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155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ペット系】遊戲(G2727)

澤田綱吉:約人類的11歲,草原兔,最近迷上了人類的電視遊戲。哥哥。
澤田言綱:約人類的10歲,草原兔,與綱吉住在Giotto家,聽說發生某件事後,又多了一項痛恨的東西。弟弟。
Giotto:21歲,人類,知名小提琴家,感嘆自己與兔子弟弟的距離又拉開了。

 




 
-------------
【ペット系】寵物系列
雙胞胎
(Gx綱吉,Gx言綱)
-------------



 
 
 
啪拉啪拉的翻頁聲充斥在寧靜的屋內,兩隻熟睡的兔子輕輕搖了搖耳朵,並沒有甦醒的跡象。
        Giotto隻手撐著頭,無趣的望著前些日子送達家裡的廣告傳單。
        基本上自己家裡根本就沒有缺任何的家電用品,送來這種傳單也只是增加垃圾量而已,對他並沒有什麼好處。
        小小哆嗦了一下,似乎是因為被風吹涼了,綱吉揉了揉惺忪的眼,爬起身,讓自己倒在Giotto的懷裡,抓著對方的衣擺蹭著。
        Giotto勾起嘴角,順著綱吉的髮絲撫摸,稍稍把傳單移開。
        綱吉瞇起眼享受,眼皮悄悄睜開了零點一公分,望向對方手中的紙張。
        「Giotto,那是什麼?」指著傳單上被刻意放大的圖片,綱吉睜著大眼直直盯著那黑色的正方體。
        「嗯?」順著對方的視線往旁望去,Giotto才知道綱吉所問的東西是什麼。
       
        那是一個電視遊戲機。
似乎正在打折特價,為了吸引更多人注意才會放在那頁最醒目的地方。
Giotto皺起眉,他根本不知道還有這種東西,更枉論要解釋給對方聽了。
當下,他只好照著商品的名稱唸給對方聽,試圖稍稍解決綱吉旺盛的好奇心:「這是X BOX 360,是……遊戲機……吧。」
「那這個X……什麼的遊戲機,可以吃嗎?」
「我想那不能吃,也不行吃。」就算能吃也一定不好吃……,「這是人類裡遊戲的一種。」
「遊戲?」瞬地睜大眼,髮間原本微微垂下的長耳一下子豎起,似乎對Giotto口中的遊戲很感興趣。
Giotto看了看異常興奮的綱吉,又瞄了眼傳單上的電視遊戲機,開口:「你想玩?」
「嗯!我想玩、我想玩!」
Giotto低下頭,像是在思考什麼,最後還是帶著無奈的笑容摸著綱吉的頭,「乖,去把言綱叫醒,我們出去大賣場一趟。」
 
 
「那是什麼?」望了眼Giotto提著進家門的紙箱,言綱終於問岀憋在心裡的疑問。
「這是綱吉要的,是人類小孩玩的一種遊戲。」Giotto溫和的說著。
走向電視機前面,Giotto拆開箱子,照著說明書動手將遊戲機的電線一條一條接上電視。
「玩這個黑色的箱子?怎麼玩?」用拋的?用來砸人?有這麼好玩嗎?
「它不是箱子啦……」勉強勾起嘴角,Giotto無奈的解釋:「這是一種遊戲機,放上遊戲光碟就可以玩了。」
「遊戲光碟?」言綱蹲下身,撿起放置在腳邊的圓盤,晃了晃「是指這個飛盤嗎?」
「對……還有那不是飛盤。」接完最後一條線,Giotto看了看說明書,確定自己沒有接錯線後,便試著打開電源,確認有無損壞。
綠光乍現,Giotto望著說明書的解釋,明白現下所有的程序一切正常,滿意的放下書,轉頭欲跟言綱要他手上的光碟片時,就見到言綱直豎著雙耳,一臉警戒望著遊戲機。
「言綱,」搶先一步拿走對方手上的遊戲光碟,Giotto輕聲跟言綱解釋:「它沒有害,只不過是遊戲機器罷了,沒必要這麼警戒的。」
有些汗顏言綱的雙手就要點燃死氣之火,Giotto盡量以最為簡潔易懂的話語消除對方的警戒心。
言綱對上Giotto的眼,眸裡帶著滿溢的不信任,似乎是想要對方證明給他看,這新駐進的東西是無害的。
嘆氣,深知只有解釋沒有用,Giotto將光碟片放進遊戲機裡,電視螢幕隨即跳出了一段動畫。
瞬間點燃死氣之火,言綱帶著殺氣一拳就往電視機揮去,卻被眼明手快的Giotto給擋住,被固定在懷裡。
唉呀唉呀,果然還是被嚇到了……,「言綱,放心,這個真的沒有害,你看,它有跳出來要打你嗎?」
掙扎著要脫離Giotto的束縛,言綱瞪了眼滿臉笑容的對方,接著目光轉向電視螢幕,直直望著在電視螢幕裡跳來跳去的人物許久。
等到螢幕上的動畫結束,轉換成選單模式後,Giotto才察覺對方稍稍放下了戒心,輕輕鬆開手,見到言綱安安分分的離開自己懷裡,坐在旁邊。
 
