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155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ペット系】雙胞胎(G2727)

澤田綱吉:約人類的11歲,草原兔,跟著言綱一起逃離獵人的追捕。哥哥。


澤田言綱:約人類的10歲,草原兔,因為要保護綱吉所以個性成熟穩重。弟弟。


Giotto:21歲,人類,知名小提琴家,不過最近為了躲避過大的媒體壓力所以跑到日本隱居。
 
 
 
 
-------------
【ペット系】寵物系列
雙胞胎
(Gx綱吉,Gx言綱)
-------------
 
 
 
 
 
        躍動的火炎純淨且美麗,點亮了幽暗狹小的內巷,牆上斑駁的痕跡加深詭譎感,令人感到不寒而慄。呼出的二氧化碳在冷冽嚴冬的侵蝕下成了縷縷白霧,在冬風無情摧殘下,瓦解,碎裂。
        一聲狼狽的嗚咽震盪著凝固了的氛圍,青年低頭恐懼的張望週遭已然失去意識的同夥,抬首,映入眼簾的瑰麗並未帶來焰的溫暖,而是過於刺骨的寒顫。
        聚積在眼眶那畏懼的淚水順著臉廓流淌而下,他開啟顫抖的雙唇,斷斷續續說道:「饒、饒了我……求求你。」
        冷冷凝視著向自己求饒的人類,男孩正要開口出聲時,身上那帶著髒汙的衣擺被輕扯,他轉頭,毫無溫度的眼神變得柔和,「怎麼了?」
        「言,我沒事的。」頂著與男孩一模一樣的面容,嘴角帶著輕淺,「放了他吧。」
        聽聞,雙眉稍稍攏起,男孩眼底流露出些許責備,「綱吉,你忘記剛剛這傢伙還想殺了我們嗎?」
        「我知道,可是……」緊抓著對方的衣服,綱吉續道:「這樣……太可憐了……。」
        靜靜盯著和自己年齡相近的親人,男孩嘆氣,伸手搓揉對方褐棕的髮絲,勾起無奈的角度,「你太溫柔了,綱吉。」
        再度看向眼前的人類,神情變回原來的冷凝,「不想死就快滾,聽到了沒。」
        「我會、我會,」他站起身,不斷的向男孩們道謝,藏在背後的手緩緩移動著,「等我殺了你我就走!」
        從袖口裡滑出小刀,他將刃器射往站在巷內的兩個孩子,轉身拉起倒在地上的同夥,也不管刃器是否有射中目標物,加緊腳步逃離闇夜的小巷。
        似乎是早知曉眼前人類的動作,綱吉早一步將站在前方護著自己的男孩拉往另一處,避掉了呼嘯而來的小刀。
        「言綱!你沒事吧?」雖然避開了小刀,綱吉還是擔憂地檢查對方身體每處,就怕刃器在他身上留下不可抹滅的傷痕。
        「我沒事,綱吉。」
        「那就好。」
        綱吉展露地笑顏讓自己也勾起嘴角,言綱伸手幫綱吉把連身帽重新戴好,自己則是撿起方才因擊退人類而掉至地上的帽子戴上,牽起綱吉的手,離開巷弄。
 
