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155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雲外鏡(自創)



淌血著。
折射出寒光的刀刃,血纏繞在刀身,直至滴下,溶進地板上的鮮血裡。
他笑著。
笑著。
看著曾經敬愛的他,他笑了。
 
「哥哥,二十歲生日快樂。」
 
 
「哥哥,你現在幾歲?」
他看著他,純淨的眼眸令人心生憐愛。
在他身旁的男孩,笑著伸手撫亂了他的頭髮。
「你現在八歲對吧,那麼你只要再往上加個四歲就是我的年紀啦。」
「那哥哥現在是十三歲?」
「對,你問我這個做什麼?」
他漾開笑容,往哥哥的身上撲過去。
兩人因重心不穩雙雙跌倒在地,但他還是笑著,好不開心。
「那麼,等哥哥二十歲的時候,我就是十六歲了?」
「對啊,你好聰明!」
哥哥笑著,看著他的弟弟,他不吝嗇的給予稱讚。
站起身,哥哥抓住他的手,將他從地上拉起。
拍了拍他身上的塵土,哥哥的神情像是在守護重要的寶物般。
他們牽起對方的手,一起回家。
 
 
將杯子放在飲水機下,他裝著開水。
水柱傾洩而下,掉進馬克杯中,濺上了杯子的內側。
「那,我們出去參加朋友的宴會了喔。」
「好,記得帶吃的回來喔!」
他笑著道再見,伸起手對著站在玄關的父母揮了揮。
鐵門被關起,而後也聽見外側的門扣上的聲音。
他將目光轉回馬克杯上,身後響起另一人的腳步聲。
哥哥的腳步停在他背後,他疑惑的轉頭,陰影覆蓋住他的視線。
他的腳漸漸著不到地,痛苦的在半空搖晃著,雙手緊抓著哥哥的手想要掙脫。
可惜哥哥的力量遠遠勝於他,光用單手就將他整個懸空。
他開始感到呼吸困難,一陣搔癢的感覺衝上了喉嚨,想咳嗽卻力不足。
「你,跟母親打我的小報告對吧。」
肯定的語氣,哥哥瞪著面色痛苦的他,絲毫沒有同情心。
哥哥的眼中找不到任何的情緒,有的只有厭惡。
當他以為自己會就此窒息時,哥哥也在這時候鬆手。
他扶著餐桌,撫著自己的脖子,咳嗽著。
對上哥哥的眼,他不明白哥哥為什麼要這麼做。
「下次要是讓我知道你又跟母親說我的壞話的話,我絕對饒不了你。」
哥哥瞪著他,轉身進去自己的房間,不再出來。
他靜靜地望向哥哥的房間,最後閉上了眼。再次睜開,眼眸又回到了原本的神情。
轉身,他拿起馬克杯,走向客廳。
 
彷彿方才的事情沒有發生一般。
 
 
他睡眼惺忪的下了床,走到客廳,見到正聊得開心的哥哥與母親。
自然的走向座位,他坐在哥哥旁邊,拿起了自己的早餐。
倏然發現了自己電腦的電源未關起,以為是昨晚沒人幫他關,他沒有多想。
哥哥的視線從電視上轉到電腦,像是發現了什麼大叫了聲。
迅速靠近電腦,哥哥動了動旁邊的滑鼠,最後螢幕出現,才鬆了口氣。
「我還以為你的電腦會自動關機呢。」
哥哥笑著轉頭和他說話,他咀嚼著早餐,看向了電腦。
電腦螢幕上出現了哥哥最近在玩的線上遊戲。
「我還以為是你們昨天沒有幫我關掉電源。」
「嗯?是我今天早上又開的啦!」
「喔。」
他低頭繼續解決手上的那份餐點。
 
「喂!你們誰來幫狗擦一下身體!」
父親的聲音從房間傳出,狗兒的身影隨之衝往客廳。
他走向陽台拿了浴巾,蹲下身幫寵物擦乾身子。
哥哥聽從父親的話,走出了房間也幫忙擦另一隻寵物。
他們聊著天,卻不知道為什麼,開始吵了起來。
「就跟你及時通狀態上寫得一樣就好了啊!以後你就不要跟我們講話嘛!」
他沉默著,眼淚終於滴落下來。
哥哥卻沒有察覺,繼續的辱罵他,幾乎將他貶得一文不值。
明明這次他什麼也沒做,為什麼還要這樣貶低他?
他想著,在擦乾寵物的毛髮後,他將浴巾掛回原位,快步走到了後陽台那。
縮起身子,眼淚止不住的掉,落至地面,形成了小小的水花。
壓抑著聲音,望了望後陽台前面,哥哥的房間。
確定對方沒有聽見自己細小的哭聲,他低下頭。
那瞬間,殺意止不住的叫囂著。
他硬是壓了下來,花了幾分鐘的時間平復自己的情緒。
 
更準確的說,是自欺欺人。
 
 
母親拿著兩個禮物,交給了他和哥哥。
高興的說著祝他們生日快樂,情緒高昂的說著父親要帶他們去外面慶祝生日。
「從今天起,哥哥就是二十歲的成年人了呢。」
「……二十歲嗎?」
「對啊,你也十六歲了喔!」
「那既然這樣,我也送哥哥一份禮物好了。」
他揚起開心的笑容,似乎是真心的祝福哥哥的成年。
哥哥像是被兩人的氣氛感染,也笑了起來。
 
可惜到了晚上,父親的朋友邀請了父親,說要開個小型的宴會。
父親與母親急急忙忙地穿起較正式的衣服,回頭叮囑著兩人要好好看家。
有些失望,畢竟今天是他們兩人的生日,原本一家說好要四人聚在一起好好的慶祝。
最後還是笑著送走了父母親。
現在的時間是下午三點,哥哥看了看自己的手錶,站起身。
交代他要在五點叫自己起來後,哥哥就回到自己的房間,關燈,午睡。
他見到房間的燈被關起,拿出了紙筆,埋頭寫著字。
 
那是一張祝福著哥哥生日的信,內容寫滿祝福的話,以及被擴大字的生日快樂。
他走進自己房間,拿出白手套,戴上。
再走到了廚房,拿出了前端尖銳的菜刀,將信紙插在刀子上。
拿出隨身聽,他開起音樂,坐上椅子,看了眼五點不到的鐘。
 
 
五點的鐘聲響起,他望向哥哥的房間,等待著。
哥哥從不用他叫,就算每次要他叫自己起來,哥哥還是會在時間到時自動起床。
這次也不例外。
他起身,慢慢走著。
最後走到了哥哥房間的門口,同時,哥哥也正好要出房間。
他拿起刀子,毫不猶豫的刺下。
看著哥哥驚愕的眼神,他漾起很久很久都沒有展現的純真笑容。
 
他好開心。
 
好開心。
 
因為哥哥終於不會在討厭自己了。
 
終於得到了。
 
淌血著。
折射出寒光的刀刃,血纏繞在刀身,直至滴下,溶進地板上的鮮血裡。
他笑著。
笑著。
看著曾經敬愛的他,他笑了。
 
「哥哥,二十歲生日快樂。」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