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155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ペット系】獨(G2727) 下


 
 
  Giotto將綱吉抱進房間就看到言綱不悅地瞪著他,方才在房間外的所有對話對方似乎都一字不漏的聽進了。
 
  他無奈著,因為自己跟Spade相處十幾年所以很清楚那些怪異的舉止和曖昧的話語不過就是為了耍這兩隻兔子,那傢伙很會演戲,有時後連自己都差點被他騙過去。
 
  可是剛剛真的有點過火了,要不是綱吉在身邊他早就跟Spade打起來……,Giotto輕柔地放下綱吉並替對方抹去眼淚。
 
  「綱吉……」
 
  「不要離開我們……。」在Giotto準備要向綱吉說什麼的同時,綱吉低著頭小力拉住對方的衣角,怯怯地出聲,「不要拋下我和言……拜託。」
 
  ……果然還是應該要打爆Spade才對。Giotto惡毒地想。
 
  撫上綱吉的背,男人帶著安撫意味由上而下一遍又一遍不厭其煩地滑動著,「我不會拋下你們,絕對不會。」頓了頓,又道:「斯佩德開了很過分的玩笑,我向他替你們道歉。不好意思嚇到你們了。」
 
  「玩笑……?」聽到了關鍵字,綱吉掛著不安的表情緩緩抬頭對上Giotto
 
  「大概是覺得你們的反應很有趣,所以才做那些舉動吧。」嘆氣,Spade出人意料的舉止總是很多。
 
  眨眼,像是要確認自己沒聽錯般又眨了好幾次,才拋出自己的疑惑,「所、所以,Giotto跟他不是……。」
 
  「不是什麼?」
 
  「不是、不是……」發現自己忘記了那個重要的單字,綱吉轉頭向坐在床上的言綱丟出求救的眼神。
 
  雖然心情還沒轉好,言綱仍是在接收到綱吉的求救訊號後心不甘情不願的看往Giotto,「……不是砲友?」
 
  「絕對不是。」秒答,「還有言綱你是在哪裡學到那個詞的……?」無力的感覺油然而生。
 
  言綱撇開頭,一副"我有權沉默"的模樣。
 
  對方的動作及表情全收進眼底,Giotto雙眉輕皺,表面上放棄了對這問題的追究,可卻對現下的發展不太滿意。
 
  又要照著之前的步調走了,最近言綱都和自己講沒幾句話就沉默。
 
  思緒飛快的運轉,Giotto起身抱起身高沒有長多少的綱吉,將人安置在床上與言綱並肩而坐,自己則是坐在他們面前。
 
  被Giotto一連串的動作吸引注意力,言綱疑惑地轉頭,卻正巧瞥見綱吉已經回復到半垂狀態的兔耳瞬間豎直。
 
  在綱吉坐到自己身邊時,言綱輕輕握住對方的手,微微施力暗示自家哥哥別太緊張。
 
 
 
  ──其實他們一直都有察覺的,隨著他們逐漸長大Giotto眼中隱約透露地不安。
 
  最先發現的是綱吉,他有著言綱沒有的過人直覺,剛開始在言綱還沒發現Giotto的細微改變時綱吉就已經先行一步告訴他了。言綱聽進去了,可惜卻沒辦法發現任何蛛絲馬跡。
 
  時間往後推移,綱吉和言綱的外表有了略微的改變,那個時後言綱才真正發覺到Giotto有時後都會無意間透露出一抹他們兩人都不懂的悲傷還有一些無法判讀出的情緒。
 
  那份不安定逐漸傳染給綱吉,看著自家哥哥莫名害怕及焦躁的模樣讓言綱自內心深處感到一股憤怒。
 
  言綱並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針對什麼事情生氣,所以他把所有的罪全部歸到"Giotto害他們跟著不安"的這件事情上。
 
