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2554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夜襲(斑夏)

打開窗戶,夜晚的風吹涼了溫暖的室內,夏目拉緊浴衣,坐在窗口看著全黑的森林。
水珠順著髮稍滴進了領口內,突如其來的冰涼令夏目一陣顫抖,這才想起自己從浴室出來還沒擦乾頭髮。拿起掛在脖子上的毛巾,緩緩擦拭著。
夜晚的森林,是妖怪們的地盤。
貓咪老師交代過自己,晚上的時候千萬不能進去森林。尤其是夏目鈴子後代的自己。
不過倒是貓咪老師從下午就出去直到現在還沒回來,雖然他也是妖怪,但是他知不知道自己還是會擔心他啊?
望向裝著友人帳的袋子,夏目想起初遇貓咪老師時,貓咪老師就是因為要奪取友人帳才待在他身邊的。
牠說,只要自己死,友人帳就歸牠所有。
至少,在自己死之前都還會有人陪著。
 
突如其來的強風吹亂了夏目胡思亂想的思緒,他下意識的閉起眼睛,舉起手試圖擋住打在面上的風。
強風只有持續幾秒鐘的時間就漸漸停了下來,他睜開眼,看著再次歸為平靜的景色,猶豫幾秒還是決定關上窗。
由於房外全黑,窗戶的玻璃照出房內的景色,夏目視線移到玻璃上時,才赫然發現房內多了位人,又或許是妖怪。
一位穿著繡有栩栩如生的鳳凰的浴衣,綁著馬尾,頭髮卻還是長到拖地,有著中性美的人。
「不好意思,晚上打擾您。」他開口,白色的眼出現在夏目的視線,「我拿斑大人要的東西來。」
「貓咪老師要的東西?」
「是的。」
「可是貓咪老師剛好不在……」有些煩惱的皺起眉頭,似乎是出去跟其他妖怪們喝酒的貓咪老師可是到現在都還沒回來,「不然你要在這裡等牠回來嗎?」
「那就打擾了。」他低頭向夏目道謝,勾起的笑容讓對方為之一愣。
雖然很少看到有誰能夠笑得那麼漂亮,不過自小養成的好習慣,讓夏目不會一直盯著別人看,就連是明星的名取他都不曾這麼不禮貌過。
向對方問要不要喝茶,夏目走下樓欲把泡茶的器具及杯子拿上來。
 
跪坐在軟墊上,他閉著眼休息著。
窗外出現了一團白色的毛球,招財貓模樣的貓咪老師打開方才夏目關好的窗戶,微醺的腳步讓圓滾滾的身體更加滑稽。
「我回來了──。」
「斑大人,晚安。」張開眼,他移動自己的坐姿面對趴在地上的貓咪老師,行了個標準的日本傳統禮。
「嗯?唉呀,是鳳啊──。」
「是的,我拿斑大人您要的東西來了。」
「哦哦!太好了,我等好久呢!」
一提到自己要的東西終於拿來,貓咪老師睜大眼跳了起來,方才酒醉的模樣不復存在。
在貓咪老師催促對方拿出來的同時,夏目正好端著泡好的茶走進房。
貓咪老師無預期的回來導致夏目沒有準備牠的,不過對方似乎正興頭上,並沒有因為這點小事大吵。
鳳拿出一小罐玻璃瓶,裡面裝有兩顆像是糖果的珠子。天空藍的顏色。
「那是什麼?」
「酒珠,是用萬年陳酒萃煉出來的,大概……五百缸一顆吧,很稀有的東西。」
「結果說來說去還是酒啊?」
「哼哼,別小看這東西,你只要舔一小口最少會醉三天。」
「這麼久?!」
「是啊是啊,怎麼樣?夏目,要不要舔一口看看?」
「不了,我還未成年。」
輟了口冒著熱煙的茶,夏目托著腮幫子看著興高采烈抱著玻璃瓶手舞足蹈的貓咪老師,竊笑著。
貓咪老師那短短的手腳、圓滾滾的身體真的不適合跳舞呐……。
為了自己著想,他把視線移開,目光移動到凰身上。
說起來,自己似乎還不知道這人的名字呢。夏目思忖著,方才沒有仔細看對方,現在他才發現這妖怪脖子上有個鐵鐐,還有垂在胸前的鐵鍊。
是被關過嗎?不然怎麼會那個鐵鐐?
 
