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1203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ペット系】獨(G2727) 上

澤田綱吉:約人類的19歲,草原兔,開始出現了叛逆期。哥哥。

澤田言綱:約人類的
18歲,草原兔,同樣也出現了微妙的叛逆期。弟弟。

Giotto
22人類,準備進入退休生活。
 
 
 
 
-------------
【ペット系】寵物系列
獨(独り)
(G
x綱吉,Gx言綱)
-------------
 
 
 
 
  
Giotto從以前到現在都深信不疑,住在他屋簷下的那對兔子雙胞胎是不可能會有分開的一天,即使吵架了,過了一段時間也就會和好如初,彷彿方才所發生的不和睦是一場幻覺般。
 
 
 早晨的光幕落下,長時間下來所養成的習慣讓Giotto在還未掀開眼簾時就先伸手往旁邊探去,似是想得到一些能夠讓自己有藉口睡更久的人物。
 
  下一秒他睜開眼,彷彿未陷入睡眠似地爬起身,望向身旁那早已空空如也的床位,掌上冰冷溫度還殘存,同印象中那既柔軟又暖和的觸感及體溫成了反比。
 
  那兩個孩子呢?Giotto思忖著,一向醒得比自己晚的那兩隻兔子會在自己未醒前就離開床鋪的狀況已經持續了一陣子了,極其不正常。
 
  翻開棉被,Giotto穿上冷落了一整晚的室內鞋,連睡衣袍都來不及換就伸手把門打開想尋著自己惦記的兩抹身影。
 
  踏著無聲的步伐來到客廳,意料外那老是佔同樣沙發閱讀書本的身影沒有進入自己視線中,Giotto輕輕皺起眉,回身毫不留戀往其他地方走去。
 
  抱持不大可能的心態,他來到玄關確認似拉開鞋櫃,彎下身檢查擺放整齊的鞋子,沒有任何一雙有漏缺,都是腦中所記著的擺放,有了這番認知讓Giotto放心的舒了口氣,那道靠攏的眉頭緩平復下來,關好鞋門離開玄關前。
 
  踏上通往客房的廊上,Giotto這才察覺雖稱不上熱鬧卻應當是聲音不斷的房今日居然安靜無聲,好似只剩自己一人般。
 
  再一次地,甚至比方才還要更甚,Giotto狠狠將雙眉蹙起,嘴角也明顯摁下。
 
  「綱吉、言綱,你們再不出來以後就睡客房去。」積壓了許久的情緒,終於在耐不住性子而道出的語句中流洩,明明聽聞仍是如此溫和,卻多了抹不可反抗的口吻。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一到早晨就必須面對空無一人且冷涼的空氣,一次兩次也就算了,這已經是一星期以來第五次了,問過也未得答覆,再怎麼好脾氣的人都會不耐煩。
 
  況且一開始又是那兩隻兔子主動要求要跟Giotto一起睡,現在卻毫無理由的突兀轉變是怎麼回事?
  丟下了那句話後,Giotto決定先去廚房做早點,有些後悔前一秒用這麼兇的口氣說話,自己其實根本沒有權力去控制他們的行動才是。
 
  烤了三份鬆餅淋上甜膩醬汁,又沖泡兩杯溫牛奶及一杯熱咖啡後,Giotto將杯盤放上鐵餐盤,凝視鬆餅許久,又從冰箱裡拿出兩顆鮮紅的草莓,在兩份鬆餅上個放上一顆,這才端著餐盤走往客廳。
 
  不出自己所料,Giotto剛踏進客廳就望見那兩抹身影安安份份坐在沙發上等待他的到來,但Giotto也隱隱察覺兩人之間的微妙氛圍仍舊沒有消散,以前不是沒看過現下的狀況,可都過沒多久就回到原本模樣,所以在一開始察覺時Giotto並沒有很在意,想不到這次持續的時間令他驚訝。
 
  「早安,言綱、綱吉。」慣性揚起和煦笑容,Giotto將三人份的早餐擺放至桌,並把特別多加兩顆草莓的鬆餅推給眼前的雙胞胎。
 
  然後Giotto捕捉到那兩雙眸不約而同地閃過一絲不悅。他不動聲色說了句「我開動了。」便垂下眼專注在前方的早餐上。
 
  『原來動物裡也有所謂的叛逆期嗎?』想起自己在某一本書上見到的專有名詞,Giotto知道自己以前的生活關係所以沒有經過這種時期,這"叛逆期"的意思還是在書中解釋下大致了解,至於綱吉和言綱是不是真的處在"叛逆期"當中他也無從判別。
 
