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155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ペット系】雨(G2727)



澤田綱吉:約人類的11歲,草原兔,現下和言綱一起住在Giotto家。哥哥。
澤田言綱:約人類的10歲,草原兔,與綱吉住在Giotto家,聽說本人稍微有對屋主改觀。弟弟。
Giotto:21歲,人類,知名小提琴家,最近家中多了兩隻兔子,努力化開與兔子弟弟的界線中。
 
 
 
------------------------------------
【ペット系】寵物系列
(Gx言綱)
------------------------------------
 
 
槍聲、皮肉撕裂聲、血流聲、雨落聲;
彷彿交織成了死亡交響樂般,融合在一起,譜出死神的歌曲。
望著雙手,純粹的火焰包覆著自己的掌,沒有印象中的暖,卻是凍傷般的冰冷。
原本該殘留在手上的鮮血不見了、消失了、蒸發了,像是一切都沒有似,但自己卻深刻記得鮮紅的液體在手上流動的感覺,無止盡地將自己拉入深淵。
        與髮色一樣的兔耳垂在耳際,因為吸收雨水而變得沉重;明明是如此細小無傷大雅的雨絲,卻如同銀色的利器,毫不留情落在他身上,像是刺穿自己般的疼痛。
        他仰天,無聲地哭泣著。


 

        醒來,言綱掀開窗簾的一小角,滂沱的大雨流進心崁,他垂下眼望了望身旁熟睡的兩人,以不驚動他人的力道下了床,離開暗色的房。
        他將客廳的檯燈點開,靠著柔和的光暈,翻開還未看完的原文書籍,靜靜閱讀。
        卻什麼也沒讀進去,外面如雷聲的雨滴擾了他的思緒,就好像一顆小石子丟進湖水般,激起了一波波漣漪。
        皺眉,因空氣中的潮濕言綱不甚舒服的抖了抖耳朵,這樣的日子總讓他想起還未碰到Giotto時,與綱吉一起遭遇的事情。
        那是他第一次為了保護哥哥殺了人,綱吉雖然有不同於常人般的超直覺,但卻沒有像他一樣的力量;每次,都是先綱吉察覺敵人的氣息,在由自己擊退對方。
        但那次不一樣,敵方抓住了自己唯一的親人,朝綱吉臉上劃出了細小的血痕,皮肉迸裂的聲響及鮮血滴落地面的聲音彷彿在他耳邊回蕩著,那次,是他第一次失去理智殺了人。
        也從此,每當下雨的天氣就會令他煩躁並不得入眠。
 
        門閂被轉開的聲音輕響,言綱下意識繃起神經,望向聲音的來源,看見理應沉入夢鄉的Giotto,他稍稍吃驚一會兒,情緒歸為平靜。
        畢竟對方讓自己驚訝的事情不止這次。說不定以後還會有。
        看著Giotto將門帶上,對自己比了個噤聲的動作,轉身走進無光亮的廚房,陶瓷碰撞的清脆隱約傳進自己耳裡,可見對方動作輕到連身為耳力靈敏的兔子都快察覺不出。
        再度出來,Giotto手上拿了兩杯冒著蒸氣的熱飲,其中一杯遞給了自己,另一杯則是湊到嘴前,閉眼嗅聞著。
        鵝黃色的光肆無忌憚撒至杯中,乳白色的液體被染了色,言綱抬高馬克杯輕啜了口。
        濃濃奶香滿溢嘴內,略為甜的牛奶稍稍舒緩言綱緊皺的雙眉,他抱著疑惑看向Giotto,這杯牛奶似乎與早晨的溫牛奶不同,多了點什麼。
        「嗯?」Giotto注意到身旁人的目光,這才想起自己忘記解釋,「這杯我滲了蜂蜜,不喜歡?」
        言綱搖搖頭,低首繼續啜飲熱飲。
        「以前我母親還在的時候,每當我睡不著她都會泡一杯熱的蜂蜜牛奶給我,」Giotto望著自己那杯的牛奶,掩不住的懷念,「『熱飲有助安眠,甜品有助安定情緒,兩者放在一起,可以令人睡場好覺。』,她是這麼笑著跟我說的。」
        言綱喝著牛奶,不發一語的聽著。
        「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喝到母親泡的蜂蜜牛奶,隔天,她就車禍身亡了。」Giotto笑著說,彷彿這件事與他無關。
        「醫生對我說死因是車禍,其實我很清楚,」那其實是一場精心設計好的意外。Giotto頓了頓,繼續說道,「我母親,是死於他殺。」
        一飲而盡,Giotto收回言綱手上早已冷卻的馬克杯,起身,背對著言綱,「那天,天氣很好,陽光很大,就像夏天一樣的秋季。我的手染了別人從心臟流出的血。」
       
        在進房之前,言綱問了Giotto這句話。
        「你不曾感到後悔嗎?」
        Giotto愣了愣,隨後揚起溫柔的笑。
        「不會唷。」
        矮下身,給了言綱一個晚安吻,Giotto將房門輕輕關起。
 
──不這樣的話,我就見不到你們了。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