緊咬下唇,甚至出了點血絲。
「抱…歉……。」明明有很多話想對巨狼說,但痛的感覺侵蝕著自己,讓他只能勉強道出二字。
『那是你太笨,人類啊……明明知道那種生物帶有劇毒,何必硬擋?』
沒錯,從頭到尾牠對眼前這人類的第一印象就是笨。那種毒狼很常見,因為自己本身體型小,所以是群體行動。體型小攻擊力就弱,似乎是為了生存,才從無毒演化成劇毒。
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這種毒狼明明很常見,常見到走在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會遇到,根本不算稀有生物。為什麼這人類要硬擋毒狼的攻擊?
聽到巨狼的話,男子勉強扯出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沒辦法啊……這是自己的習慣問題……,是說巨狼也真狠…,趕走毒狼後居然二話不說直接扯下自己中毒的手臂,害自己痛得直接昏倒,又被痛醒,結果這臭狼只幫他止血不幫他止痛,害自己痛昏又痛醒好幾次……,那時候還以為自己會因此上天堂呢!!
『算了。維持這個姿勢不要動。』甩了甩尾巴,牠帶著看戲的神情說道。
聞言,男子忍著傷口的疼,努力保持靜止動作,雖然真的好痛……。
『死了不會復活,如同失去了就不會得到,這點你記住。』
原本一紫一金的雙眸在巨狼丟下這句話後,緩緩變成了灰色,從巨狼身上飄散出三種不同顏色的氣,在雙方頭頂上交纏在一塊;蓬鬆的毛髮和長得不合比例的尾巴無風飄起,尾巴周旋在旁邊,像極了陣法外圍的圈。
紫色金色及銀色所混合在一起的氣降在男子身上包住了他,身上的大小傷口開始冒煙,男子終於承受不住痛苦開始低吼,隨著癒合時間越長,男子冒的冷汗就越多;雖然對方的表情自己都看在眼裡,但巨狼只是靜靜地看著,沒有任何一點動作。
其實自己可以讓對方在不痛苦的狀態下治癒傷口,這種小把戲牠早在三百多年前就會了,只不過,牠想看,牠想看人類更多痛苦的表情,牠想看看自己讓對方受盡這麼多痛苦,在傷好了以後,這人類會不會恩將仇報。
就像四百五十年前那個人類一樣。反過來想殺了自己。
『好了。等體力恢復你就快滾吧。』
也不管已經累到昏倒的男子是否有聽見,巨狼說完就轉身離開山洞。




「小白。」
一抹黑影從旁擈來,牠反射性伸出尾環住對方,那人就這麼懸在半空中上,一邊空蕩蕩的袖子垂了下來,佔盡自己一半的視線,牠瞇起眼,瞪著那只袖子好一會兒才移開目光。
『我說過不要叫我小白。』
不知是遷怒還是純粹對男子稱呼自己的名字有所異議,牠口氣有些微慍,不過放下男子的動作卻是小心翼翼地,深怕一個不小心就弄傷對方似。
「嘿嘿,我是要說午餐做好了,你還是不吃吃看嗎?」
忽視掉巨狼的不滿,他趴在小白寬敞地背上,滿足地瞇起眼笑著。嘛……每次自己做飯小白都不吃,說什麼牠不習慣吃人類的食物,到現在都已經過了兩年了,牠還是不肯吃,難道我的手藝就那麼爛嗎?我自己覺得還滿不錯的說……。
想著,他坐起身報復性地抓亂對方的毛髮,想當然爾,此舉動馬上就被對方給制止。
『我可沒要你做我的份,是你自己擅作主張,關我什麼事。』再次用尾巴環住對方的腰,牠把男子舉到自己面前,『況且,我還不想變笨。』
「就跟你說只是食物不會變笨啊!你怎麼都聽不懂啦!!」
『我不管誰會變笨,總之我就是不想吃。』
「那你至少吃一點點嘛!」
『就跟你說我不習慣人類的食物了。』
「你這樣我會很沮喪啊。」
『那你幹麻還笑?』
「咦?我有笑嗎?」
『就說你笨你不信。』
「你騙我!!」