「怎麼樣?可以玩了嗎?怎麼玩、怎麼玩?」
心急的小跑步到客廳,綱吉將濡濕的雙手在衣服上隨意擦了擦,湊進坐在電視機前的兩人。
「綱吉,我不是說過上完廁所要把手擦乾淨的嗎?」稍稍攏起眉,Giotto拿起掛在牆上的擦手巾,握住綱吉的手,仔細擦拭。
「好啦……,」敷衍的回答,綱吉現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電視螢幕上。
擦乾了雙手,Giotto將方才自己在用的遊戲搖桿交給綱吉,並粗略跟對方說明玩法;其實這是他所知道的所有遊戲玩法了,以前自己沒玩過這種東西,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電視遊戲機。
顯示在電視螢幕上的遊戲是綱吉在大賣場所選的勇者闖關遊戲,Giotto本身對這種東西沒有興趣,被一同拉去大賣的言綱更是不知道他們要買什麼,最後選遊戲光牒的任務就落在綱吉身上。
 
遊戲的音效透過音響傳了出來,綱吉奮力的操作搖桿讓自己控制的人物殺死眼前冒出的怪物,雖然偶爾會大意而失了血,但都十分順利。
很快的,音響就傳出了「YOU WIN」的聲音,綱吉高興的歡呼著,在一旁觀看的Giotto也揚起讚賞的笑容,拍了拍對方的頭。
「我也要玩。」言綱倏然開口,緊盯著綱吉手上遊戲搖桿不放,在方才見到綱吉玩得這麼高興,他才知道原來這東西操作這麼簡單,不管是誰都可以輕鬆上手。
「咦──?可是我還沒玩完耶……。」綱吉失落的垂下雙耳,不捨地看了眼握在手中的搖桿,並不想換對方玩。
Giotto眼見兩隻兔子似乎就快要吵起來,連忙從紙箱內拿出另一隻搖桿交給言綱,並幫他插上遊戲機,「這樣好了,你們玩雙人模式的,就不用輪流玩了,好嗎?」
「好!」綱吉笑著,乖乖的把搖桿交給Giotto,讓他來調整遊戲模式。
 
 
一個漂亮的空轉,言綱順利的躲過來自前方敵人的襲擊,卻因為腳步還未站穩的狀況下,被後方突襲的敵人奪走最後一滴生命值。
而言綱被砍殺的同時,綱吉也一刀刺進攻擊言綱的敵人,為他報仇雪恨。
不過人死不能復生,雙人模式因為言綱的死亡很快的又轉成了單人模式,活著的只剩下繼續往前進的綱吉。
「啊!言綱你好遜喔!怎麼每次玩不到幾分鐘就掛掉了?」盯著電視螢幕,綱吉一邊消遣言綱所控制的角色從方才就頻頻死去的這點,一邊專注的控制自己的人物。
沉默了一會,言綱丟下遊戲搖桿站起身,在綱吉看不到的角度瞪了對方一眼,很不高興的坐上沙發,隨手從Giotto在看的書籍堆中抽出一本書來閱讀。
Giotto瞄了眼生悶氣的言綱,嘆了口氣,放下書本走到綱吉旁邊,坐了下來拿起被言綱丟棄的遊戲搖桿:「綱吉,言綱不陪你玩的話,我陪你玩好了?」
「咦?Giotto你會玩啊?你不是說你沒有碰過這種東西嗎?」驚訝的望向Giotto,綱吉從沒想過對方也會對遊戲感興趣的一天。
Giotto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沒碰過不代表不會玩啊,我真的不會玩的話綱吉你也可以教我喔。」
「好啊、好啊!那我教你!」快樂的將玩到一半的遊戲關掉,重新返回選單畫面,綱吉開始興致勃勃的教導對方這款遊戲的玩法。
 
