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155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這是我們的愛(ALL台)



  鐵鍊的聲音乍響,生鏽的鐵門咿呀地打開,刺眼的光線扎疼了眼,他反射性瞇起,撇頭過去背向許久不見的光。

  「怎麼可以這樣呢?」那人勾起冷艷的笑容,鞋底敲出的聲響在這陰暗潮濕的房裡回蕩、沉澱,他伸手掐住被栓在牆上而無法動彈的男人的臉,應是讓對方與自己對視。

  「你這樣我會很傷心的,赤曜。」像是要挑逗對方的視覺,他煽情的一舔唇瓣,低下身湊近眼前人,「這可是我對你的愛呢。」

  「滾,」他啐了一口唾液,眼底滿是不服輸的神情,「這種愛鬼才想要。」

  抹去了顏上緩緩滴下的液體,他將滯留在指尖的唾液舔去,笑不進眼底,「你這話可傷到我的心了,」他走往旁邊,盯著被放在沸水裡的鐵棒,而後挑出一根不算細的「壞孩子是要懲罰的喔……。」

  緊緊瞪著眼前人的動作,男人的身體已不自覺的顫抖,「你,」他嚥了嚥唾沫,「根本沒有心吧,該死的傢伙。」

  聽到此,他不怒反笑,彷彿從對方口中聽到什麼令人發笑的話語,他的笑聲越發溢不可止,「你真是愛說笑,我怎麼會沒有心呢?」他拿著鐵棒重新靠近男人,「我可是把我整顆心血淋淋的讓你踩了啊。」

