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155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ペット系】小提琴(G2727)

澤田綱吉:約人類的11歲,草原兔,發誓以後再也不碰小提琴,聽說當天晚上還做了惡夢。哥哥。


澤田言綱:約人類的10歲,草原兔,發誓以後死也要阻止哥哥拿任何樂器在自己面前演奏,不然他一定會死不瞑目。弟弟。


Giotto:21歲,人類,知名小提琴家,感嘆著希望這次事情過後,他的行蹤不會被記者發現,不然他得等死了......。
 
 
 
 
-------------
【ペット系】寵物系列
小提琴
(Gx綱吉,Gx言綱)
-------------
 
 
 
 
 
 
他從以前就很想知道Giotto那個寶貝的黑箱子裡到底裝了什麼奇珍異獸。
說奇珍異獸或許太過誇張,不過他很清楚的確定,Giotto很寶貝箱子裡的東西。
        曾經他有看著Giotto拿出那個寶貝,說是保養,他很好奇的與自己的弟弟一同要求下(說是一起,其實只有自己開口要求而已),才知道那個寶貝叫做「小提琴」,並與弟弟兩人的見證下,聆聽那的叫「小提琴」的寶貝所傾洩出的美妙聲音。
        之後似乎是過於放鬆,他和他弟弟就這麼在沙發上睡著了,再次醒來時,他們兩個已經被男人抱回柔軟乾淨的床上。
        嗯,經過那次後,不管他在怎麼跟男人說他要學那個叫「小提琴」的東西,Giotto不是敷衍了事的跟他打哈哈,不然就是找其他話題帶過。雖然每次都被他得逞。
        真是的,不是只要拉就好了嗎?別看他這樣,區區一個拉的小動作他還是會做的。生氣的瞪了一眼轉身往廚房走去的Giotto,他很不是滋味的瞥向放置「小提琴」的房間。
        決定了!不管怎麼說,他一定要碰到那個「小提琴」,他要親手拉出跟Giotto那樣一樣好聽的聲音!
       
        今天是個好天氣,他照例在Giotto出門時把已經一塵不染的屋子打掃一次,乾淨到幾乎看不見的窗戶擦了一次,看不出油漬的廚房清了一次,這才左搖右晃的慢慢走回客廳,坐在正認真看著令他頭痛的書的弟弟身旁,認真的作起每天的例行公事──發呆。
        不是他不想找事做,但是上次的Xbox360的遊戲都被他破完了,也沒時間再跟Giotto說想買新的遊戲片,風箏自己一個人玩又太無聊了,而且還要踏出家門,望了望窗外艷陽高照的天氣,他連一根手指都懶得動。
        倏然想起前些日子Giotto拿出來保養的「小提琴」,原本因為無聊垂下的耳朵反映了他的情緒高高豎起,他下了沙發,直直往男人的房間同時也是他們的房間跑去,翻箱倒櫃了一陣子,才看到被安穩放在角落的黑色箱子。
        暗暗吐了舌頭,為自己亂翻房間的舉動道了聲笨,他動手將翻出來放在地板上的物品收到原本位置,他走到角落,拿出黑色的箱子。
        Giotto一向對自己的東西都很小心謹慎,不起眼的黑箱子上掛了個不起眼但是很精緻的鎖,他皺起眉,他不是小偷,不可能知道要怎麼打開鎖。
        低頭想了想,他站起身,憑著記憶打開床頭櫃的抽屜,伸手就往最裡面探去,果不期然,他在最深處的角落找到了一把金屬製的鑰匙。
        再來一切都很順利,他打開了鎖,拿出了「小提琴」,上頭蜷起的模樣,再加上像是插進去的黑色柱子,沒有看過的模樣引起了他的興趣,之前因為Giotto拿著,又拉出了美妙的聲音讓他沒有仔細看過「小提琴」的構造,這次Giotto不在,他可以好好仔細的觀賞把玩。
        摸上了細滑的三根弦,他驀然想到Giotto拉出好聽的聲音似乎還有一根棍子,他朝黑色的箱子探了探,果然又拿出了一根有著白色帶子的棍子。
        閉上眼睛,他想著Giotto那天拉「小提琴」所擺的姿勢,依樣畫葫蘆地動作,沒想到這麼一個簡單的歪頭動作就讓他調整了好幾分鐘,到最後甚至差點抽筋。
        奮戰了幾十分鐘,最後他還是放棄了要擺出那歪頭姿勢的念頭,他將「小提琴」平放在地板上,轉頭開始盯著手上的棍子,並在腦中想著Giotto是怎麼把這根棍子放在「小提琴」上的。
        他將白色的帶子部位放在三根弦上,輕輕一拉,與印象中稍有不同卻十分熟悉的聲音就這麼竄進了他的耳裡,他興奮的揚起笑容,提起被他放在地上的東西就往客廳跑去。
 
