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155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ペット系】風箏(G2727)

澤田綱吉:約人類的11歲,草原兔,現下和言綱一起住在Giotto家。哥哥。
澤田言綱:約人類的10歲,草原兔,與綱吉住在Giotto家,聽說本人不是很願意。弟弟。
Giotto:21歲,人類,知名小提琴家,最近家中多了兩隻兔子,正在煩惱吃飯錢。
 
 

 
 -------------------------------
【ペット系】
風箏
(Gx言綱、Gx綱吉)
 -------------------------------
 


 
        渲染上鮮豔的顏色,公園裡的氛圍傳遞著孩童笑鬧的聲響,每個孩子手中僅握著尼龍繩,渾圓眼眸盡其所能看向刺眼的天空,為的就是瞧一眼在高空中隨風飛舞的風箏。
        男孩興奮的叫著,杵立在一旁的父親伸手輕撫男孩柔順的髮,讚賞似彎起嘴角,出聲褒獎男孩。
        清爽的微風緩緩加大,男孩加重手中的力道,颜上的喜悅讓焦急替代住,他回頭向父親求助,男人也如期所願靠近幫忙。
        「繩子會不會斷掉?」
        「不會的,放心好了。」
        男孩皺著眉,擔憂的抬頭探尋被風吹到更接近天空的風箏,在心中祈願著風箏線如父親所說的堅固。
        最後,風箏還是如脫離樹枝的葉子般,遠離了男孩身邊。
        孩童沮喪的哭聲漸漸遙遠,直至消失。
 
        窗簾如輕紗般飄逸著,夾雜著些許涼意的風竄進了室內,略為掃過在沙發上小憩的綱吉,蜜棕色髮絲折射著陽光,透出更加膩人的顏色。
        翻動書頁至下一面,言綱神情專注閱讀手上的書籍,目光穿梭在密密麻麻的英文排版裡,一點也不顯得吃力。
        鮮豔的色彩從窗外飄至屋內,突如其來的輕微聲響使言綱警戒地抬頭看去,從未看過的菱形物體挑起男孩少見的好奇心。
        放下書本,言綱繞著那東西走,目光緊緊鎖住平躺在地的東西,想看出什麼端倪。
        除了徐風吹進時,那東西才會貼著地緩緩前進,怎麼看都不像是什麼生物,言綱才放下戒心,彎腰拾起那染著五彩繽紛的東西。
        原本綁定這東西的線似乎斷了,只留下少許的垂掛在半空,隨著空氣的流動輕晃著。
        言綱將撿起的東西左翻右轉的檢查著,失望的發現這東西只是用幾塊布及木條組成,最後用繩子固定的東西,而且似乎壞掉了。
        既然壞掉了那麼再多觀察也沒用,言綱隨手一扔,那東西便在半空劃出了圓滑的弧,然後落至地面。
        走回沙發,言綱拿起方才讀到一半的書,坐下來,埋首於裡面的內容。
 
        有著復古風味的立鐘敲響出低沉悅耳的鐘聲,微微垂下的兔耳顫抖一會兒,迷濛的眼毫無焦距望著前方,半晌,綱吉才慵懶的起身,揉了些許沉重的眼皮。
        鑰匙相互碰撞著,清脆的聲音觸動了兩隻窩在沙發中兔子的聽覺,綱吉率先跳下來,眼眸睜的圓渾,直直衝向大門口。
        言綱看了一眼大門的方向,拾起置於身旁的書籤放進書頁中,將書本收好,舉步走往大門。
        「Giotto,歡迎回來。」
        拉著Giotto的手綱吉笑的溫和,自動接過對方手上拿的長型木箱,綱吉幫著Giotto取出室內鞋。
        言綱倚靠著樑柱,沒有前去歡迎的意思。
        「謝謝。綱吉,你可以不用這麼辛苦的。」
        寵溺地梳著綱吉鬆軟的毛髮,Giotto漾著笑容重複一再重複的話語。
        「沒的事,做這些一點都不辛苦。」
        像是帶路一般走在Giotto前方,綱吉拚命揮動雙手,極力想表示自己一點都不會感到疲倦。
        出聲安撫綱吉激動的情緒,Giotto走到言綱面前彎下身,親吻對方的額,伴隨著一句「我回來了」。
        言綱瞪大眼,快速低下頭,毫無預兆出拳就往男人的腹部打去。
        長年累積下來的經驗讓他得以預料到對方的動作,Giotto輕鬆接住言綱用全力打來的一擊,順勢將他拉往自己懷裡。
        「我買了紅蘿蔔口味的蛋糕,你們要不要吃?」
        扣住正掙扎著要脫離自己身邊的言綱,Giotto遊刃有餘空出一隻手提高提在手上的蛋糕盒。
        站在旁邊佩服除了第一次以外每次都順利接下言綱攻擊的Giotto,一聽到有點心,綱吉瞬間就把方才每天都會上演的那幕拋在腦後,高興的跟著Giotto到客廳享用。
        完美的將蛋糕分成同樣等分的兩半,遞給坐在沙發上等待的兩隻兔子,Giotto動手收拾剩下來的蛋糕盒及塑膠袋。
        欲走至廚房為自己泡杯義大利式的咖啡的Giotto,看見了走進來時因為角度的關係而未發現的東西,橫躺在地板上的。
        「綱吉、言綱,我們家怎麼會有這種東西?」撿起被隨意放在地板上看起來還有些新的風箏,Giotto轉頭問一整天都待在家裡的兩位。
        Giotto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有買過這種東西,如果不是自己記憶力衰退,不然就是這兩個小傢伙亂撿回來的。雖然這兩樣都不可能發生。
        「那是什麼?可以吃的?」
        「……那個是從窗戶那飄進來的。」
        之後Giotto又跟綱吉解釋了好一番時間,才讓對方知道這不是食物。
 
        「所以,這東西叫風箏,是可以在天空飛的一種玩具。」憑著自己模糊的印象,Giotto把解釋盡量以最為簡單的詞彙說出。
        「好玩嗎?Giotto?」綱吉抓著被叫做風箏的菱形物體,口中帶著期待與興奮。
        「這個嘛……我不知道。」
        想到小時後的自己所處的環境,Giotto苦笑著搖頭。
        「不是說人類小孩都很喜歡玩嗎?Giotto怎麼不知道?」
        「我小時後不是在練琴就是上家教,風箏這種東西我也只在廣場上看過別人玩而已。」不過那時候他似乎是剛好看到風箏從天空掉下來,所以Giotto根本沒把握剛剛說的那番解釋到底正不正確。
        真的會飛嗎?Giotto望著綱吉手上的風箏,皺起眉想著。
        「會不會飛出去試一次不就知道了。」言綱站起身,拿過綱吉手上的風箏端詳,「照你這麼說,這東西應該已經壞了吧?它的線斷了。」
        指了指垂下的線,線的長度根本就到不了Giotto方才在解說裡的那種高度。
        綱吉望著線,原本興奮的臉龐頓時垮下,連髮中的兔耳也失望的垂了下來,「那,就不能玩了喔?」
        接過言綱遞來的風箏,Giotto看著畫了許多圖樣的那面,又突然轉望在不遠處的立鐘。
        時針與分針所顯示的時間離晚膳的距離還很遠,Giotto微笑著把風箏放在桌上,起身拿起鑰匙。
        「反正離吃晚飯的時間還很久,我們出去放風箏好了。」
        「真的嗎?!」
        「嗯。」
 
        之後,Giotto家裡的某一小角落,增添了三只嶄新的風箏,被靜靜放置在哪裡。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