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2554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日常(弗貝)



過於晴朗的天氣其實貝爾不喜歡,這只會讓他覺得刺眼,心情更糟。
偏偏近期任務才剛結束不久,他有著不長也不短的假期供自己消耗。
不過,與其休假,貝爾比較喜歡弑血的快感。
雙手插在口袋裡,他漫步在瓦利亞的基地內部,陽光照不到的走廊。
經過了大廳,貝爾瞥見在沙發上午睡的人,那個取代死了的瑪蒙的青蛙,弗蘭。
 
貝爾揚起笑容,像是發現了新玩具般的快樂。
走了過去,他把玩著自己心愛的小刀,駐足在椅背後,凝視著弗蘭。
這傢伙睡相真的很不好,趴著睡就算了還流口水。
貝爾皺眉,指尖固定住小刀,他在弗蘭毫無防備的身上輕劃著。
舉起手,貝爾帶著天真的笑容,讓手中的小刀脫手。
不偏不倚地,精緻的刀子深深插進弗蘭的背,心臟的位置。
趴著午睡的男孩顫抖了一下,沒有改變睡姿,也沒有醒來,呼吸仍然均勻著。
知道對方一但睡去就不易被吵醒的個性,貝爾手中再度出現一把小刀,繼續把刃器射向對方背後各個致命的部位。
 
兩把。
 
三把。
 
四把。
 
…………。
 
直到貝爾將第十來把小刀插進背部時,弗蘭才緩緩支撐起有些無力的身體,搖了搖頭,似乎是想讓自己清醒點。
捂著臉,弗蘭還是一臉睡眼惺忪的模樣,坐起身,伸手往背後摸去,不意外碰觸到深埋進背部的利器。
「前輩,」他開口發岀有些沙啞的聲音,語氣裡帶著無奈,「很痛哪。」
有誰喜歡自己在睡覺的時候身上插了十幾把的刀子?況且剛開始時刀刀都命中致命點。
差點沒被痛死,雖然還是被痛醒了。弗蘭動手將背上的刀子拔下。
「早安啊。」貝爾笑著,好不開心。
「不早了,前輩。」
看著被自己稱造型奇怪的刀子一眼,弗蘭對上貝爾藏在金髮後的眼眸,那頻頻垂下的眼皮顯示出這人根本還沒睡飽。
掛鐘上的時針與分針指出現下的時間,明明已經下午三點半了,現在說早安會不會太嫌晚了點?弗蘭暗忖。
「有什麼事嗎?前輩。」
「只是無聊,拿你當靶。」
弗蘭嘆氣,雖然多少有猜到對方會這麼講,但實際聽到還是另人無力。他想著,很自動的將手上的刀彎折,扔在地,然後在從背部拔下刀子重複之前的動作。
看著對方的動作,貝爾的笑容瞬間消失,怒氣眨眼上升到最高點,他拿出小刀,毫不猶豫射向弗蘭的頭顱,命中。
弗蘭皺眉,他知道自己的動作一定會惹怒對方,自己是刻意這麼做的,但難道對方不知道這樣真的很痛嘛!
抓住貝爾握住刀柄的手,才以為這樣就可以阻止對方攻擊的弗蘭,頭顱馬上又多插了一把小刀。
真糟糕,他居然忘記前輩雙手都可以攻擊,弗蘭看著對方得逞地笑容,又嘆氣一次。
「晚上把你折掉的小刀恢復原狀還給我,知道沒?」
「是是……。」有些敷衍的說著,不過貝爾好像很高興自己得逞沒有多在意弗蘭的口氣。
貝爾掙脫弗蘭的鉗制,繞到沙發前,坐上去。
弗蘭繼續將小刀拔下,不過沒有折掉,而是交給坐在前方的貝爾。
止不住的抱怨從弗蘭口中傾洩而出,講得很小聲,可在這寧靜的空間裡,輕聲細語沒什麼用,倒是所道出口的一字一句都傳進對方耳裡。
「……明明在床上的時候那麼乖,為什麼……噢!」
一口氣把手上還未收起的刀全部射往弗蘭的頭,十把裡有九把都命中,而沒命中的那把則是有些太高,刺穿青蛙帽的眼睛。
彷彿下定決心要滅口,貝爾沒有停下動作,繼續把從身上拿出的刀子往弗蘭射。
「等、等等,前輩!好痛!」緊急之下,弗蘭伸手接住飛來的凶器,卻得到對方更猛烈的攻擊。
「前輩!」不得已,弗蘭伸手抓住貝爾的手腕,扯向自己。
 
纏繞著對方的舌,弗蘭伸手扶住貝爾的後腦,唇瓣更加緊貼。
不甘自己屈居於下位,貝爾主動與對方交纏,加深了這吻。
直到兩方喘不過氣,他們才肯收手不再持續下去。
弗蘭任由對方靠在自己胸前,平順了氣,他繼續動手把方才未完成的事情做下去。
好不容易把身上的刀子全數清完交給貝爾,弗蘭伸手抱住對方,眼皮漸漸下滑。
朦朧中聽見了懷裡的人打呵欠,應該是跟自己一樣開始泛睏,雖然很想睜開眼睛,可惜睡意早已成功佔領自己的腦袋。
「……喂喂……」
黑暗中聽見有人發出了聲音,弗蘭皺眉,硬是撐開眼皮。
「弗蘭,」
「……嗯?」
「我把你那頂醜陋的青蛙帽加點裝飾好不?」
模糊的景象中,弗蘭似乎看到了一閃而逝的銀光。
「我覺得刺猬帽說不定很適合你喔!」
聽到這句,弗蘭更加肯定方才的銀光不是自己的錯覺。
「……會痛,我不要。」
「難得本王子好心要幫你改造型說──。」
「我心領了,」弗蘭調了調睡勢,讓自己和貝爾都能舒服點,「我現在只想睡覺。」
「啊──,臭青蛙你真的很無趣耶。」語氣裡滿滿的抱怨,但弗蘭相信自己絕對沒有錯看對方臉上的笑容,而且還有增大的趨勢。
「算了,難得今天王子心情好,偶爾午睡一下也不錯。」
「嗯……午安,前輩。」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