        「言綱、言綱!」綱吉帶著燦爛的笑容奔到言綱身旁,「我拉「小提琴」給你聽!」
        原本認真看書的言綱抖了抖頭上那雙長耳,放下了書本,眼裡勾勒出疑惑和些許的期待,「你怎麼會有Giotto的小提琴?」
        「我從房間拿出來的,」綱吉試圖再次挑戰Giotto最常擺的小提琴的拿法,可惜手不夠長,再加上不習慣這種姿勢的關係,綱吉只能退而求其次,將小提琴放在手臂上,「那我要拉了喔!」
       
       
        Giotto拿著大包小包的日常生活用品走在回家的路上,似乎是因為自己與路人不同的髮色,引來了許多人的關注,不過這對從小就站在舞台上表演的他根本不構成任何的影響,他依然悠閒的踏出步伐。
        今天買到了很多家裡那兩隻兔子愛吃的食物和甜點的原料,一想到那兩隻兔子期待的眼神Giotto就不禁加快腳步,想要快點回到自己的住所。
        但是越接近公寓他就覺得越不對勁,並不是街道大翻修什麼的,而是在公寓附近的氣氛異常。
        如果說只是一個舉止詭異的人在公寓門口徘徊那就算了,但是Giotto卻看到一些住在隔壁的鄰居,甚至幾乎整層樓的住戶都在公寓前的小公園交頭接耳,有些人還抬頭指著某一層樓在做討論,基於好奇心,Giotto便小跑步靠近人群,隨便抓了個鄰居就開口問是怎麼回事。
        「是喬托啊,」被問的那個人笑著跟Giotto聊天,「是這樣啦,剛剛在公寓裡的時候,突然響起了殺豬的慘叫聲……」
        殺豬的慘叫聲?誰會在公寓殺豬啊?
        在旁邊的鄰居聽到了他們的談話,便也跟著加入了話題,「起只是殺豬的慘叫,我剛剛在看電視的時候,還聽到了來自地獄的音樂呢!」說著,那人還明顯的打了個冷顫。
        來自地獄的音樂?我看是看太多連續劇吧。
        「不不不,哪是地獄的音樂,那根本是撒旦的笑聲哪!!」另一個鄰居也跟著來湊一腳
        「什麼撒旦的笑聲,我看那根本就是被強姦吧。」
        「說強姦也太好聽了,說不定是………。」
        諸如此類越來越奇怪的猜測通通灌進了Giotto的耳裡,轟轟的聲響在腦中回蕩,他有些不適地搖了搖頭,要不是兩手都拿著東西,他一定毫不猶豫捂起耳朵逃跑。
        「呃,謝謝,我大致知道發生什麼事了,我還有點事,失陪了。」欠了欠身,Giotto有禮貌的向鄰居道再見,提起腳步就想離開這個八卦的人群。
        「等等啊!喬托,現在去的話恐怕會遭到那道恐怖的聲音洗腦耶,你確定要回去?」
        「是的,畢竟我家裡還有人在等我。」
        「好吧,那你自己要小心啊!」
「我會的。」
 
