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399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我們(陸陸)



        黝黑色的浴衣與繫在腰上的白色布帶染上了鮮紅的血跡,他單手握著那把退魔刀,向下一揮,將沾著鮮血的刃甩乾,另隻手伸向了臉龐,抹去了飛濺在皮膚上的血絲,收起刀,他離開這滿是鐵銹味的空氣。
        月光照射在他身上,帶著腥紅的銀髮顯得更加耀眼,原本附在浴衣上的顏色已乾去沉澱,讓原本夜色的浴衣更加令人感到詭譎,他踩進記憶中久未變化的庭院,跳上原本習慣的老樹上,他從袖口內拿出了舊式的煙斗,銜在嘴裡,抬首,無神地望著月娘。
        ──喂,晚上的我。
        他略略吃驚地睜大眼,又很快歸為平靜,勾起笑容,那角度使人眩目,他就這麼笑著,猖狂又高傲。
        『難得你還醒著,小子。』深深吸口氣,他吐出一抹白煙,靜靜盯著白色飄在風中,漸漸透明、緩緩消逝,『奴良。』
        ──什麼?
        『我是說,叫我奴良,別叫那種鬼稱號。』靠在樹幹上,奴良低頭看向燈火通明的大宅,隱約地,聽見廳內傳出的歡樂聲。
        ──那你也別一直叫我小子啊、小鬼啊,我叫陸生!
        感覺體內湧出一股憤怒,奴良又笑了,不理會對方的抗議,他繼續抽著煙。
        『喂,白天生活好玩嗎?』閉起眼,奴良試圖在一片黑暗的眼前描繪出早上那人類男孩模樣的自己,對方之於自己,這點他很明白。
        ──白天生活?唔……很好玩,大家都很好。
        『是嗎……』張開眼,被人類所污染的夜空依舊,奴良吐出菸,讓人感覺有一瞬的幻覺。
        ──……我很羨慕你,你有力量,可以保護大家,不像我。
        一絲苦澀,使得奴良不住皺眉,他抖了抖煙斗裡的灰,重新點燃,『一開始我們不就說好了?白天的事情你應付,而夜晚的戰鬥就交給我。』
        ──可是,遇到危險時我卻保護不了其他人。
        『所以啦!你到底有沒有聽老子說話啊!?』猛地站起身,奴良煩躁地抓了抓頭,第一次明明有想揍人的衝動,可是偏偏想揍的人卻是自己。
        正確來說,應該是在身體裡面的另一個自己。
        似乎是被自己突然的憤怒嚇著,陸生並沒有開口反駁對方的話。
        再次坐回樹枝上,奴良啐了聲,很是不滿這股怒氣無處發洩,『聽好,既然你耳朵進水那我就在告訴你一次!』
        深吸一口氣,奴良像是要把所有的惱怒吐出體外般,被釋放出的煙霧在他身邊繚繞著,『對於人類的事情交給你,至於戰鬥就交給老子,懂了沒?』
        「要是在給我說一次老子絕對不饒你。」喃喃唸著,奴良跳下樹梢,步向老舊的大宅。
 
 
「爺爺,我出門了。」提著書包,陸生在門口朝裡面喊著,穿好了鞋,他拉開木門,刺眼的陽光撒在身上。
        踩在由石版所舖出的路,與黑夜中一樣卻感覺有朝氣的庭院映入眼簾,陸生倏地停下腳步,轉頭望向院中的樹木,目光停留在一顆老樹上,他凝視了許久,又邁開步伐離開這滿是妖怪的,自己生長的宅邸。
        等待公車來臨的時間不長,陸生站在隊伍中低頭盯著自己的鞋,想著早上起來的時候,自己的穿著。
        夜晚的自己好像很累了,在他們兩人的對話結束後,奴良就直直往寢室走去,也不管在大廳玩樂的眾妖,甚至婉拒了妖怪們所提議的對飲,只是淡淡說聲他很睏,就打發了那些妖怪。
        走進一片黑暗的寢室,原本早上已摺疊好的床鋪已經擺在房間的正中央,奴良拿出了退魔刀,坐在床邊,然後抽出刀身,對著窗外落進房的月光,看著。
        一絲銀光順著刀刃遊走,刀面潔淨的程度就彷彿從未用過的嶄新,奴良望著刀面映出的自己,腦中漸漸浮出早上自己的容貌。
        「我不會讓自己死。」奴良收起刀,撫上潔淨的床鋪,眼裡閃過一抹嗜血的神情,「聽到沒,陸生?」
        存在於黑夜中的自己,與生存在日陽下的自己,明明是一體的,卻又像不同個體般……,爲什麼呢?
        房裡一片寧靜,陸生沒有回話,奴良也不想再開口,他移動到床上,蓋上棉被,閉眼休息。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