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155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單字系列】Care (R27)



        月光撒落,雖然幽靜卻又冰冷。
        指尖碰觸到了,卻無力抽回,綱吉蜷曲著身子,痛苦喘息。
        緊抓著床單冒著絲絲冷汗,生病的痛苦使他只能躺在柔軟的床上。
        ──偏偏在這種時候染病,Reborn不殺了他才怪……。
        思及此,他硬是撐起身子,岀力的雙手顫抖不住,綱吉深知病魔把自己的體力降到最底限,卻又還是下了床,扶著身旁的傢俱,緩慢離開了房間。
 
        因為有了關心,而發現了愛的存在,
 
        綱吉讓自己陷入辦公椅裡,像是要把體內的空氣都呼出來般,仰天吐息,抬起手,執起價值不斐的鋼筆,輕搖頭使沉重的頭清醒點,而後專注投入工作。
        隱約聽見從大廳傳來十二個古老聲響,他瞥了眼桌角的鐘,才知曉已過了十二點。
        剛移回視線,莊雅的大門分毫不差被外力打開,幾乎與黑夜融合的闇就這麼走了進來。
         極力想維持笑容迎向對方,綱吉卻可悲的發現自己連一絲力氣都用盡,欲起身也力不從心。
        「你就這麼想死?」
        朦朧的光暈沒有帶來照亮的效果,可他清楚聽見這句話伴隨而來的上膛聲。
        想說點什麼,自己已經早一步用混濁的喘氣聲回答了對方。
        懊惱的低聲叫罵傳進綱吉耳裡,在他還未清楚對方到底是因為勉強自己工作而生氣,還是因為未能及時趕到自己身邊照料而懊惱時,綱吉察覺不知何時他早已離開了那疊文件。
        抬首,綱吉這才看清楚Reborn的顏面。
        ──啊啊……似乎帶著焦急呢。
        綱吉悄悄動了下手指,輕拉扯對方的西裝,成功使Reborn低下了頭。
        『讓你擔心了……,還有,歡迎回來。』他無聲的聲音映入了Reborn的眼底。
        見到Reborn睜大眼,爾後變得柔和的眼神,綱吉終於支撐不住,墜入黑暗。
 
        適時的噓寒問暖,
 
        刺眼的陽光毫無阻礙穿透眼簾,綱吉舉起手試圖阻擋,卻被別人搶先一步抓住手腕。
        綱吉張開惺忪的眼,看向被握住的手。
        「終於醒了,蠢綱。」
        好似被電擊般彈起,原本駐足再腦海中的睡意頓時全消,他驚恐看向坐在床沿的Reborn。
        「Re、Reborn,呃、我不是故意要……。」
        還未說完,後續的句子就被附上額頭的手打斷,綱吉睜大眼,不可置信瞪著眼前的人。
        ──這該不會是骸的惡作劇幻覺吧?
        「這是現實,蠢綱。最好馬上把那愚蠢的想法消掉,否則讓你裸奔彭哥列。」
        「對不起我錯了請不要讓我裸奔。」開玩笑這樣一跑隔天說不定就上報了。他死也不要。
        滿意的點點頭,Reborn放下手,順便鬆開箝制,喃喃著「燒似乎退了,不過還是得吃藥…。」,他轉身取走桌上的藥與杯子。
        ──敢情門外顧問大人是壞了腦子?怎麼突然變這麼溫柔?
        「藥和水,」Reborn將兩樣東西遞給綱吉,然後從西裝內抽出手槍,「限你三秒鐘吃完。」上膛。
        ──他錯了,根本還是個鬼畜大魔王嘛。
        勾起唇角,Reborn冷笑,「三。」
        「咦咦咦咦──?!」真的倒數!?
        「二。」
        「等、等等!!」
       
        美好的早晨,彭哥列首領的房間發出了響亮的槍聲。
 
        能使幸福的滋味一瞬間湧上心頭
 
           門被扣上。
        綱吉躺在床上鬆了口氣,沒想到Reborn真的依言開槍了。
        「不過……」真的很難得見到對方的溫柔呢。
        將被單蓋住嘴鼻,抿起唇,
        幸福的笑了。
 
        但,過分的關心而不合情理,
 
        綱吉嘆氣。
        從自己病好後已經過了數天之久,緊哨盯人的視線卻一直不離身。
        而且還很明目張膽。
        「我說Reborn,」望向坐在沙發上悠閒喝著咖啡的對方,綱吉又再次嘆氣。
        「別想太多,」啜了口最愛的Espresso,他搶在對方面前開口,「我不過是正好有假期罷了。」一臉“成天盯著你不是我願意的”無辜的模樣。
 
           帶來的就只是反效果。
 
        「夠了!給我滾去南極做任務吧你!」
        歇斯底里的大吼,嚇壞了窗外經過的下屬。
       
        聽說某下屬之後瞥見彭哥列首領扶著腰跟準備報告任務的嵐守哭訴,似乎說什麼他再也不敢對大魔王發脾氣了?
        “是說大魔王到底是誰?”疑問。
        “你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拍肩。
Fin.

狐曰:
阿哈哈哈哈──。(撓頭
相信我我原本真的想把這篇寫成正經文。(正色
哪知道那時候打著打著腦筋不知道哪裡出問題就變成這樣了......(暴汗
到最後就連路人甲乙都出現了我到底在搞什麼啊....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