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1203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攻略(Confidence 自創)


難得回到家一趟,漠狐不由分說迅速放下手上的東西就走往書房,開燈,關上門,動作一氣呵成。
許久沒回來自家書房裡的書籍內容幾乎都快要遺忘,看似隨意的從書櫃上把一整排的書籍全部抽出,艱難的抱著,搖搖晃晃走向旁邊的書桌。
小心翼翼將書本放上書桌上,卻還是聽到書桌發出一聲細小的哀嚎,看來以後還是不要這麼心急把所有書都抽出來好了。漠狐這麼暗忖著。
邊想著,他拉開了椅子,正要坐下去時才發現桌上凌亂散落的紙張,微皺起眉,伸手將其整理整齊。
  整理到一半,斗大的標題令他停下手上的動作,「……咦?」眨了眨眼,漠狐開始思考為什麼自家家中會有這種東西。
  雖然是零零散散的紙張所訂起來的資料,不過依照上面的摺痕來看應該是被翻過許多次。應該是娘親的東西吧。漠狐想著。
  被訂在一起的紙張不多,不過光是刻意被放大的標題就夠讓人無言了……,他冷靜的看著“如何擄獲北都的芳心之秘笈大公開”一邊默默在心裡吐嘈。
  秉持著好學的精神,漠狐繼續往下看去。
  名字:北都
 性別:男
 年齡:17
 外貌:身高172CM,體重65公斤。
    有一頭深紅色的短髮,劉海是往右旁分,後面的頭髮打薄削短。有著標誌的瓜子臉,雙  
    眸為黑色,因為身體較虛所以皮膚略微蒼白,右耳則掛著一個鈴鐺。
 個性:對人盡量都維持溫和有禮,只要一熟就會開始對對方惡作劇,對朋友非常講就義氣但並   
    不包刮惡作劇,非常喜歡照顧人雖然自己像個孩子。對喜歡的人有一定份量的佔有慾,     
    對於雙胞胎哥哥尹南十分照顧甚至到了保護過頭的傾向。 
 興趣:去森林散步(其實是獵奇食材)研究魔物是否能飼養
 專長:煮飯打掃 
 喜歡/厭惡的東西:仙貝 可愛的魔物/所有的甜食跟天氣冷
  下意識戴上眼鏡,漠狐將椅子拉過來坐上去,眼睛完全沒從資料上移開。
  喜歡仙貝?倒是一次也沒看他吃過……,照我們的相處模式要看到也難。面無表情的在心裡繼續吐嘈。
  打掃煮飯?啊啊、難怪天天身上都有食物,原來是這樣啊……。
  溫和有禮?什麼時候有過了我怎麼不知道……。
  對他哥很照顧……是啊、照顧到都要閃瞎我的眼了,我怎麼會遇到這種笨蛋弟弟。
  一邊看一邊嫌惡著,視線漸漸往下,這才發現還有一個附註。
  ─PS─
只要吃到甜食馬上變成弱受
……對了、狂蛇好像有跟我講過……似乎是砂糖最有用的樣子?
  不過之前給他黑巧克力好像也有效的樣子……。
  了解的點頭,漠狐翻開紙張往第二頁看去。
  基本上是不會討厭任何人,只要會做吃的給對方代表有好感但不依定代表喜歡。因為本身是屬於可攻可受,如果是攻君因為北都有些M傾向他比較喜歡強勢邪惡型。受君則喜歡傲嬌嘴硬,他會絕得很可愛。他是屬於很好親近的類型只要對他好就有機會得到好感。被他喜歡上就會不顧一切,對方的態度也會引響花心指數。 
 如何知道他對你有好感?有以下幾中方法可辦認:
  誰、誰傲嬌了!!我從頭到尾都是說真話……嗯、應該,不對,我根本沒傲嬌過吧?!是哪個白痴說我傲嬌的、我要去斃了那傢伙!
  (狐娘:基本上根本就沒人說你傲嬌。)
  我的態度會影響花心指數?他愣了下,隨後開始回想以前的情景。
  ──最好是,天天都看到他花心。回想一秒後的結論。
1、          只要他開始會纏著你就是表示有好感,但也有可能是親情。
  啊啊、這應該不可能……有人會對家人進行性騷擾嗎?
  ……不對,新聞好像常常都有這類的報導……。一瞬間動搖了自己的信心,甩甩頭,漠狐繼續看下去。
2、          會開始對你惡作劇開始欺負你時你就要開始小心,擬已經被列入目標而且他愛越深惡作劇越強。
惡作劇……性騷擾算嗎?誰可以來跟我講他惡作劇的定義在哪?漠狐無語問蒼天,揉了揉太陽穴,他發覺自己開始頭痛了。