 
        眨眼間下起的傾盆大雨讓他躲避不及,金穗色的髮被雨水浸濕顯得黯淡,他加大步伐,緊抱著手中黝黑地長型皮箱,拐彎,衝進屋簷。
        甩了甩髮絲上多餘的水分,他低頭查看被自己護在懷裡的皮箱,確定沒有染到過多雨水,才安心吁了口氣。
        彷彿要凍僵骨隨的冷風迎面而來,他打顫著,扭頭踏上灰黑的階梯。
        皮鞋撞擊著地面的聲響回蕩在寂靜無人煙的空間,他喘著氣,從口中竄出的熱氣接觸到截然不同的溫度,變成了一團白霧,淡化在空氣中。
        伸手從被雨水打潮而變得緊窒的口袋裡掏出鑰匙,到了自己所住的樓層,他踩在無光亮的廊上,倏地聽見細微聲響,提高緊覺,他放慢速度靠近。
        「……誰?」顯然對方也察覺自己的存在,滿是警戒的語氣讓他稍稍放下心。
        至少不是那些纏人的媒體,他放鬆神經,盡量讓自己不會過於凶惡。
        光線不佳以及視線不清,讓他沒辦法分辨對方到底是動物還是人類,只能隱約見著兩抹影子,他放輕語調,試圖降低對方的緊繃,「請放心,我不會傷害你們。」
        想了想,他又補充道:「我是人類,叫Giotto。」
        「人類?」似乎是觸動到對方的界線,那人的口氣突然轉成凶惡,「滾,不要靠近我們!」
        Giotto有些苦惱的揉了揉太陽穴,他現下站在離自己家沒多遠的地方,從對方傳來的聲音聽起來,他們所處的位子應該就在自己家門前。
        這樣要怎麼進房裡啊?而且在這樣繼續吹冷風的話自己一定會感冒的。
        為了不讓感冒成必然,Giotto繼續嘗試與對方溝通,「可是……你們佔著的位子是我家門前,我沒辦法回去啊。」
        「……。」對方沒回話,似乎在考慮要不要讓Giotto靠近他們。
        「言,」聲音一樣卻又不盡相同的孩童聲發出,與方才截然不同的氣質,「沒關係的。」
        大概是說服成功了,最先開口的那人沒有繼續出聲阻止。
        「人類,不好意思擋到你的去路。」那兩抹人影緩緩離開門前,讓出了道路。
        Giotto打開了大門,點亮了室內的燈,轉頭看望欲離開的兩名男孩。
        躊躇了一秒,Giotto走向前阻斷他們的去路,「要是不介意的話,要不要進來?」
        「咦?」
        「不用你們人類的關心,走開。」
        反觀另一名睜大眼有些呆愣的男孩,站在左側的男孩瞪著Giotto,口氣冷地像是下一秒就會攻擊眼前人似。
        「言、言綱!」右邊的男孩緊張的喊了聲,阻止對方失禮的舉動,「對不起,那個……請原諒言不禮貌的舉止。」
        「不要緊,倒是你們,真的不要進來嗎?」Giotto瞥了眼外頭的大雨,「這場雨大概一時半刻不會停喔。」
        「唔……」低頭,左邊的男孩思考著,爾後抬起頭,「那,就打擾了。」
        「綱吉!」
        「可是,我不想言你生病,這樣也不行嗎?」
        「呃……。」
──最後,兩名男孩妥協借住Giotto家一晚。
       
        進到了明亮的室內,Giotto才真正清楚看到被自己帶回來的兩名男孩。
        一模一樣的臉龐、身高、髮型,再加上在屋外就聽聞過的聲音,如果不是兩人所給人的氛圍不同,不然Giotto根本就分不出誰是誰。
        從衣櫃裡拿了乾淨衣物交給兩人,Giotto帶他們到淋浴間說明要怎麼使用,途中,見到他們毫不掩飾的厭惡。
        以為自己被討厭了,Giotto無奈地笑了笑,沒有深入去思考,直到兩個孩子脫下從一開始就戴著的帽子,Giotto才知道不是自己被討厭,而是他們討厭水。
        而Giotto現在才知道原來這兩個孩子不是人類,而是動物。還是都市裡少見的草原兔。
        「謝、謝謝你。」
        「不客氣,你們慢慢洗沒關係。」
       
        將門輕輕扣上,Giotto抱著枕頭及棉被,走向沙發。
        回頭望向緊閉的門扉,今天遇到了一對雙胞胎的野兔,Giotto莫名的有種預感,以後的生活說不定跟這兩隻兔子有莫大的關係。
        想著Giotto閉上眼睡去。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