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399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單字系列】Enjoy (R27)



        他們來到了日本。
        由於總部與分部有些重大的事項必須親自到場解決,所以綱吉便與Reborn來到日本的分部。
        分部的裝潢並不會比總部要來得差,綱吉甚至覺得帳上那些赤字根本就是幻覺,……要是真的是幻覺就好了。
        坐在長型會議桌前,綱吉拿著些機密的資料逐一審查,聽著幾位高層幹部所報告的重大事項,適時給予建議及改正方案。
       
        「……這次的會議就告一段落。」站起身,綱吉勾起完美的商業笑容,將手中的資料遞給一旁的巴吉爾。
        「不好意思,首領。」坐在斜對角的幹部對綱吉輕點頭,開口:「這場會議的目的是要讓總部與分部共同排解困難,」
        綱吉對上那人的眼眸,示意他繼續說下去,「難道總部那邊都沒有什麼重大的事情,還是說我們分部並不需要知道呢。」
        那人頻頻看往坐在綱吉右手邊的Reborn,這場會議裡,也就只有綱吉和Reborn是從本部過來的,其他的下屬都沒有資格在這場會議中提出意見。
        從這場會議開始到結束,Reborn是眾人裡唯一從未開口說一句話的人。
        「……好吧,Reborn,麻煩你了。」在心底嘆口氣,跟這些城府深心機又重的幹部講話就是這點累,什麼微不足道的事情都要提出來。
        Reborn提起杯耳押了口咖啡進唇內,這才悠悠站起身,「也沒什麼,只是總部那邊決定要把彭哥列戒指,連同大空的都銷毀而已。」
        ……哪壺不提開哪壺……,這場會議又要延長了,綱吉無奈,「是的,雖然這個決定很倉卒,也沒有向各位報告就已定奪,但我覺得,這是最能保障彭哥列全體人員安全的最好辦法。」
        「我反對。」有人舉起手,毫不畏懼的正視綱吉,「哈芙彭哥列戒指就代表著權力的象徵,如果把這些戒指銷毀的話,外界一定會趁機攻過來的。」
        綱吉睨了眼反對的幹部,隨後瞇起眼,唇角又上升了幾分,「這麼說,你是不相信我們彭哥列的戰鬥力了?」
        「不是的,這並不是相不相信的問題,在這個時代,任何作戰都需要用到戒指,彭哥列戒指是屬所有戒指最為高級的其中之一,我認為就這樣摧毀掉對彭哥列來說是十分不利的事情。」
        「關於這點沒問題,我們可以去收集更多的戒指來使用,就算品質不是最好,但依然能發揮實力不是嗎?」
        「已多取勝嗎?但我還是覺得……」還未說完,室內就響起如同雷聲般的槍響,一顆子彈就這麼劃過了他的臉頰,帶出一絲鮮紅。
       