注意到夏目的視線,鳳看向對方,見到他有些尷尬的臉紅,似乎是類似偷窺的盯矚被發現而羞愧的低下頭。
「不好意思,我都忘了介紹我自己了,」鳳主動開口,「我叫鳳,是斑大人的手下,此次前來是因為斑大人在五十年前託我去找的酒珠終於取到才前來叨擾的。」
「啊……,我叫夏目貴志,你好。」有些驚慌的回應鳳的話,難得遇到這麼有禮貌的妖怪,讓夏目下意識的拘僅。
「鳳可是我三百年前救出來的妖精呢!」貓咪老師得意的說著,原本在手上的玻璃罐也不知道被收到哪裡,牠跳上矮几,把夏目的茶水搶過來喝。
「貓咪老師!不要偷喝我的茶!……那他不是妖怪囉?」
「你從哪裡看出來他是妖怪的?」倪了眼夏目,說話大有“這麼不識貨,虧你還是鈴子的後代”的口氣在。
「的確,他跟貓咪老師你不一樣。」
「對對……等等!你這是什麼意思?」
自動忽略貓咪老師拋來的問題,夏目看著鳳,猶豫了一會兒,還是經不住好奇開口問:「那個……我知道這樣問有點失禮,不過為什麼你要掛著那個鐵鐐?」
「這個啊,」鳳伸手摸著扣在脖子上的金屬,「其實也沒什麼,這個只是控制我的力量,讓我不會失控而已。」
「哦……。」
「牠可是鳳凰喔。」貓咪老師喝著茶,悠閒的說著。
「鳳凰啊……鳳凰?!」這可讓他驚訝了,沒想到傳說中的鳳凰居然真的存在。
「嚴格說起來我應該算是聖獸,不是妖精才對。」鳳苦笑,糾正貓咪老師故意欺騙夏目的話語。
嗚喔!說著說著等級又提升好幾個等級了!
「聖獸也算是妖精吧。」
「不是的,斑大人。」
「在我看來都差不多啦─!」
「呵呵……。」
「不過,貓咪老師,我到覺得你應該才是那個手下才對吧?」從驚訝中回神,恢復冷靜的夏目帶著一貫的吐嘈插入話題。
「喔喔喔喔──!!夏目!你這是什麼意思?!」因為夏目的話而發飆的貓咪老師,飛撲到夏目身上就是一腳。
夏目承受對方的一腳也不甘勢弱的伸手拉扯貓咪老師的耳朵,一人一妖就這麼開打起來,而坐在一旁的鳳見到此景輕笑了起來。
之後在夏目與貓咪老師吵吵鬧鬧下,鳳向兩個還在鬧著玩的鞠躬道別。
 
 
夜晚,妖怪橫行之時。
渾圓的瞳孔在黑夜裡顯得特別的明顯,牠視線移向正熟睡的夏目,確定對方不會醒來後,牠走往最黑的角落蹲著。
拿出被自己藏起來的玻璃罐,打開軟木塞,倒出了一顆酒珠。
酒珠、酒珠,自己想了五十年的酒珠啊──,今天終於可以品嚐一下它的味道了!
唔唔……,看看它的光澤,嗚喔!多麼地耀眼啊──,彷彿要我快點吃它一樣。
拿著酒珠陶醉了老半天,好不容易情緒較為冷卻後,貓咪老師才張開嘴,把酒珠含進嘴裡。
果然是濃縮五百缸萬年陳酒精華的酒珠,味道果然不一樣啊!!不枉費我忍了五十年,真是值得!
 