3、          主動煮食物給對方吃代表他關心你請不要拒絕更不要問食材從哪來,通常不是正常管道。
  不、我比較擔心那些食材新不新鮮……。放棄似的嘆氣,漠狐一瞬間感到無力。
4、          天氣冷時他會打圍巾給你就是超有好感(新好男人ˇ)
  那他絕對對我沒有到“超有好感”的程度。眨眼的速度下了定論,不過想想也是,有誰會喜歡每次見面就揍自己的人啊……,而且又是個非常不喜歡肢體接觸的難搞傢伙。
5、          開始不在調戲其他人注意力放在你身上時就代表你可以打鐵乘熱了ˇ
  不再調戲其他人……?思忖著,嗯、這項根本不準,天天都可以看到他調戲別人。
  (狐娘:我倒是只有看到他在調戲你……。)
6、          當他開始性騷擾你就可以開始注意ˇ
  是要注意什麼啊……,嘆氣,漠狐真的覺得頭又更痛了。
  似乎是終於忍不住了,漠狐將資料放在桌上,起身離開書房。
  幾聲清脆的敲響傳進了房內,過不久又安靜了下來,而漠狐也拿著一罐小玻璃罐走了進來。
  打開玻璃罐的蓋子,漠狐手指伸了進去,抹了點罐裡的藥膏塗在額上,緩緩按摩著。
  持續了一段時間,像是感覺好很多,漠狐蓋上了玻璃罐的蓋子,拿起資料繼續看下去。
   以下有幾種方法可增進好感度(除了這些你也可以自己找)
  增進好感度?是說為什麼會有這份奇怪的資料啊?現在才想起最令人起疑的一點,漠狐思考了會,決定先將這問題擺到一邊,等等再來想。
1、          因為身體較虛弱,當他喊不舒服(就算明明知道它是假裝)主動關心最好來個肢體接觸
  不揍他一頓就不錯了,每次都假借這個理由對我上下其手……,嘖、想到不好的回憶,算了。
2、          吃他煮的食物並且誇獎他,他是個愛被誇獎的孩子
  就算我沒說要吃他也會硬塞給我,啊、說到這個,我好像從沒講說他的食物其實不錯?
  算了,講了只會讓他更得意……。
3、          可以從他哥哥下手,因為它是兄控。只要是對他哥哥好他就會愛屋及烏。
  ………跳過。
  (狐娘:兒子,你不能因為你不喜歡接觸別人就跳過啊,這樣沒戲唱耶。
還是其實你吃他哥的醋?而且吃很大對吧?)
4、          因為非常怕冷,只要幫他取暖他就會超感動有機會能馴服他。
  怕冷……好像是這樣,冬天的時候似乎非常愛撲我(然後順便性騷擾)。
  (狐娘:不,其實他不管春夏秋冬都很愛撲你。)
5、          脾氣基本上是很好,當他變受的模式時會變得很撒嬌需要極度關愛,不怕黏人的歡迎入內。注意:就算他是攻時也是很愛撒嬌的
  我討厭被黏可不可以不要入內?(狐娘:不可能。)
  如果這時候拿逗貓棒應該會很好玩……。(狐娘:你不能因為自己喜歡動物就把別人當動物看待啊。)
北都的行動模式:
基本上他不喜歡念書,雖然喜歡飼養魔物但卻極少招喚,而且非常慵懶所以有一半時間都是在睡覺,有時會不固定的消失1-2個禮拜不知道再幹麻不過回來後通常食材也會變多<<硍
上次的期末考他考滿分……這就叫天資聰穎?
(狐娘:不兒子,那是因為我拿上課資料給他……。)
說到消失,我跟他的時間真的是很難見到面……,想這麼多幹麻,他不在我樂得輕鬆。
百般無趣的看著資料,後面幾乎都是個性或是模式等等之類的,很難有什麼好點可以吐嘈的呢。
(狐娘:難道你看這篇就是為了要吐嘈吐到爽?)
。成功進入新婚狀態後。
  一愣,他下定決心等等看完後就去問娘親問個清楚,這份資料到底是從哪裡得到的……。
為什麼會有新婚模式這種東西──?!漠狐在心裡吶喊著。
雖然他基本上都會是個弱攻,但因為本身可攻可受,所以就算要反撲他也是OK的ˇ而且他也遺傳了【好色】基因,
如果可以他能天天做當然也不排斥天天被做。不過當他說不要時可以忽視,那只是他的伎倆他其實還是很想要的,只要好好疼愛(管理)他出軌率就會降低。
  「好你媽個頭……。」終於忍無可忍,他很無力的吐出髒話。啊啊……頭又開始痛了……。
  基本上來講,若是天天做一定會精盡人亡……不是說他身體很虛嗎?怎麼會有這麼矛盾的攻略……。
 