        壓低帽沿,Reborn將冒著煙的手槍放置桌上,伸手取走屬於自己的咖啡,「這麼多廢話做什麼?沒有戒指,那就將想反抗的家族毀滅並且吞噬就好了。」
        喝了口咖啡,他續道:「有閒能想這麼多,不如好好想想要怎麼收集到更多戒指。」
        冷凝的黑眸由左而右將在場的人全掃了一遍,「還有什麼疑問嗎?」
        鴉雀無聲,沉重的氛圍因方才的子彈快速飄散在四周,綱吉稍稍皺起眉,他知道Reborn最討厭就是有人想反抗,但這種做法他實在不喜歡。
        綱吉在腦海裡快速的把句子統籌好,欲要開口時,會議廳的大門被毫不禮貌的打開。
率先進入大家眼裡的是一隻黃色的小鳥,唱著有些走音的歌謠飛向綱吉,最後停在他肩膀上。
        「雲雀學長。」綱吉揚起笑容,對進來的雲守表示歡迎。
        「哇喔,你們,」帶著嗜血的笑,雲雀亮出拐子,剛結束單方面的屠殺使他沸騰的血液還未冷卻,「聚在一起,是想讓我咬殺?」
        綱吉離開了座位,走向雲雀,停在他眼前,「我們正在開會,雲雀學長這時候來是有什麼事嗎?」
        輕瞥綱吉,眸裡的殺意滿溢而出,「是小嬰兒要我來的,怎麼,不行?」
        「你!居然用這種口氣對首領講話,成何體統?!」無法忍住氣的人,終於大拍桌子,出聲插嘴。
        一瞬間,艷麗的紫色就這麼從旁飛過,殺氣與寒氣另那人顫抖著,跌坐回椅子上,雲雀收起不知何時打開的匣子,連看都不看一眼,「礙眼的傢伙。」
        從門外又走進來一人,恭敬的將手中的牛皮紙袋交給了綱吉,「首領,這是這次任務的報告。」
        「辛苦了,雲雀學長、草璧學長。」接過草璧所給的報告,停駐在肩膀上的鳥兒振翅飛起,再度唱起那有些走音的歌謠。
        「哼,草食動物,記得履行那件事。」說罷,便頭也不回的離開會議廳。
        「我會的,放心。」笑容有些勉強,想到等等回總部後又要跟雲雀打一場,綱吉真的有點笑不出來。
        每次要拜託雲雀學長事情,代價都一定是要跟他打一場……,至少比拜託某鳳梨好多了……。
        轉頭環視四周,方才還持反對的人都安分了下來,綱吉在心裡打上滿意的分數,果然,請最強的守護者過來,這帖藥真是下對了。
        「如果沒有其他事情要報告,那麼這場會議就告一段落了。」
 
你必須享受另一半所帶給你的美好,
 
        坐在車上,綱吉隻手撐著頭往外看去。
        「Reborn,剛才真是謝謝你。」說實在剛剛雲雀出現在會議室時他還真的有被驚嚇到……,十之八九是Reborn叫來的。
        輕搖酒杯,湊近鼻下略略淺聞,而後輕啜一口,Reborn露出讚賞的淺弧,「我不記得我有做過什麼事可以讓你道謝的,蠢綱。」
        回頭,綱吉瞇起眼,「那麼,就當做我在自言自語吧。」
        抬眼,Reborn斜睨了眼綱吉,眼中透露岀不悅,「難道我沒教你,身為首領可不能隨便向人道謝的?」
        「是的,當然有。」綱吉輕笑出聲,心情愉悅的說:「但因為對象是你。」
        ──就因為對象是你,所以在你面前我不是首領,而是普通的澤田綱吉。
        「最近變大膽了嘛,連我都敢反嘴。」
        「我可是你教出來的學生,說話技巧不好一點的話那我怎麼混下去?」
        「喔?真敢說呢。」
 
        無論是哭、是笑,只要享受過,
 
        「Reborn,」抬起頭,綱吉像是想起什麼從公文堆裡喚住正要離開辦公室的男孩,「有份任務想請你幫忙。」
        他從右手邊的抽屜裡拿出一張薄薄的紙,遞給走到辦公桌前的Reborn。
「是關於最近與我們切斷同盟關係的密魯菲奧雷的事,」看著對方的黑眸,綱吉企圖找出一絲隱藏的情緒。
「……我知道了,我會去他們那邊談。」收起紙張,Reborn轉頭就走,道出的話語沒有任何起伏。
        「啊,還有一件事,」這次綱吉清楚見到對方眼裡的不耐,他這才露出笑容,「我希望,你能活著回來。」
        聽聞,Reborn嗤笑道,「你哪次見過我躺著回來的?」壓低帽沿,他順勢擋住了自己的好心情。
        「那換種說法吧,」綱吉微笑,「請一定要活著回來。」
        「……」Reborn知曉自己的首領在擔心什麼,同樣地,回給對方一抹笑,「謹遵您的命令,我的大空。」
        綱吉低下頭,又埋首於工作中,微微露出的被染紅的耳朵卻洩漏了一切。
        他們兩個都清楚,工作只不過是種掩飾罷了。
 
