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1203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戒指(X了)

           弗蘭一臉無趣的走在瓦利亞宅邸,最進不知道是太過於和平還是彭哥列那邊的守護者太拼命,他們這些人幾乎就像是被遺忘了一樣,閒得發慌。
           雖然之前忙得要死,天天都在嫌為什麼工作量這麼大,但是一旦空了下來,卻開始矛盾的說日子太過於無趣。
           貝爾前輩也不知道跑去哪裡了,估計是去彭哥列找首領吧,最近他似乎作弄那個濫好人的首領作弄上癮了,幾乎天天都往那跑。
           嘆氣,瓦利亞的其他人也不是他能招惹的,去調侃史庫瓦羅前輩的話還要做好成了聾子的心理準備,魯斯里亞前輩的個性又讓他毛骨悚然,列威前輩就更不用說了,他除了BOSS的事情會關心外,其他的根本就興趣缺缺。
           拐個彎,弗蘭才發現剛剛想事情想得太認真,自己不知不覺走到了BOSS房間附近。
           撇撇嘴,正打算識趣點不要去當炮灰,就看到原本應該是跑到彭哥列宅邸的貝爾蹲在XANXUS的房間門口,手裡還拿著一個玻璃杯貼在門上,一看就知道在偷聽。
           弗蘭放輕腳步走了過去,「前輩你在……」轟然一聲巨響,從XANXUS房內傳出類似爆炸的聲音整個蓋過弗蘭的聲音,這也使弗蘭停下腳步,開始猶豫要不要去跟貝爾打招呼順便送死。
           很不巧的在他還在猶豫的時候,貝爾剛好注意到站在十多公尺遠的弗蘭,興奮地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過去。
           再次嘆氣,弗蘭做好了送死的心理準備後踏出步伐,靠近貝爾後跟著蹲了下來,接過對方不知道從哪裡又變出一個的玻璃杯,貼在門上開始跟著偷聽。
           ──我應該先寫好遺書再來偷聽才對。
 