  「唔!啊啊啊───!!」毫無預期的,熾熱的鐵棒就這麼硬生生的插入,他仰頭慘叫,原本已不好的臉色更加慘白。

  「呵呵……多叫一點,你的聲音可悅耳了。」施力將鐵棒更深入對方體內,他笑得開懷,如同得到新玩具的孩童一般。

  過於粗大的鐵器強迫撐大了乾燥的後庭,細小的血管迸裂流出了的血被當作潤滑劑,鐵棒更加深埋進去,男人的慘叫就更淒厲。

  「感覺到了嗎?我對你的愛,」他開始大力抽送灼燙的鐵器,毫不在意對方的感受,耳邊如割玻璃的慘叫聲越大,他的眼神越是愉悅,「就像這根鐵棒一樣的燙人喔,親愛的。」

 
  由上而下倒下冰冷的水,赤曜皺緊眉頭張開眼,尚未看清眼前的景色胸前的痛覺就使他再度瞇起眸,倒抽口氣。

  「你……又在我身上亂割了?」瞪向坐在旁邊悠閒看書的人,身上的痛處隨著自己的清醒逐漸清晰起來。

  他笑了笑,闔起書本離開藤椅,隨手拿起似乎是浸在冰水中一段時間的鞭子,甩了甩,打在地上的聲響令人發寒。

  「很美不是嗎?我覺得血很能跟你匹配。」像是在對待什麼易碎品似,他來回撫摸著赤曜身上的傷口,那些由自己留下的痕跡。

  「唔……」刺痛的感覺令他顫抖,他閉起一隻眼,疼痛使他不住的呻吟,「不要再摸了……,很痛,白痴。」

  「為什麼?這些傷很漂亮吶。」他稍稍用力按壓著傷口,預期的悶哼讓他笑得更開懷,「如果血流得更多就更美了。」

  執起淌著水的皮鞭,他發了狠在對方身上留下一痕又一痕的鞭痕,赤曜發出絲絲氣音,方才使他叫啞了嗓子,現在他無力也沒法再以慘叫表現自己所承受的痛。

  「怎麼不叫了?虧我還把鞭子放在鹽水裡一陣子來服務你呢。」他停下手,不滿意對方的表現,原本的笑容帶了一點可惜。

  扔下鞭子,他從角落拉來了推車,上頭被一塊舊布覆蓋住,「這是我今天特地為你準備的喔!一定可以讓我們都玩得盡興的。」

  赤曜疲倦地瞥了一眼,靜靜看著對方把推車上頭的布拉下,意料外的物品呈現在眼前,他恐懼地張大眼,「不……不要用那種東西用我!你給我滾,變態!」

  見著對方驚恐的面容,他樂得開懷,「你終於有反應了,為了獎勵你我把手鐐解開吧。」

  依言解開了鐐銬,他抱起微弱掙扎的赤曜,輕放在右側的床鋪上,然後將對方的手腳用繩子固定在床的四端。

  他拿起了枕頭墊在赤耀的腰部,讓他的幽穴能清楚呈現在自己眼前。

  拈起推車上的針,他揉捏著赤曜胸前的紅櫻,使其紅潤挺立,接著將針刺上敏感的尖端。

  「啊啊!!」不顧一切的大叫,不只是胸前的刺激,赤曜覺得他在這麼叫下去喉嚨大概也會壞掉。

  「就是這聲音,叫啊……繼續叫……用力的叫,」他接連將一根一根針刺上乳首,一邊刺滿了又換另一邊,「很舒服不是嗎?看你叫成這樣。」

  等到推車上的針全部用盡,他又伸手往推車下層伸去,取出五顏六色的蠟燭,用打火機點燃火,把蠟燭的後端插進赤曜乾涸的穴口裡。

  直到後庭全部插滿了蠟燭他才停手,卻不是完全沒動作,他再次點燃打火機,伸向胸前的細針。

  「呵呵……,好淫蕩的身體啊,都已經這樣了還這麼有感覺。」一手控制著打火機,燒著插在乳首上的針,另一手則是盡情蹂躪著赤曜的男根。

  「嗯啊啊啊!!不!停下…哈唔…燙!」

  前方與後方的熱度讓他終於忍不住哭號著向對方求饒,但對方似乎不想給他好過,甚至用打火機壓著胸前的針頭,讓尖端插得更深,身下被揉搓的男根更是傳上了不容忽視的快感。

  「停?好啊。」他撤走了打火機及蠟燭,下了床到另一側翻找著什麼。

  喘著氣,赤曜躺在床上,插在乳首上的細針未被人拔起,傳來陣陣刺痛,甚至冒出一顆顆血珠隨著胸膛的弧度滑落至床單上。

  略略側頭看著背對自己的人,寬大的背影另赤曜見不到對方的動作,掙扎著想換角度看男人在準備什麼,卻因為束縛手腳的繩子而無法得逞。

  「親愛的,看看我為你準備了什麼。」口氣愉悅的轉身面向赤曜,抬起腿跪在柔軟的床上,他舉起握在手上那根細細透明的管子,笑容滿面跟對方說明。

  「這是導尿管,最近為了你弄到手的呢。」像是在珍惜自己最愛的易碎品一般,沒有拿東西的手輕撫著赤曜那因冷落一段時間而些微垂下的分身,而後熟悉的套弄著,如願以償的聽見自己想聽到的呻吟。

  「不、啊啊!」咬著唇執意不讓呻吟洩出,卻因為對方過於熟悉自己的弱點而不住放聲大叫,赤曜的意識漸漸模糊,下意識的扭動腰肢迎合男人手的動作,讓自己更加陷入快感當中。

輕笑著,他瞇起眼看著身下人一切的動作,服侍對方熾熱的手又加快了力道與速度,眼眸緊盯著赤曜逐漸染上情慾的眼眸,擱在腿上拿著導尿管的手這才緩緩有了動作。

  「會壞掉……拜託停下……呀啊啊──!」睜大眼,艷紅的雙頰瞬間變得死白,從喉嚨吐出的黏膩呻吟成了一道痛苦的慘叫,被綁住的手反射性想伸去阻止卻被限制住,綁在手腕上的繩摩擦著皮膚,逐漸被染紅。

  「多麼動聽的聲音啊……」勾起興奮的笑容,對方的痛苦撩撥起他的情緒,他加快了將導尿管插入赤曜柱身上尿口的速度,途中還抽出管子又重新插入,前前後後弄了將近快一分鐘才把管子全數插入對方尿道裡。

  突如其來被插入導尿管,無法想像的痛處侵蝕著自己的神經,短短的一分鐘就讓赤曜叫啞了喉嚨,甚至嚐到了一絲腥甜的鐵銹味,只要他有一點想閃避的動作男人就快速抽出管子,害得他前前後後不知道射出了幾次泛黃臭味瀰漫的液體,本就不是多乾淨的床單現下更增加了一攤逐漸染開的黃漬。

  「才光是插進去就這樣了,那麼些下來你該怎麼辦呢?」拈著管子過長而露在外的部分,男人輕描淡寫的說著,手不時轉動著導尿管,惹得赤曜又哭喊著住手。

  「夠了……放過我、求你……」死命咬著下唇,連唇瓣受傷流血了都毫無知覺,赤曜搖著頭,丟棄了破碎不堪的自尊像對方求饒。

  轉頭拿起推車上接了電線的遙控器,他將電線前端扣在導尿管上,然後俯身湊向赤曜的唇,舔去了血絲,「感覺到了嗎?我對你的愛。」低聲重複著不久前的話,男人按下了遙控器上的開關。
 
 
 
 
──我要你永遠記得眼前這個愛你的人,叫做翡殘。


※(不負責任的)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