好不容易從基本移動到使出決招的方法都說了一遍,綱吉按下雙人模式,與Giotto一同選角色與場景。
兩人的人物都順利出現在遊戲中,綱吉率先移動,像是領隊般走在前方帶著Giotto進入了森林。
一路上非常順利,Giotto從後方幫忙綱吉解決掉想暗中突襲的敵人,而綱吉則是消滅突如其來的敵人,在雙方一搭一唱的合作下,沒有失掉多少血就抵達了遊戲劇情的重點──古墓迷宮。
一踏進去,原本昏暗走道馬上被點亮,像是迎接外來人似,牆上的火把逐一燃起,通向沒有盡頭的另一邊去。
綱吉和Giotto謹慎的走了進去,但事情出乎他們意料,原以為踏進去時會有眾多的怪物衝向他們,卻沒想到一路上連個影子都沒有。
兩人就這樣異常簡單的打開了各個房間進去拿物品,開寶箱,安安靜靜的,只有火焰燃燒的聲音從音響中傳出。
只要在轉三個彎就可以找到迷宮的出口了,在他們正覺得這座迷宮竟是如此無趣時,不知道是哪一人所控制的人物踩到了迷宮裡的機關,頓時,像是氣球洩氣的絲絲響聲傳入了兩人耳裡。
「糟糕!我的血一直在減少耶!!」綱吉大叫,對於莫名其妙突然減血的狀況讓他大吃一驚。
「我也是呢。」
相較於綱吉的慌張,Giotto倒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繼續跟著綱吉所控制的人物後面走,明明自己的血也就快要見底了,他卻一點也不覺得緊張。
剛剛踩到的機關大概是散岀毒氣之類的機關吧,這不能怪他,誰叫剛剛在走的時候就那塊石板最為突出,讓他想都沒想就踩了下去。所以都是那個石板的錯。
對於自己把所有的錯通通歸到無生命的東西上的念頭,Giotto完全沒有任何的罪惡感,只是加快腳步跟上加速前進的綱吉。
好不容易終於出了古墓迷宮,綱吉和Giotto兩人的生命值已剩下三分之一,方才在森林裡早已用完身上所有的補血品,在迷宮裡也只是拿到一些裝備,根本就不能補血。
「怎麼辦?等等就要去打BOSS了耶,剩下這麼一點血根本就是去送死……。」處在原地,綱吉著急的喃喃自語。
「反正在多想也沒有用,我們就直接走過去吧,說不定能在半路上遇到什麼商人之類的。」踏岀步伐,Giotto走在前方,丟下留在原地苦惱的綱吉。
見狀,綱吉快步跟上,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慢慢靠近了魔王的所在處。
 
 
放下遊戲搖桿,綱吉伸懶腰活動了下僵硬的筋骨,陪著Giotto將遊戲機收拾好。
「好好玩喔!沒想到人類的遊戲也有這麼好玩的東西。」綱吉把兩個搖桿交給了Giotto,「Giotto你好厲害,不是說才第一次玩這東西嗎?」
放好所有的電線及物品,他將紙箱扣好,收進了電視機櫃裡,「嗯?這東西比我想像中的要簡單易懂,不過我也只是隨便亂按而已。沒什麼。」
「那Giotto以後還要陪我玩喔!」拉著對方的衣服,綱吉繼續說服Giotto,「言綱都不會玩,自己一個人玩又好無聊,所以要陪我玩喔!」
「呃……」瞥了眼坐在沙發上的言綱,發現對方不知道什麼時候豎起雙耳在偷聽,方才綱吉在說話時,那雙耳朵好像有抖了一下……,「在說吧。」
「好啦,以後陪我玩嘛!」
鬥不過兔子的糾纏,Giotto勉為其難的答應下來,在對方高興的手足舞蹈時,他緩緩湊近完全悶不坑聲的言綱身旁,坐了下來。
「言綱……「對。我就是笨,以後你們修想在找我去玩。」毫不禮貌的打斷了Giotto的話,言綱怒氣沖沖將書本砸回書堆中,用力踏著步伐跑進房間,反鎖房門。
……果然生氣了……。
嘆氣,Giotto回頭勸呆愣住的綱吉先去洗澡,待綱吉找好衣服進去浴室後,他才走到言綱的房間門口。
「言綱,剛剛綱吉說的你別在意,我們也沒有說你笨啊。」
「……。」
「言綱,乖,出來房間我做紅蘿蔔炒飯給你吃好不好?」
「……。」
「不然等等我們出去買你們喜歡吃的蛋糕?」
「……。」
        「再不然我們去書店買你一直想要看的原文小說?」
        「……。」
        「唉……,你也出個聲啊,你不講話我怎麼知道你要什麼呢?」
        「……把……。」
        房裡傳來微弱的聲音,Giotto將耳朵貼近房門企圖聽得清楚些,「言綱你說什麼?」
        「……把那台該死的遊戲機退回去。」
        「呃?!」那台很多錢耶,退回去還不知道要不要得到錢說……,雖然是沒差啦,「你不喜歡?」
        「……。」
        「……這樣好了,改天我們去買一些有關推理的遊戲,讓你玩,要不?」
        「……不了,我不玩。」
        無奈地撓撓頭,Giotto輕輕敲了敲房門,「那,我先去做飯,等等綱吉洗完澡後你要去洗喔。」
        沒等對方出聲,Giotto就走往廚房準備晚餐。
       
        喀噠一聲,被鎖死的房門悄悄打了開來,言綱小心翼翼探出頭,確定沒有人經過,便打開房門,離開房間走向廚房。
        「飯後點心,我要紅蘿蔔蛋糕。」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