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155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日記(山雲)



  山本武在眾多的生日禮物中,得到了一本日記本。
  這本日記本的封面很樸素,只有一隻燕子的圖案點綴在右上方,還有一些蔓草似的線條作邊框。
  看起來沒有什麼,卻奪得山本武的喜愛,但是他翻著包裝禮物的包裝紙數次,就是沒有看到署名。
  抱著疑惑收下,山本武來到書桌前,打開日記本的第一頁,動筆寫下人生第一篇日記。
 
****
 
  今天天氣是適合打棒球的天氣!
  但是在做社團活動的時候學長不小心把球打到了二樓教室的玻璃,
  我們就被雲雀給咬殺並且還要勞動服務一個月。
  阿哈哈哈──、沒關係啦!反正勞動服務就跟晨練沒什麼兩樣。
 
  PS.嗯,雲雀下手真得好重……。
 
****
 
  第二天早上做完例行的晨練活動,棒球社按照風紀委員草壁的指示清理後校的雜草。
  而上課鐘聲響起後,山本也開始例行的補眠,直到台上老師敲醒他,然後帶著爽朗的笑聲含混過去。
  到了中午,山本武跟澤田綱吉和獄寺隼人拿著自己的便當準備要到頂樓去享用的前一刻,澤田綱吉暗戀的京子突然走過來,滿臉微笑甚至有一絲不易察覺的羞怯提著便當開口邀約澤田共進午餐。
  山本武站在旁邊看著澤田紅著臉支吾其詞,他笑了笑,搭上獄寺的肩說著「嘛、綱,我跟獄寺有點事情要去辦,你就跟京子一起吃吧。」,然後在澤田滿是感激的眼神下硬是拉著獄寺離開教室。
  一出教室免不了又被獄寺臭罵了一頓,聽著獄寺大喊:「要成為十代首領的左右手的我怎麼可以離開十代首領身邊呢!?肩胛骨你到底想幹嘛!」,一邊無奈笑著安撫對方。
  最後獄寺終於敗在自己一句「你想要打擾綱的約會嗎?」之下,扳著臭臉甩開自己,離開山本武的視線。
  苦笑著撓撓臉,山本武看了看手上的便當,思考了一會還是決定要照著最初的想法到頂樓去解決掉午餐。
  等到走到了頂樓,推開鐵門,山本武意外的發現原本中午時期會很熱鬧的頂樓,現下居然沒人。
  笑笑地慶幸自己好運,山本武隨意挑了個靠近鐵網的地方,打開飯盒,大喊「我要開動了!」
  在把第一口送進嘴裡前,一道陰影遮住了撒在身上的陽光,山本武疑惑的抬頭,隨後揚起燦爛的笑容。
 
  「喲!雲雀,要不要吃壽司?」
 
****
 
  拔雜草比想像中的要累一點,幸好不是在中午拔,不然應該會中暑吧?
  很難得的跟雲雀在沒有打鬥的情況下相處了一個中午,
  雲雀那小子該不會喜歡吃壽司吧?以後我天天帶好了……如果還能像今天一樣一起吃飯的話。
 
  PS.雲雀吃飯的樣子還挺好看的,他真的是男生嗎?
 
****
 
  一到了教室,澤田綱吉就上前關心山本武臉上又多出的繃帶。
  山本武只是勾起傻裡傻氣的笑容,撓了撓臉,說是今天早上被雲雀打的。
  接著毫不意外地收到澤田的驚呼和獄寺的冷嘲。
  敵不過澤田的追問,山本武只好娓娓道出早上的遭遇。
  其實也沒什麼特別或驚天動地的事情。只是山本武到了校門口遇到了雲雀恭彌,秉持著一根腸子通到底的個性,山本武下意識問了昨天寫日記時就開始介意的問題。
  「雲雀,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
  「我問了喔。」
  「……快問。」
  「雲雀,你真的是男生嗎?」
  然後臉上以及衣服遮住的地方很理所當然的多出了更多的繃帶。
  結束了這一場小小的插曲,上課鐘響後,山本武難得沒有趴上桌子補眠,而是隻手撐著頭,盯著台上講課的老師,回想早上的遭遇。
  山本武在方才還有沒對澤田他們講的,是雲雀把自己咬殺了一頓後所丟給自己的一句話。
  『中午,到接待室。帶便當去。』
  雖然有過掙扎,自己放雲雀鴿子只是再被咬殺一頓而已,因為昨天他就跟澤田他們說好,今天要一起吃午餐。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自從上次第一次進到接待室被雲雀打了一頓還被草碧慎重忠告千萬別再進到接待室後,有好幾次,他還是想要再去一次接待室。
  再一次。
  只要再一次。
  就那麼一次就好。
 
  中午十二點整,山本武敲了敲接待室的門,拿著便當走進接待室。
 
****
 
  第二次進到接待室,沒想到還是沒什麼變化。
  今天天氣很熱,接待室裡放了冷氣真的是超涼的!
  原來當風紀可以吹到冷氣,真羨幕呢。
  這次又跟雲雀吃飯了,而且還是雲雀主動提的。
  真是稀奇,看來他真的很喜歡吃壽司呢!
  好!以後我就天天帶壽司吧!
 