           「XANXUS你極限的冷靜一點……喂!你有沒有在聽我說啊!?」
           匆忙扣上釦子的衣服如今像是裝飾品掛在自己的身上,他也沒有心思去動手整理的意願,只是一昧了想阻止眼前暴走的男人。
           現在這間會客室已經被毀地體無完膚,雖然不擔心瓦利亞的修繕預算,但是如果在這麼放任對方發怒的話,瓦利亞的基地大概就要重建了……。
           這可不行啊!不能每次他來的時候瓦利亞就要極限的重建一次吧?上次澤田已經皺眉嚴重警告他不管怎麼樣,來瓦利亞的時候一定要阻止XANXUS暴走,那時候雖然還想在問下去,但為了不讓澤田的臉色在繼續臭下去他也只能點頭保證會阻止……。哪知道真的要阻止卻極限的困難。
           「我就說了!我任務裡的那個家族已經正式歸為彭哥列所有,你就不要在衝到彭哥列本部裡找人打架了啊!」
           死命的拉住XANXUS,了平一直非常不明白為什麼每次他來這裡的時候,只要有一點傷,就算是擦傷也會讓對方暴走。問對方也得不到答案,其他人也不告訴他,害他都用腦過度。
           「況且,我之前也說你要找人打架,跟我說我絕對極限奉陪,為什麼你就是不聽!」
           在開口遊說的同時,了平瞥見右下角發出亮光,接著轟然一聲巨響,已經殘破不堪的沙發甚至整個都不見,只剩下縷縷白煙飄在眼前。
           ……對了,之前去向澤田報告任務的時候,他好像有說什麼……如果要去瓦利亞的話,一定要先記得治療自己身上的傷才能去……到底是為什麼呢?
           「XA、XANXUS,我有帶你之前說的那種酒喔!你不是說你想喝喝看嗎?我有帶來,你要不要喝?」
           為了帶那個他花了不少功夫呢,還怕忘記抄在紙上,而且,XANXUS說的那種酒難找死了,他幾乎極限的逛遍了整個義大利的酒店才找到……。
           語落,了平就感覺到對方身體明顯一震,似乎對自己的話產生了動搖。
           見狀他更是繼續努力的勸說,還把自己帶來的酒先行拿出來放在XANXUS的眼前,「怎麼樣、怎麼樣?我們來喝一杯嘛!為了找這酒我可是極限的找了兩個月耶!」擺明了“你不喝就太不給我面子了”。
           XANXUS漸漸安靜了下來,搶過了平拿在手上獻寶似的在自己眼前晃的酒瓶,伸手抓住對方的手,直直走向大門,然後非常粗魯地把門板踹開。
           「XANXUS?我們要去哪?」
           不明所以的任由對方把自己拉出會客室,了平望了眼被毀壞得差不多的室內,「XANXUS,要不要修繕費從我戶頭扣啊?」
           「你把瓦利亞當成什麼了?我才不屑你這垃圾的錢。」
           鄙視般睨了眼身後的了平,XANXUS突然停下腳步,讓後面來不及反應的了平直接撞上自己的背。
           「你們兩個垃圾,有時間偷聽就給我去通知那群建築的垃圾們,聽到沒?」
           「咦?」
           聽著XANXUS突如其來的話,了平下意識回過頭,就看見原本空蕩蕩的走廊景色緩緩扭曲,兩個帶著青蛙帽及王冠的人出現在走廊中央。
           「嘻嘻嘻,不愧是BOSS。」
           不著痕跡地將玻璃杯塞到身旁人的手中,貝爾揚起沒心沒肺的笑容直盯著XANXUS手上的酒瞧。
           「唔,ME知道了,馬上去辦。」
           對於貝爾把一切錯都推到自己頭上,弗蘭只是皺了皺眉,不滿地瞥了眼對方。
           轉身正要催貝爾趕快走,卻看到他非常不怕死的走向了XANXUS和了平的方向,弗蘭瞪大眼,第一次知道原來自己可以緊張到手心冒汗。
           ──拜託啊前輩,要死也不要拖我下水啊! 
           「吶,BOSS,你手上的酒是草皮頭帶來的嗎?我也要喝!」
           貝爾站在距離眼前兩人五步遠的地方,嘻嘻笑笑的說著,看似一副開玩笑的樣子,但身體卻已經擺出備戰姿勢。
           了平聽見,揚起毫不介意的笑容,爽快地邀約對方:「好啊!人多才熱鬧嘛,而且我也極限的很久沒見到你們了,敘敘舊也好。」甚至還無知覺地轉頭望向臉色明顯不好的XANXUS問:「好不好?我難得回來一趟耶!」
           「絕對不准。垃圾,把這個該死的垃圾王子拖走,下一秒我不想見到你們!」
           黑著臉下令,XANXUS握緊了平的手,加快腳步離開這裡。
           中途間一直不斷地聽到身後人及貝爾越來越遠的抱怨聲,這讓原本好不容易平復心情的XANXUS怒氣又開始直線上升。
           下次在遇見那兩個垃圾一定要把他們碎屍萬段,過得太悠閒了是吧?!
           「……我說!XANXUS!你不要握這麼緊行不行?很難受!」
           因為了平的聲因而猛然回過神,XANXUS這才意識到自己越發憤怒,手不小心太過使力,他停下腳步把了平的手拉到眼前,果不其然,被自己握到有些紅。
           「沒事啦,這個等等用晴之死氣火治療就可以了,如果連這個都極限的不能忍的話,怎麼算是男人呢!」
           了平笑笑地甩了甩手,催促正想說什麼地對方趕快走,隨便找了個話題轉移XANXUS的注意力。
 
