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155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看不到(三篠x要)上

田沼最近常常作一個夢。
他夢見自己跟夏目一樣看得見妖怪,碰得到妖怪,甚至跟妖怪相處的很好。
在夢裡,他的身邊有一隻龐大的妖怪跟著,但是那妖怪的面容總是背光,他沒有一次看過他的長相。
可是,夢裡的自己,在跟那隻妖怪聊天的時候,那笑容是最為燦爛的。
連現實中,田沼都不曾看過自己笑得那麼的開懷。
 
他好羨慕夢裡的自己。
 
然後,每次作這夢後,睜開眼,往臉上一摸,才會發現自己哭了。
明明沒有任何的感傷啊……。
 
走在上學必經的道路上,田沼想著早上的夢。
其實醒來時就記不太起來夢的內容了,不過他最記得的就是那個跟在自己旁邊那龐大妖怪的耳環,左邊是三個鈴鐺,右邊是兩個圓環,都是金色。
除此之外他就什麼也不記得了,只知道自己笑得好快樂。
是自己太羨慕夏目看得到妖怪,所以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結果造成晚上作那種夢嗎?
不過心裡一直有個聲音推翻這個疑問。
田沼相信著,不知為何,無憑無據,強烈的相信著,有一天他會遇見那隻妖怪。
 
從轉角走出來,夏目見到走在前面的田沼。
加快了腳步,他追了上去,往對方肩上輕拍,夏目勾起微笑。
「田沼,早安。」
「啊,你早,夏目。」
「咦?」
「怎麼了?」
看著對方的脖子,夏目只覺得熟悉。
不過田沼似乎沒有發覺,看他臉上的疑惑就知道了。
看來應該是妖怪的東西,但會是誰的呢……。
鈴鐺的聲音清楚的傳入夏目耳內。
 
「夏目?」
「啊,抱歉。那個……田沼,」猶豫了一會兒,夏目還是決定問清楚,「你有習慣戴項鍊嗎?」
「不,沒有。應該說我根本沒有那種東西。」
「這樣啊……。」
「我的脖子上……,有什麼東西嗎?」
「嗯……,一個鈴鐺。」
「咦?!」
對於夏目的話,使得田沼又再度想起早上的夢。
那個妖怪的鈴鐺耳環。
怎麼會呢,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夢裡那隻妖怪嗎?
 
為什麼在夏目口中聽到這個消息,自己反而覺得高興?
 
坐在教室裡的座位上,田沼因為早上夏目那番話而無心上課。
看著窗外的景色,他不經發愣。
會不會,窗外那棵樹上,正坐著一隻妖怪呢?
「…………。」
夏目真好,可以看得到妖怪。
「……沼……。」
不知道有什麼方法可以讓自己看得到妖怪?
「田沼!」
倏然從耳邊放大的聲響,硬生生把自己拉回神。
他驚嚇的反射性站起,在班上的笑聲中,羞愧的低下頭。
啊啊……,都是那個夢害的……。
 
 
看著因丟臉而臉紅低下頭的孩子,坐在樹上的三篠勾起笑容。
左邊耳朵少了一個鈴鐺的重量讓自己很不習慣,下意識摸了摸空蕩蕩的耳洞,他目光飄向已經坐下回位子上的男孩的脖子上。
反光的鈴鐺令自己瞇起眼睛。那個鈴鐺也算是自己的一部分,所以一般人是看不到的。
如果是夏目的話就另當別論了。想起擁有自己名字的孩子,三篠顯得有些不悅。
這孩子跟夏目不一樣,看不到妖怪,聽不見妖怪的聲音,更枉論說摸得到了。
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注意他,只知道自己回神時,他已經連連好幾夜控制那孩子作夢的內容。
說是願望也不為過,總之他想跟他說上一句話,那怕要自己折壽都行。
為那孩子掛上鈴鐺,代表那孩子是自己的所有物,只要是知道“三篠”這名字的妖怪看到那個鈴鐺都會曉得用意。
 
──我的名字叫三篠,你知道嗎?
 