  「漠狐啊──!你回來了嗎?!」從書房外傳來一聲宏亮的聲音,聽得出來這人心情似乎很好,口氣充滿愉悅。
  摘下眼鏡,漠狐將眼鏡隨手擱在桌上,下了椅子便走出書房。
  一走到客廳就見到自家娘親以及舅舅提著大包小包(不過所有東西都是舅舅在拿)的站在門口,而娘親見到漠狐走來便笑容滿面的把人拉到自己身邊。
  「什麼事?娘親。」口氣毫無起伏的問著,漠狐任由自家娘親拉著沒有甩開,雖然一副面無表情的模樣,但一個非常不喜歡肢體碰觸的人會沒有刻意拉遠距離的這點來看,其實漠狐也是很高興的。
  跟好久不見的娘親見到了面,有誰會不開心呢?至於討厭碰觸什麼的,就先暫時別理會了吧。
  「唉呀、影,你先把東西拿去放好吧,順便煮午餐,我跟漠狐都要麵!」拉著漠狐的手不肯放開,她轉頭對著還站在門口的男人講著。
  男人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點點頭,一言不發地提著袋子走進廚房。
  「漠狐,跟你講啊,剛剛我跟影出門買東西的時候,遇到熟人吶!」她笑嘻嘻地把人拉到椅子前,示意漠狐坐下,自己也脫了拖鞋爬上椅子,姿勢不雅地坐著。
  「噯、她家兒子真多,不過我只要有你們就夠了……,我在講什麼啊、重點是,難得遇到了熟人,所以我把他們帶來家裡作客了。」滔滔不絕地說著,她之後又想到了什麼,拍了拍漠狐的肩:「人老了記憶不中用,我忘了跟你說,他們也是你認識的人喔!噯、影!再多煮兩碗啊!等等客人也要吃!」對漠狐說完後馬上就又轉頭朝廚房喊,她起身,交代漠狐要好好接待客人後便走進廚房試圖要幫忙。
  從頭到尾沒有說上話,應該說是找不到時機插話,漠狐望著自家娘親,方才高興的心情現在變得複雜。
  結果娘親還是沒說客人是誰……,我認識的?我不記得我認識誰……學院裡的人嗎?飛快的思考推敲著,漠狐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推敲出自家娘親口中的“客人們”是誰了。
  一推敲出來,漠狐的臉色頓時變難看,毫不猶豫地起身就準備往書房走去。
  「漠漠~~!!!」未關上的門被輕鬆的撞開,一道黑影伴隨著被拉長的句子撲往才剛站起來的漠狐。
  然後就這麼被閃過了。當然,按照拋物線原理,那道黑影也理所當然的撞上牆壁。
  「午安,北都。」冷冷的望著,跟自己推敲出來的人物一模一樣,這讓漠狐原本難看的臉色更上一層樓。
  「早安啊、漠狐~。」笑笑地從門口探出頭,比方才進門方式要正常幾百倍的出現在漠狐眼前的女人,朝漠狐揮了揮手。
  「午安,緋娘。」點點頭,見到人地瞬間漠狐地臉色稍稍緩和了點。
  捂著撞痛的鼻子,北都爬到(?)漠狐的腳邊,伸手抓住對方的手就往自己的方向拉。
  注意力全在北都娘親身上的漠狐,雖然有注意到北都的動作但反應還是慢了一步,就這麼被北都拉進懷裡,怎麼掙扎也掙脫不開。
  「漠漠好過份、怎麼每次都閃開啦~!」抱緊人蹭著,北都不滿地嘟起嘴抱怨。
  「不然要我每次都被你壓死嗎?白痴。」被蹭地一身雞皮疙瘩,漠狐嫌惡地皺起眉,把從方才就握在手上的東西往北都臉上砸去,毫不意外的聽見一聲悶聲,不過環在自己腰上的手還是沒放開,這讓漠狐感到不滿。
  把砸到臉上的東西拿下來,北都閉著因疼痛而泛淚的一隻眼,好奇的翻看砸自己的東西,「好痛、這什麼東西啊……漠漠你好用功喔,就算回到家裡還是很……」
對方的話說到一半突然斷掉,漠狐疑惑地隨著北都的視線看向剛剛下意識丟過去,連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
 
書?不對、好像是……。
 
「靠、北都你給我放開!!」
「不要不要、漠漠好可愛喔ˇˇ既然這麼想知道我的事情就來問我就好了嘛~何必調查我呢ˇˇ」
「媽的誰要調查你啊!那是放在書房裡我順手拿起來看的!!夠了不要脫我衣服!!你的手!!!!」
「既然漠漠這麼想了解我,那我們就去房間裡好好的認識彼此吧ˇˇˇˇ」
 
「噯、要用房間的話,右轉右手邊那間可以給你們用。」從廚房裡冒出這麼一句話。
 
──把我剛剛的高興還來啊!!!娘親你怎麼可以出賣我!!!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