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2554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吃醋(G27)



        鐵鍊敲打著銬在手上的鐵環,發出了冰冷的清脆聲響,令人膽顫。
        男孩在鋪著絨毛地毯的走廊上奔跑著,他穿著的高級布料與手腳上的鐐銬相互輝映著,兩種不同格調的物品掛在男孩身上詭異及至,卻又不會過分刺眼。
        他連先站在門外打聲招呼都沒有就莽撞地衝了進去,繞過了精細的辦公桌,直直撲向坐在真皮椅上的男人。
        男孩漾開笑容,親暱的環住男人的頸項。
        「Giotto,我跟你說喔,我終於跟雲守講到話了。」男孩叫著男人的名,訴說著方才所發生的事情,沒有見到對方眼中稍縱即逝的情緒。
        Giotto輕撫著對方蓬鬆的髮,勾起一弧溫柔地笑,口中帶著讚賞:「綱吉很厲害呢,終於跨出一大步了。」
        綱吉羞澀的紅了臉,瞇起眼享受著對方的觸碰。
        像是想到了什麼,綱吉倏地睜開眼,圓潤晶亮地眸直勾勾望進對方黃橙地眼底,「Giotto,我做下午茶給你吃好不好?我最近跟大廚學泡茶和烤餅乾喔!」
        「好,我會期待你做的下午茶的。」挺身,Giotto在綱吉額上輕吻,隨後放開對方,看著因羞紅了臉而加快步伐離開辦公室的綱吉,輕笑出聲。
        直至綱吉關上了門,Giotto才垂下笑角,拎起聽筒,撥打一串代號。
        聽筒的另一方似乎接通了,Giotto看似隨意拿起了一份放置在桌上,封面用紅色印戳蓋了個急字的文件,開口道:「雲守那嗎?麻煩幫我跟雲守講,他有新的任務,為期一年。」
        眼底閃爍著地,正是忌妒。
 
        ※
 
        穿上了有些過大的白色襯衫,布料吸收了肌膚上的水氣變得有些透明,綱吉從書櫃裡抽出一本書,封面上的人物是七隻小羊與一隻母羊。
        他爬上被鵝黃光暈染色了地床,依偎在Giotto地懷中,將童話書交給對方。
        「今天唸這個。」綱吉靠在Giotto胸膛,準備好聽故事。
        「好,」Giotto俯身親吻綱吉的髮,爾後打開封面,優雅低沉地義大利語傾洩而出,抓住了懷裡人的注意力。
        童話書的字不多,Giotto很快就唸完一遍,輕輕闔上了書本,他垂首凝視著綱吉睡眼惺忪的模樣,伸手順著對方的臉龐撫摸,Giotto勾起綱吉的下顎,在唇上印下一吻。
        「晚安,我的綱吉。」
        「晚安,Giotto。」
        將對方安置在柔軟地枕頭,然後自己輕聲下了床,換上了黑色的西裝,披上披風,離開寧靜的房間。
        向在門外等候多時的下屬點點頭,Giotto走往大廳,映入眼簾同樣等待自己的雨守、霧守,及一些手下。
        「走吧。」
        他們魚貫進了轎車內,一台台轎車前往南義大利的郊區。
       
        將手套拿下,Giotto連看也不看動身離開被零地點突破所冰凍起來的人群,在出了這實驗室房時碰見了正巧也清理完畢的霧守。
        霧守笑著,跟著Giotto走出污穢的地下室。
        「你這是在吃醋啊,首領大人。」
        聽著對方訕笑的語氣,Giotto不怒反笑,嘴角帶起一抹輕淺:「怎麼?你也想試試?」
        「呵呵,我可沒喜歡被冰凍的興趣。」
        「那就閉上你的嘴,給我去毀了這實驗室。」冷眼瞪了霧守,Giotto只想快點回去。
        「遵命,我的首領。」
       
        成群的轎車靜靜駛往黑夜的另一端,丟下了隱約傳出爆炸聲響及火焰竄燒的實驗室,漸漸遠去。
        Giotto至轎車上下來,瞧了眼在庭院跟自己一同返回的屬下,唇角微勾,眼中帶著柔和:「各位辛苦了,請好好歇息。」
        「您也辛苦了,首領。」眾人各個向自己崇敬的首領道晚,舉步欲回到房間除去一身疲憊。
        Giotto加快腳步穿梭在通往自己房間的廊上,距離晨曦的時間只剩不到幾時,方才的毀壞行動還是稍嫌慢了點。
        無聲的打開門,確定綱吉保持著熟睡的狀態,Giotto才放下心,脫去身上的衣物,帶著換洗的服裝進入淋浴間。
        洗去了身上的血腥,Giotto走了出來,毛巾披掛在肩上,對尚在滴水的髮絲置之不理,坐在床沿,輕觸綱吉的臉頰,帶著憐愛。
        羽睫輕顫,綱吉緩緩睜開眼,看著坐在身旁的Giotto,眼眸慢慢聚焦。
        「Giotto?」
        「抱歉,把你吵醒了?」
        綱吉搖搖頭,起身,抱住Giotto,「我是在你進來沒多久才睡著的。」
        Giotto為之一顫,他沒想到自己出去的事情會被男孩所發現,「抱歉,有點急事。」
        「沒關係,Giotto是首領嘛,有這麼多事要忙又要掩蓋住我的行蹤,說起來應該是我對不起你。」綱吉垂下眼,緊抓著對方的衣袖。
        Giotto張手抱住對方,像是安撫綱吉不安的情緒,有規律的拍著他的背脊,「怎麼會呢?綱吉從來也沒有帶給我什麼麻煩。」
        「可是,我是一個逃亡的實驗者,不可能不會帶來麻煩的。」
        「一點也沒有,綱吉。」Giotto對上男孩的眼,笑著,「相信我,我從不覺得照顧你是件麻煩事。」
        「真的?」見Giotto點頭,綱吉才放下心露出微笑,「太好了。」
 
        「忘了說,Giotto,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抱歉,讓你這麼擔心。」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