  過了很久,久到Giotto幾乎要把早餐吃完的前一刻,刀叉碰撞的聲音才紮紮實實傳進耳裡,這也讓他懸在空中的心稍稍安定,幸好他們再怎麼鬧彆扭還是會乖乖把食物吃完。
 
  Giotto將銀製刀叉放在白瓷盤的旁邊,抽起紙巾擦了擦嘴角,而後提起咖啡杯耳啜了口苦澀的液體,靜靜等待綱吉和言綱吃完早餐。
 
 
  動物所流逝的歲月要比人類還要快速得多,才相處短短一年多,這兩隻草原兔就從小孩子的模樣蛻變成青年。
 
  不安的因子就此在將變化看進眼裡的Giotto心裡深根落下。
 
  這件事情有如鈍器一般毫不留情重擊Giotto。他知道自己一直在逃避的事情終有一天不得不面對。也許就是因為如此,從前他才會這麼排斥飼養寵物。
 
  現下這對雙胞胎在絲毫不知情Giotto的困擾下又出現如此行徑,更是增加了Giotto的不安,苦悶心情恣意生長,讓他在習以為常的生活中察覺到一絲變動就會繃緊神經。
 
  『……在這樣下去我一定會早死。』幽幽地嘆氣,沒想到自己最後的死法不是過勞死而是心肌梗塞而死,這番猜測讓Giotto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回神,見到綱吉溫溫吞吞吃下最後一口鬆餅,Giotto放下咖啡杯,整了整心情正視兩人。
 
  「現在,你們可以告訴我怎麼了嗎?」Giotto勾起笑容,盡量不讓口氣洩露出自己的情緒。
 
  綱吉水靈的雙眸搖曳不定,目光左右飄移就是不看向Giotto,標準跪坐姿勢置在雙腿上的兩手更是不停絞弄,明顯表現出坐立不安的情緒。
 
  反觀言綱倒是顯得猶如平常,儀態優雅且不失威嚴的徐徐嚥下牛奶,可惜豎立在髮間那雙兔耳完全出賣了主人,左右擺動又不時顫了顫怎麼樣也安靜不下來,顯示言綱的焦躁。
 
  「沒事。」
  「沒、沒事。」
  同先前如出一轍的回答。
 
  Giotto神情流露出無奈,面對這對雙胞胎不知為何他就是沒法對他們生怒,「……沒事就好。綱吉,能麻煩你幫我把餐盤收去洗碗槽嗎?」
 
  與先前也是一樣的回答,可能是心裡一絲絲的期待,Giotto並不希望是自己逼迫他們才能得到答案,他不過是希望這兩個孩子能夠多對自己信任些。或許,在這一年的相處,他早就把他們看得比誰都來得重要。
 
  聽聞半閉的雙眸閃過一絲失望,綱吉點頭表示明白,起身一言不發地將餐具疊好拿進廚房。
 
  望著綱吉的背影直到消失在客廳門口,Giotto移回視線,「言綱,」瞥見了對方細微一顫,他續道:「上星期你說想看的書我找到了,你可以去書房拿。」
 
  唅首,言綱起身往書房走去,過程中連看都未看Giotto一眼。
 
  交代完事情,Giotto有些疑惑地在廚房與書房兩者間觀望了下,便起身回到寢室換下睡袍。
 
 
 
  「綱吉、言綱,要不要一起去超市選晚餐的菜?」
  「不、我有點事所以……抱歉、。」
  「我很忙。」
  「……我出門了。」
 
  帶著錢包,溫暖的微風吹撫在臉上,Giotto的心情仍然好不了。
 
  窩在家裡的那對雙胞胎最近是怎麼了?一個對他嚴重閃避、另一個則是怒氣相向,唯一的共通點就事都不正眼看他。好吧雖然這並不值得讚賞。
 
  看樣子真的是進入了"叛逆期"了……,思及此Giotto倏然停下腳步,眨眼不到的時間又再次邁開步伐,忽略方才胸口微小的刺痛。
 
  走進超市,Giotto提起菜藍來到蔬菜區,拿起每樣保有新鮮色澤的蔬菜仔細作比較,籃子裡堆著經過篩選比對所留下最為鮮嫩的蔬果,還有少量肉類。
 
  自從那兩隻兔子闖進他生活後,他家的三餐就從外邊便當到家常菜最後變成近乎素食的菜色,那兩個孩子讓自己改變了很多,Giotto不是沒有發現,就連三人裡最為遲鈍的綱吉都察覺了,有好幾次都跑來跟他講不要Giotto為了遷就他們而勉強自己,他們兩個可以學著吃肉類。
 