「喂,三篠。」
樹下傳來熟悉的聲音,三篠跳下樹,緩緩著地。
是夏目啊……。
看著穿著體育服的夏目,他摸了摸左耳空蕩蕩的耳洞。
「什麼事,夏目大人?」
「田沼脖子上的鈴鐺應該是你的吧?」有意無意的瞥向三篠的左耳,夏目問。
「是又怎樣?」
「不可以傷害田沼,他是我的朋友。」
看樣子他似乎凡事都會往壞處想,三篠抬頭往上看著打開的窗戶,有那孩子坐在旁邊的窗戶。
自己都認定那孩子是他的所有物了,那麼他怎麼可能會傷害那孩子呢。
可是,人類的生命都是短暫的。他也知道這點。
「我不會傷害他。放心,夏目大人。」
「那就好,田沼他雖然對妖怪很敏感,但是他看不到你們,如果要接近他的話,不能嚇到他喔。」夏目笑著,對田沼揮了揮手,便小跑步回到操場。
 
他一直看著那孩子直到學校放學的時間。
跟著那孩子到了他家,在外頭看著那孩子忙進忙出,偌大的古老房子他隻身一人的景象,三篠看了好多次。
看著他自己隨便做點什麼東西當作晚餐,自己一個人說著開動,一人收拾,一人坐在長廊上看著夜空,一人鋪棉被,最後,一個人關燈,結束這孤寂的夜晚。
接下來,三篠就趁他熟睡時,侵入他夢裡,讓他在虛幻的生活中過得不那麼孤單。到了早晨,就看到他那刺目的眼淚。
每次,自從遇見那孩子的每個早晨,都是痛苦的。
因為他會見到那孩子的眼淚,會見到那孩子臉上的疑惑,會見到那孩子的悲傷。
縱使,那孩子沒有自覺。
 
 
早晨,晴朗的假日。
夏目悠閒地吃玩早飯,然後在塔子的笑容下,與貓咪老師一起出門。
難得的平靜,夏目跟貓咪老師去光顧名叫七過的饅頭店。
貓咪老師真的好愛吃那邊的饅頭,他一隻貓就可以吃掉三分之二的饅頭量。
在這樣吃下去說不定自己會破產……。夏目思忖著。
他的目光移向前方的道路,回家必經的路上都有個公車站。
遠遠地,夏目看到了三筱的影子。
難得看到三筱的全身,因為對方太過巨大,每次每次都只看過對方上半身而已。
今天,三筱坐在公車站牌旁那個供人避陽光、雨水的簡易休息區的屋頂上,而休息區裡似乎坐著個人。
貓咪老師跟著加快腳步的夏目,到了公車站牌旁,停駐。
「唷!這不是三篠嗎?難得看到你會出來森林。」貓咪老師毫無顧忌的開口對著屋頂上的三篠叫道,反正坐在休息區裡的田沼都知道自己會講話了。
「貓咪老師!」相較於貓咪老師的肆無忌憚,夏目倒是毫不客氣直接讓自己的拳頭與對方的頭頂做個親密接觸。
 
「夏目,早安啊。還有,本太。」
「本太?」
「呃,不,你聽錯了。」尷尬地笑了笑,田沼岔開話題,試圖轉移夏目的注意,「剛剛本、貓咪老師跟誰說話?」
「喔,跟在休息區屋頂的妖怪。他叫三篠。」
「三篠嗎?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
「啊……」一下子語塞,畢竟三篠並不是人模人樣,所以夏目有點不曉得怎麼形容,「他……很大,然後有著一頭白色的長髮,耳朵有掛金色的耳環,一邊是鈴鐺,一邊是圓環,還有……。」
「鈴鐺?!」激動的站起來,田沼衝出休息區跑到夏目旁邊,順著對方的視線往屋頂看去。
什麼都沒有。
一瞬間,田沼眼中充滿了失望。他苦笑著。
果然,自己還是什麼都看不見。
「怎麼了?」
「不,只是你的形容讓我想到我最近作的夢。」
「夢?」
「嗯,不過夢的內容我已經忘記了。我只記得夢裡面,有個身型龐大的妖怪在我身邊,那妖怪的耳朵上,左邊掛著三個鈴鐺,右邊掛著兩個圓環,都是金色的。」
夏目聽完,目光重新放回三篠身上,沉默著。
三篠的鈴鐺從三個變成了兩個,不見的那一個,就掛在田沼身上。
田沼看不到鈴鐺,聽不見鈴鐺的聲音,更別說是看見三篠。
有什麼辦法,可以讓田沼看得到、碰得到、聽得見三篠的一切呢?
「夏目大人。」從方才就閉著口的三篠突然出聲。
「那個……夏目。」垂下眼,田沼盯著用短短的前肢在清洗面容的貓咪老師。
「我有一事相求。」
「雖然這個要求很過分,可是,我還是想拜託你,」
「別讓他,」
         「碰觸得到我(他)的一切。」
「請讓我,」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