似乎正作著什麼惡夢,夏木在床上翻來覆去,皺著眉一臉痛苦的樣子。
「……貓……」喃喃唸著,但聲音太過小聲,讓人聽不到他在唸什麼。
「老師……」似乎有些難過,夏目縮起身子,夢話持續著。
「唔……」緊抓著被單,嘴一張一合的,最後再也忍受不了惡夢的騷擾,在驚醒的同時也伴隨一陣大喊:「臭貓咪老師不要在我身上跳舞!!」
 
「唔!咳咳咳──!」
由於夏目突如其來的大喊驚嚇到還在享受酒珠的貓咪老師,牠一個下意識的吞嚥,把自己想妄已久的酒珠給吞進肚子裡。
過了一秒鐘的時間,牠想起自己做了什麼事,不想起來還好,但是一旦想起來血色全失,現下就算想催吐逼自己吐出來也恐怕維持已晚。
「夏目你──!!害我浪費了一顆酒珠了!」遷怒。
「……什麼?」
剛被驚醒意識還未恢復正常的夏目,愣愣看著在角落莫名其妙對自己發脾氣的貓咪老師。
好不容易大腦開始運轉,才終於知曉對方在生什麼氣。
「誰叫你大半夜的偷偷摸摸爬起來去吃酒珠,被嚇倒是你做賊心虛吧?」
「什──!?」
還想反駁什麼的牠突然禁口,反常地不發一語,正當夏目覺得疑惑時,卻見到貓咪老師跳到窗口打開窗戶就想往外跑。
察覺對方的不對勁,夏目趕緊離開床鋪三步併兩步跑向窗口,一把抱住正要往下跳的貓咪老師。
「放開!夏目!」拚命地掙扎,牠企圖想要逃脫夏目的阻止。
「不行!大半夜的你想跑去哪?」
「不用你管!放開!」
「我不要,貓咪老師你太反常了!」
「不放開我就吃了你!」
掙扎的力道越來越大,憑自己的力量已經快抓不住對方,因為很擔心突然不對近的貓咪老師出了什麼問題,情急之下,夏目道出事後讓自己後悔莫及的句子。
「要吃就吃啊!誰怕誰?!」
 
在夏目說完的同時,原本想往外跑的貓咪老師突然一個急轉身,伴隨著煙霧撲倒抓住自己的夏目。
煙霧使自己閉上了眼睛,夏目只知道自己被貓咪老師反撲在地,然後貓咪老師似乎是變大了,再來一切都不曉得。
「你說的,就不要後悔喔。」低沉的嗓音騷擾著耳膜,夏目緩緩張開眼,他認得這聲音,雖然稍低了一些,不過這是貓咪老師變回原形時的聲音。
可惜他猜錯了,他以為對方會變回原型,沒想到映入眼簾的,卻是全身雪白的男人,從頭到腳只有對方額上的印記是讓夏目熟悉的。
「貓咪……老師?」
與對方四目相對,他發現對方有與平常不同的情緒。
赤裸裸、毫無掩飾呈現在自己眼前。名為情慾的眼神。
意識這點,紅霞瞬間佈滿夏目的臉龐。
用膝蓋想也知道貓咪老師想對自己做什麼,剛才的角色對調,換成夏目用盡全力也想逃脫對方伸手可處及的範圍。
「這麼快就反悔了?不知道剛剛是誰說要讓我吃的。」口氣帶著笑意,輕而易舉就把對方攬回自己身邊,抱住夏目,手肆無忌憚的伸進衣服內。
「等、等等!貓咪老師!你怎麼會突然變成這樣?」奮力壓制住漸漸摸往不妙的地方的手,夏目試圖轉移話題。
「似乎是酒珠的效果。」完全不在乎對方那根本不構成威脅的的力氣,輕鬆找到在胸前的紅萸,毫不留情地揉捏著,「鳳似乎不知道把整顆酒珠吞下肚會變成春藥。」
「呃!不……等、唔……」胸前的弱點被這麼一玩弄,搞得自己力氣全失。
「可能會維持一段時間呢……」輕咬對方的後頸,斑的聲音漸漸變得像在壓抑什麼,「你就忍著點吧……。」
「哈啊……嗯嗯……」
 
Fin.

狐曰:
啊哈哈哈哈~~(乾笑
原本是要打全套啦........結果因為太久沒有打所以功力退步再加上最近H文好少現在幾乎都沒有看過不得已才在前戲的狀態就強迫結束了。(一口氣
我會在磨練的,所以請不要丟垃圾。(逃
至於文裡面那隻鳳嘛......只是因為要拿個什麼東西有藉口所以才創出來的。
原作沒這隻,請不要在意。(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