  剛開始Giotto要他們不用擔心,仍是配合他們吃全素的飯菜,到最後居然搞到自己貧血嚴重營養偏乏,差一點就要住院了。
 
  其實Giotto在中途就已經察覺到自己比以前要來得容易頭暈、感覺疲勞,只是當時並沒有想太多,直到有一次他在綱吉、言綱面前昏倒……。這件事發生得突然,連Giotto都驚愕自己狀況已經差到這麼嚴重了,之後那兩隻兔子便強迫帶他去買了一大堆肉類,雞肉、豬肉、羊肉、牛肉……Giotto還記得當時在結帳的時候還看到結帳員從菜籃裡拿出了兔肉,讓他不知所措得跟店員說不要買這項還不斷道歉。
 
  靠著醫院給的藥物和在家調理,Giotto身體狀況好不容易回到原本狀態。從此之後每每要去超市時綱吉和言綱都會跟去,並硬塞一兩樣肉類進菜藍為得就是讓Giotto別再弄壞自己健康。
 
  在雙胞胎努力不懈不間斷地過程下,也讓Giotto養成買菜時都會拿架上的一份肉類放到滿是蔬菜的籃子裡。
 
  結完帳,Giotto提著兩個裝滿蔬果和日常用品的袋子踏上返回公寓的小徑。
 
  不過才剛離開超市門口時,一直躺在口袋裡的手機突然規律振動著,他駐足,空出一手翻出有些老舊地開闔式手機,檢視螢幕顯示的人名。
 
  【來電顯示──G。】
 
  皺眉,並不是訝異對方會打電話來,而是每次只要對方打破與自己的約定連絡時就一定會發生不好的事情。
 
  如果可以不接他還真的不想接……。嘆氣,認命按下通話鍵。
 
  『您可終於接電話了,真是快把我急死!』還未靠上耳朵就清楚聽見對方的聲音,Giotto有些無奈,開口就是先安撫電話另一頭的激動情緒。
 
  待到另一頭收聽人的情緒平緩些後,Giotto才將問題繞回原點:「那麼,G你打電話來是有什麼事嗎?我記得幾年前我說過如果沒有無法處理的事情才能打電話過來。」
 
  『是的,我當然謹記在心。可是真的發生很嚴重的事情。』話筒裡傳來那人困擾的語氣。
 
  「什麼事?」
 
  『Demon Spade於三分鐘前突然說要過去日本找您,現下已經搭乘飛機往日本行去了。』
 
  「斯佩德?」
 
  『是的,已經出動大批人員阻擋過,但無一不重傷送醫,真是非常抱歉沒辦法順利阻止。』
 
  「沒關係,擋不住不要緊,」如果普通下層人員擋得住那不是斯佩德能力廢了不然就是他根本沒認真,「比起這個,被斯佩德打倒的人有死亡的嗎?」
 
  『並沒有,Demon Spade只是將他們打到無法動彈的程度。』
 
  看來已經手下留情了啊……,「謝謝,辛苦你了,G。」
 
  『能幫上您的忙是我的榮幸,道謝什麼的實在承擔不起。』
 
  「還是很謝謝呢,特地打來通知我。」微笑,「還有其他事情嗎?」
 
  『有的,朝利雨月目前已經回去日本了,他要我留口信給您:「這次我會在日本停留一段時間,需要的話隨時可以來我這住喔!」,僅此。』
 
  「啊、已經這個時候了?我差點忘記雨月的習慣呢。」
 
  『那麼要事都已經像您秉告了,希望您過得愉快。』
 
  「嗯……G,我還是不會回義大利。」
 
  『是的,我會幫您轉告所有部下。』
 
  「我想,我也應該退休了。」Giotto此話一出,另一頭瞬間安靜無聲。
 
  過了好一陣子,與Giotto通話的那人帶著謹慎確認的聲音才傳了過來:『您……確定嗎?我們、我們一直在等著您回來的……。』
 
  「……對不起,G。」
 
  『不、這不是您的錯,您不必道歉。』那人的聲音又回到原本公事公辦的正經語氣,頓了下續道:『那麼,祝您身體安康。』
 
  「你們那邊也保重。G,好好照顧自己身體,別再因為公事忘記吃飯了。」
 
  『您說得話我銘記在心。』
 
  掛斷電話,Giotto收起手機邁開久站而僵硬的雙腿,回到公寓。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