        當天那暗地彷彿吸收一切光亮的夜晚,蟲鳴譜出了首和諧的交響樂。
        配著染紅的西裝……。
        配著哀悽的泣音……。
        輕輕拍打著對方的背,他無法說些什麼以示安慰。
        這裡就是這種世界,沒有誰對誰錯,所以更加地無法以言語約束其他人。
        「別哭,」Reborn親吻綱吉的眼角,拭去對方的淚痕,「你這樣是做不了首領的。」
        「對……在這一晚,我並不適合當首領……」他顫抖著,輕撫上對方的傷,「我只希望現在能重回以前的澤田綱吉……,就這麼一晚。」
        ──啊啊……,都是他的錯……如果自己沒有道出那種話,眼前的他也不會犯這種錯誤……。
        雙眉漸漸靠攏,Reborn強迫對方靠上自己的肩,「你太溫柔了……,澤田綱吉。」就是因為這溫柔,他們才捨不得他被人染紅、染黑。
        「澤田綱吉,你聽好,」低沉的嗓音在耳邊繚繞著,「不管是哪個你,你所做的一切都沒有錯,也不能有錯。」
        「我們把性命交給你,你必須盡一切保護。」
        「如同我們這樣守護你一般。」
 
        ──因為,你所給的約束,是我們的救贖。
 
就會感受到那份專屬於你的悸動,
 
        「首領!不好了,Reborn大人所帶領的門外顧問們被人襲擊了!」
        連喘口氣都嫌太過浪費時間,他毫不客氣打開平常進去時應先通知的大門,一口氣將自己所要帶得話講完,便雙手撐著膝蓋在門口調整雜亂的氣息。
        倏地站起身,綱吉快步走向那人,帶著沉重的表情穿過那人的身邊,離去時丟下「去通知雨守及嵐守到門外顧問他們那裡支援」這句話,就頭也不回的走向目的地。
「是!」慌張地邁開腳步,他拿出對講機下達首領的意思。
 
到達控制室,綱吉眼裡閃過一絲冷凝,開口問正監控著畫面的工作人員情況。
「是,目前只接到門外顧問大人的暗號,顯示的地方是……」快速的在鍵盤上敲打著,他將方才所接收到的所在地調閱了出來,「是在密魯菲奧雷左邊的森林中,確切位置還要調查。」
「……通知雨守及嵐守前去支援了嗎?」
        「是,目前嵐守已前去幫忙,雨守方面還在連絡當中。」
        垂下眼,綱吉伸手插進口袋裡,捏了捏柔軟的毛線手套,「不用通知雨守了,現在向兩百名精銳部隊跟著嵐守前去支援,另外,盯好密魯菲奧雷的一舉一動,如果有什麼動作一率格殺勿論。」
        「是!」
 
        帶上了手套,綱吉走向大廳,正巧見到欲踏出大門的獄寺及兩百名手下,他走上前,向對自己鞠躬的獄寺擺擺手,示意不用這麼拘束。
        「聽好了,密魯菲奧雷不是什麼可以隨便應付的家族,這次的搶救任務只准成功不許失敗。」
        「是,首領!」
        「獄寺,」轉頭,綱吉對獄寺揚起一抹苦笑,「請你們一定要活著回來。」
        「是的,首領,謹遵您的命令。」單腳跪地,獄寺牽起綱吉曾經帶著大空戒的手,在唯一不同顏色的那指節上留下一吻。
        「走吧。」率先打開大門,綱吉吞下了死氣丸,額上的火焰躍動著。
 