           ※
 
           「我說你啊……真的是、太不坦率了……」
           有些東倒西歪地坐在沙發上,了平紅著一張臉不客氣地指著坐在對面的XANXUS大肆說教。
           XANXUS只是瞥了眼明顯已經醉了到不行的人,沒說什麼繼續喝著自己的酒。
           而了平只是不斷說出自己心中的不滿,也不管有沒有重覆到,就一個勁地一直講下去,說到一半口渴了就拿起放在桌上的酒幫自己倒一杯,喝完後又繼續開口抱怨。
           「……虧我還把你當成朋友,你卻什麼也不跟我說,太差勁了你!」
           這句話已經聽到了十幾遍,XANXUS知道對方只是喝醉而亂抱怨,但這句話卻遠比挑自己的缺點或是抱怨彭哥列首領的超時工作要平凡許多,也讓他的怒氣不斷上升。
           「那你要我說什麼?」
           或許是了平真的把自己的耐心磨盡,XANXUS出乎意料的回問對方,一個連自己都驚訝的問題。
           了平楞了楞,然後低頭認真的思考起來。
           「對啊……我要你說什麼?」
           想了很久,了平才吐出這段話,到頭來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到底要XANXUS說什麼。
           煩躁地耙了耙凌亂的頭髮,了平又拿起酒杯大口喝起酒來,讓XANXUS看得皺起眉。
           望向幾乎見底的酒瓶,裡面大半的酒都是被眼前的酒鬼喝完的,XANXUS自己根本沒喝到多少,想著,他動手把還想倒酒的了平手上的酒杯搶了過來,直接往牆壁砸去。
           「不要喝了。」
           「為什麼?那是我帶來的酒耶!」說完作勢要提起酒瓶直接就這樣喝,不料XANXUS伸手握住酒瓶毫不猶豫地捏碎,瓶中剩餘的酒就這麼灑在了平身上。
           做完這些事XANXUS又坐回原本的位子,指了指身後的房間,押了口酒進嘴裡,「更衣室在那,衣服隨便你穿。」完全沒有一點做錯事認錯的表情。
           看了眼只剩下瓶口的玻璃,了平把它放回桌上,起身往XANXUS指的那間房間走去。
           按下桌上的對講機,XANXUS平靜的命人過來整理這裡的碎玻璃,順便倒醒酒液過來,講完這番話他起身走到旁邊的酒櫃挑了瓶酒回來繼續喝。
           等到傭人把玻璃和灑在沙發上的酒全部清完後,了平才慢吞吞地從更衣室走出來,身上穿的是XANXUS絕不會有的和服。
           「XANXUS,你這怎麼會有和服?我沒見你穿過啊?」
           倒在XANXUS身旁,了平拉了拉身上的衣服,一臉疑惑看著還在喝酒的對方。
           「那是你的。」
           「耶?我的?我什麼時候把衣服放到你這來的?」
           「那不重要,把桌上那杯醒酒液喝了。」
           轉頭看向桌子,果然有一杯透明的液體放在桌上。
           了平看了看醒酒液,又看了看XANXUS,「你不喝?」
           「我酒量比你好。」
           「哦。」得到答案,他乖乖的拿起那杯很像開水的液體,喝了下去。
           確定了平把醒酒液喝完,XANXUS壓下對方的頭顱到自己腿上,蓋住他的雙眼命令道:「睡覺。晚上會叫你起來。」
           「那你……怎麼辦?」
           「我還有工作。」
           「哦……。」
          
           隔天,綱吉才見到昨天本該回來交任務報告卻到今天才珊珊來遲地了平。
           接過對方手上的報告書,綱吉叫住準備離開的了平。
           「了平,」頓了頓,綱吉猶豫道:「你無名指上怎麼會有……齒痕?」
           「齒痕?」抬起手,果然如對方所說的,無名指上有一圈很深的牙齒痕跡,「唔……大概是被誰咬的吧?我沒有印象。」
           嘆氣,綱吉低下頭繼續工作,「以後,別再XANXUS那邊喝醉酒了。」不然哪天我就得參加瓦利亞首領跟晴之守護者的婚禮了……。
           「哦!下次會注意的啦!」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