  PS.雲雀的皮膚很白呢,昨天在天台太陽太大看得不是很清楚。
 
****
 
  懷念地看著一篇又一篇有些泛黃但完全沒有缺頁的日記本,男人勾起淡笑,下顎的刀疤隨著笑意輕輕上揚。
 
  「山本武。」
 
  男人回頭,見到倚在門邊的他,瞇起眼燦爛的笑著。
  「恭彌,歡迎回來。」
 
  被喚作恭彌的男子,舉步靠近男人,伸手抽走男人手上的日記本。
  不顧對方的阻止隨性翻開閱讀著。
  「……哇喔,沒想到你也會寫這種少女情懷的東西。」
  而後毫不留情的損男人。
 
  「嘛嘛、別這樣嘛,那是我的一片真心耶。」
  苦笑,男人起身抱住男子,將下顎抵在對方肩上一同看著日記內容。
 
****
 
  今天居然一大早就開始下雨了,看來棒球社的晨練是不會舉行了。
  陰陰的天氣很舒服,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想起了雲雀。
  等到走到校門口時,我看到雲雀居然不撐傘就這麼站在校門口。
  啊啊……這樣我會很心疼耶。
  結果好心幫他撐傘卻換來一個白眼,真是好心沒好報。
  最後還是硬拉著雲雀回接待室去換衣服了。
  說真的雲雀的身體好漂亮。不過被他聽到這句話的話應該會死得很慘吧。
 
  PS.站在雨中的雲雀也好漂亮,我居然會有想要吻雲雀的衝動,為什麼呢?
 
****
 
  「無恥的草食動物。」
  冷笑了聲,他將拿在手上的日記本丟到桌上。
  往後輕靠,讓自己的重心全交給身後的人。
 
  「啊哈哈哈哈──,我可是很真心誠意的,恭彌。」
  笑著摟住懷裡的男人,輕吻著對方的耳廓,不意外地接收到男人的顫抖。
  「那時候是真得很想吻你啊,不過我有把持住喔。」
 
  「到接待室還不是吻了。想被咬殺嗎你。」
  微仰頭,他企圖閃躲身後人的碎吻,那些逐漸挑起自己情慾的吻。
  放下狠話,但身體動作卻毫無殺傷力可言,這讓男人開始懷疑是不是過於放縱對方對自己予取予求。
  一個閃神,讓對方有機可趁,粗糙的大掌就這麼竄進男人的襯衫裡。
  他稍稍往後縮,卻換來身後人更得寸進尺得進攻。
 
  「因為恭彌真得很可愛啊,就像這樣……。」
  臉上的表情如初,卻又帶著情慾,不知何時變得低沉沙啞的嗓聲毫無掩飾地流露出慾望。
  伸進對方襯衫的大掌逐漸往上,輕鬆得找到目標,覆上殷紅地茱萸有節奏的揉捏,對懷裡人反射性的輕哼感到滿意。
  在挑弄對方時,自己的跨下倏然被抓捏著,頓了下,環住男人腰的手也伸進對方褲襠中,隔著裏褲輕重不一地套弄。
 
  「呼……再說、唔……就咬殺……。」
虛軟無力的口氣令他感到有些厭惡,但身後的人卻不斷讓自己陷入情慾的泥沼,使他力不從心。
  原本覆在對方跨下的手早已經轉換地方抓住伸進自己褲襠裡的大掌,但提不起力氣的自己被入侵者反握住手,像是在帶領他般,套弄男人的分身。
  羞恥感頓時倍增,這樣的動作讓男人有種自己在對方面前自慰的錯覺,倔強地咬住下唇,試圖用痛覺讓自己不要太快掉進情慾裡。
  而身後人似乎察覺到男人的想法,停留在胸前的手離開了襯衫,撬開咬得死緊的嘴,伸入翻攪,害得他無法闔嘴,晶瑩的唾液就這麼蜿蜒而下。
 
  「吶……恭彌,我愛你。」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