 
        「綱吉!!你別再……」使勁捂住自己的耳朵,言綱只想快點逃離這個魔音傳腦的聲音,沒想到從小提琴發出的刺耳的聲響將自己的聲音完全蓋住,一絲都沒有傳進綱吉耳裡。
        言語道不出的難聽聲音還是持續著,綱吉就像是聽不到任何聲音一樣,使勁的拉著小提琴,還一副高興的模樣。
        就在言綱思索要不要為了逃離這個群魔亂舞的聲音而離開公寓時,他聽見彷彿天使下凡的救贖聲響,這樣說好像有點誇張,言綱邁出腳步,直往響起開門聲的大門跑去。
        「Giotto!你快阻止綱吉!」映入眼簾的是Giotto毫不猶豫丟下手中的袋子捂起耳朵的畫面,言綱也不管這種近乎失禮的事情,直奔Giotto懷裡,一副壯烈犧牲的樣子將雙手離開耳朵,過於刺耳的聲音直灌進耳朵裡,言綱不舒服的皺起眉,拉著男人的衣擺催促他快點進屋。
        「怎麼回事?」雖然這種狀況根本就是一目了然,不過Giotto還是趁自己的聲音還未被小提琴聲蓋住時向言綱提問。
        「不知道,綱吉剛剛就一臉高興的樣子,拿著你的小提琴跑到客廳說要拉小提琴給我聽。」越靠近客廳言綱的眉頭就皺的越緊,到最後甚至受不了的直接把Giotto推進客廳,自己則是以最快速度跑到房間躲起來。
        嘆氣,Giotto放下手,任憑惱人的聲音竄進自己耳裡,這種聲音他聽多了,想當時十歲的他被拉去當家庭教師,教導一個比自己大五歲的孩子拉小提琴時,跟這聲音有得比。
        他走近陶醉在拉小提琴這件事的綱吉旁邊,對方似乎是一邊拉小提琴一邊幻想自己多厲害等等的場景,Giotto拍了拍綱吉的肩,靜靜看著對方轉頭,從原本被打擾的不悅到看清來者後換上的驚恐慘白,Giotto勾起笑,試圖讓自己更為和藹可親一點。
        不過顯然對方不領情,看見綱吉因自己的笑容而開始顫抖就知道了。
        聳肩,Giotto順著對方的反應露出更燦爛的笑容,不意外開始聽見對方斷斷續續的道歉。
        其實他根本就沒有生氣,Giotto知道這兩隻兔子對什麼沒見過的新奇物品都有一份好奇心,尤其是綱吉表現的最為明顯,他也曉得自從自己拿出小提琴作定期保養時,綱吉所散發出的好奇。
        只是他沒想到綱吉會這麼大膽的直接拿他的小提琴來用,也沒想到綱吉手腳會這麼迅速……,他原本打算找一天帶綱吉和言綱去樂器行各買一把合適的小提琴,如果他們都有意願要學的話。
        好不容易安撫綱吉害怕的心理,也把言綱勸出房間,Giotto這才扳起臉孔,要他們現在去各個樓層的鄰居那登門道歉,說自己也會跟著去不用擔心。
        不過在說這件事的時候言綱還有點不樂意,明明自己根本沒做什麼為什麼也要一起去道歉?
        Giotto摸了摸言綱的髮,娓娓道出他不在而綱吉又擅自拿出小提琴時,言綱明明可以多加阻止甚至喝止綱吉的行徑,可是不但沒有還在一旁鼓勵綱吉拉小提琴的行為,言綱這才低下頭帶著心不甘情不願的表情,穿好鞋子一同出去。
        事情意外的順利,原本Giotto以為可能會遇見幾個刁難他們的鄰居,沒想到沒有,只是這棟公寓住著一位小提琴家的事情被揭露,每個鄰居都不約而同的說要Giotto撫慰他們受創的耳朵及驚魂未定的心臟,叫他找一天時間在公寓前的小公園裡拉小提琴一個晚上。
        聽到這種消息,Giotto也只是苦笑了一下說他會考慮,拍了拍身旁兩隻露出擔心神色的兔子的頭,要他們放心以外,也叮囑他們別再鬧出這種事情了。
        難得安分的點頭,綱吉和言綱拉著Giotto的手走回他們的公寓,一路上出奇安靜,Giotto笑著柔聲說等等做些他們愛吃的食物及甜點,綱吉和言綱這才稍稍露出笑容。
 
        這事情發生後的幾天,原本就算巧遇也不太打招呼的鄰居在早晨時拿到了一封邀請函,上面寫著為了向前幾天的事情道歉,晚上在公寓前的小公園舉辦小提琴演奏……云云。
        當天晚上,一向冷清的小公園頓時擠滿了人,各個都拿出了自家的椅子或板凳隨意找地方坐,Giotto也拿著自己的小提琴到了小公園,言綱和綱吉也跟在後頭。
        那天,大家都笑著說好險綱吉拉了小提琴,不然自己大概沒這種耳福聽到現場的小提琴演奏。到最後居然還有人高喊要綱吉改天在拉一次小提琴,這樣他們才有機會繼續聽到Giotto的演奏。
        「我想……以後應該不會再碰了……,小提琴什麼的,我真是受夠了樂器這東西了。」躲在Giotto身後,綱吉滿臉通紅的嚅囁著,換來了眾人的大笑聲。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