        ──請千萬不能死啊……大家……,Reborn……。
 
和家人不一樣,
 
        倉卒的腳步聲在廊上回蕩著,跑在最前面的金髮男子粗魯的打開大門,緊跟在後的女子也跟著衝了進去。
        「綱吉!」無心去跟其他人點頭問好,他站在病床前大喊著床上人的名字。
        「綱吉……。」晚一步進來的女子也走到了病床前,眼眶含著淚望向帶著氧氣罩還未清醒的病人。
        從方才就站在旁邊的男孩壓下了帽沿,嘴角勾不起平常那帶著諷刺的笑容。
        眼見床上的青年沒有一點清醒的傾向,男子轉頭,直接把怒氣往身旁人發洩,「這是怎麼回事?!Reborn!」拽住對方的西裝衣領,男子失控的大吼著。
        冷冷瞪了眼對方,Reborn拍開男子不禮貌的舉動,拉了拉皺了的西裝,這才緩緩開口道:「家光,你應該很清楚才對。不要逼我講得更明白。」
        說完,Reborn走往窗口,讓身體靠著慘白色的牆,低頭不再多談。
        方才家光的舉動牽扯到身上的傷口,Reborn在別人看不見的角度皺起眉,其實自己身上的傷不亞於床上那人所承受的,但是那人卻差點傷及致命部位,還能夠在這裡躺著昏迷,就已經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至於自己的傷那根本不重要。
        「老公,別這樣。」輕聲勸阻家光粗暴的行徑,奈奈牽住對方的手,試圖讓他冷靜下來。
        卻沒發現自己的手正顫抖著。
        深呼吸,家光將自己的憤怒壓抑下來,Reborn說得沒錯,在場還有不知情的人,如果講明了,只會讓奈奈更加擔心而已。
        「什麼時候會醒來?」話一出口,家光才發現自己的聲音抖得連自己都驚訝。
        「……」嚥了口唾沫,Reborn盡量讓自己不要趨向崩潰,「不知道……醫生說快則一星期,不然就得靠他自己清醒了。」
        「……」握緊拳頭,家光把奈奈拉進自己懷裡,細微的哭聲頓時佔滿安靜的病房。
       
和朋友不一樣……
 
        「首領!」打開大門,獄寺抓著病床的欄杆,也不管這裡是不是醫院大聲吼叫著。
        「獄寺,別這樣……」抓住對方的手臂,山本皺著眉細聲勸著,「這裡是醫院啊。」
        「我才不管這裡是不是醫院!」揮開山本的手,獄寺的目光一刻也沒從病人身上移開,「我只要首領醒來!」
        搭上對方的肩,山本搖搖頭,「阿綱絕對不會想見到你這樣子的。」
        似乎是自己說的話奏效了,獄寺低下頭不發一語。看著對方短時間內應該是不會在大吼,山本這才將視線移到從方才就沒說話的Reborn身上,「阿綱這樣已經幾天了?」
        「三天了,明天和後天是關鍵,醒不來就是醒不來了。」自顧自地將包在身上的繃帶拆下,Reborn坐在窗子旁邊為自己換藥。
        被換下來的繃帶還沾著已經乾涸的血漬,一圈一圈垂到了地上,他身體所受的傷暴露在空氣中,毫不加以掩飾讓正看著自己的山本望進眼底。
        彷彿在告知對方,床上人所受的傷,比自己的還要更加怵目驚心。
        包紮完畢,Reborn抬眼看向山本和獄寺,「你們這時候應該還在出任務吧,怎麼就這麼過來了?」
        「提前將任務做完了,」山本瞄了眼保持低頭姿勢的獄寺,「因為獄寺很擔心阿綱的狀況,所以我們就提早回來了。」
驀然抬起頭,獄寺望向Reborn,著急的開口:「Reborn先生!首領他……!」
        未等對方講完,Reborn就以一副不耐煩的口氣打斷了他的話,「吵死了,有時間在這裡窮擔心,不如給我滾去作任務!」
        「可是……!」
        「我說的話是沒聽到嗎!我叫你們滾回去!」煩躁的加大音量,Reborn瞪向還想開口反駁什麼的獄寺,手伸進西裝就想掏出槍枝。
        「小嬰兒,」忍不住開口,山本將獄寺拉到身後,「我們是阿綱的守護者,也是他的朋友,作為朋友我們當然有義務關心他。」
        「就只是關心,有嚴重到讓你開槍嗎?」
        明顯的一震,Reborn這才把手離開西裝內部,懊惱的撇開頭看向窗外,「看完就快滾。」
       
        ──我們的大空吶……。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