一搭一唱地走回到山洞附近,撲鼻而來地香味讓男子迫不及待從小白背上跳下,小跑步奔回洞口,想盡早填填自己那抗議許久的肚子。
巨狼不及不徐地走在後面,望向離開自己視線裡的男子的方向,不到一秒,轉角那邊馬上就傳出了男子的慘叫聲。
又來了啊……。牠嘆氣,這已經是第幾次了?二十一?還是二十五?反正不是自己餓肚子就好,其餘地牠也不想管。
過了轉角,毫不意外看見男子跌坐在地上愣愣盯著早已被吃乾抹淨並且倒在地上的廚具看,想也知道是怎麼回事。這個笨蛋,都過了兩年還被偷吃這麼多次了,怎麼還是學不乖啊?好歹也先吃完在過去找自己嘛!食物這麼放著當然會引來其他飢腸轆轆的野獸,而且這裡還是在山上。
「我的午餐……這已經是第三十三次了……。」
淚眼娑婆收拾著散落一地的廚具,原本的心情一下子跌落谷底。不過至少還是有人(動物?)會想吃自己做的料理,哪像旁邊這隻,連看都不看一眼,不管自己怎麼威脅利誘就是不為所動,害他曾有一度懷疑小白是不是神仙都不用吃飯的,還是說他根本不會吃。
可惜這個念頭在某一次偶然的機會下見到小白在半夜裡活生生扯下野獸的肉,並啃咬著帶肉的骨頭時,就被連根拔起一點也不剩了。
『自作自受。』
「我聽到了喔!!」




回想至此,小白把所有的注意力重新放回眼前這層用自己的法力做出來的千年冰。
千年冰不會溶化,但裡頭的生物也很有可能長眠不起。
冰,讓一切活動都強迫靜止的自然現象。除非萬不得已,否則自己是不會用上這能力的。
可悲的是,一切都來得那麼突然,突然到逼得自己不得不動用到這能力。
這五年來是自己過得最為愜意的時光,或許這對人類來說是個漫長的時間,但對自己就像是過了五天這麼輕鬆,輕鬆到連自己都恨透自己身為妖。
其實只要再過一年,自己的能力就可以達到隨心所欲幻化各種生物的境界……,不,應該說“原本”只要再過一年……。
為了留住那笨人類最後一絲的生命,自己居然把五百年的修練都給賠了進去,誰知道這傢伙這麼笨,明明知道牠身為狼族的首妖不可能就這麼輕易死去,卻還是自作聰明的跑到牠前面硬擋自己根本擋不住的攻擊。
所以牠才說人類笨,但是牠可從沒看過比其他人類更笨的傢伙,嗯……硬要說的話,牠看過,就是眼前這隻。
牠聰明一世卻糊塗一時,自己什麼都想到了;想到那個人類是人類,是個笨蛋,是個會下除的傢伙,雖然沒吃過他煮的菜,不過應該很好吃……,是個知曉山中所有可食的植物,不忍殺生的人類,是個只會躲避防守不懂得回擊進攻的傻子,是個自己一頭熱猛教牠人類知識的人類,是個看到自己進食的時候唯一不為所動的傢伙……。
牠什麼都想到了,就是沒有想到最重要卻又最不重要的一件事。
這個傢伙,是人類,亦不是人類。
他是人類與妖怪的混血種,而且還是個能力高到讓人想好好揍他一頓的笨蛋。
雖然不甘願,不過自己的能力的確比這傢伙要低上許多。就連用千年冰將這傢伙冰封起來也是他告訴自己的。
『灱啊……,就說你是笨蛋你不信……。』
第一次開口說出眼前這男人的名字,牠莫名的心痛。
有很多話想對他說,就像當年在幫這人類治療時,他也有很多話想對自己講。
用毛茸茸的大尾輕拍著冰面,被冰封在裡面的男子像是睡著了般,對巨狼所說的一言一句都無動於衷,或者說,根本傳不到他腦裡。
『喂……,你可是說好等你醒來就要把我那五百年的修行還給我的,可不能出爾反爾啊……,不然我就跳過輪回去向你討回來。』
『不准死,聽到沒。』
『我可還沒答應你能離開我身邊,你這擅自踏進我生命的人類。』
『等你傷好了,我可要連本帶利的討回這筆帳才行……。』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