  他知道綱吉很依賴Giotto,有時候甚至會幾乎完全忘記他這個弟弟的存在。那時後言綱的心情就更加不悅,硬是把更多錯推到Giotto身上。
 
  明明知道不是Giotto的錯,但看到他跟綱吉親暱的景象,言綱就會覺得心臟難受。
 
  到最後言綱常在想,如果沒有了自己,綱吉和Giotto一定能處得更好。
 
  ──倏然覺得,自己好像是被拋棄的那個,獨自一人的。
 
 
 
  綱吉起伏不定地狀況慢慢加劇,似乎是害怕起這份感覺他一點一點的遠離Giotto。而綱吉和Giotto的狀況更是影響到了言綱,讓他比以前還要容易發怒且說話帶刺。
 
  綱吉曾經和言綱說過,他想問Giotto會不會有哪一天想拋棄他們。可是害怕這個問題的答案至今從未說出口。
 
  當下,言綱才知道其實綱吉跟自己一樣,都害怕變成獨自一人。
 
  似乎是雙胞胎特有的心靈聯繫,言綱在聽見這問題時對綱吉下了承諾,說他不會拋下綱吉一個人。
 
  然後言綱見到對方許久不曾展露地笑容,證明了他的直覺是對的──綱吉也同樣在害怕他會拋下自己離去。
 
  可惜不安並沒有就此消散,綱吉還是恐懼著Giotto會拋棄他們,這讓言綱也開始小小的擔心。
 
  ──以前,他不能沒有綱吉;而現在,變成了他不能沒有綱吉還有Giotto
 
  相信綱吉也是一樣的。
 
 
 
  「言綱、綱吉,你們可以告訴我了嗎?」Giotto的聲音拉回了言綱沉浸在思緒裡的意識,「你們最近怎麼了?」
 
  他感覺到和綱吉相握的手被緊緊攥住,言綱瞥了眼身旁的哥哥,而後毫不避諱地直視Giotto,搶先綱吉一步開口:「這句話是我們要問你的,你怎麼了。」
 
  不等Giotto回答,言綱又繼續道:「從很久以前開始,在我們慢慢長大的那段時間,你就一直很奇怪,能告訴我們你在考慮什麼嗎?」頓了頓,第一次用如此犀利的言語質問Giotto,他緊張到口乾舌燥,即使外表看不出來。
 
  「……。」Giotto沉默了下來,不復方才的氣勢,似乎是驚訝言綱道出的話語。
 
  雙方有默契般以安靜僵持了不短的時間,詭譎地氛圍無任何人先行打破,在言綱咄咄逼人的口氣完結了那段問話後,Giotto先是愣了下,轉而略微低首像是思考要如何答覆,綱吉與言綱雖是在Giotto沒有第一時間反駁言綱話的舉止感到恐懼、失望,卻也在同時瞥見男人眼眸中所流露出認真的神色,他們不發一語,硬是壓下令自己慌恐的情緒,等待Giotto給他們一個答覆。
 
  良久,Giotto宛如下了什麼決定,眼神一凜正視有些忐忑不安的綱吉還有言綱。
 
  「對不起,讓你們感到不安。」男人一出口就是道歉,語氣滿溢愧疚,「正如言綱所說,在你們慢慢長大的這段時間,我的確一直都在思考一件事。」
 
  聽聞,與Giotto面對面而坐的雙胞胎,他們交疊而握的雙手不約而同握緊對方的,兩雙兔耳都反映出主人現下的情緒繃緊神經高高豎立著。
 
  Giotto深呼吸口氣,又說道:「對於我來說,你們的存在很重要。但絕對不只限於親情、友情、愛情單方面的情感。」
 
  言綱和綱吉疑惑的互視對方又看向男人,不太懂Giotto話中的意思。
 
  「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想的,不過……」Giotto笑了,長年拉小提琴而有著薄繭的大手覆上兩人相握的,柔聲在他們耳畔旁呢喃。
 
  聽完,他們先是驚愕地瞪大眼,綱吉轉瞬間紅透了臉原本不安的心情也隨著下一秒綻放的笑容煙消雲散,而言綱則是一反以前無表情的模樣,難得地勾勒出微笑,而一開始因為害怕所以疊覆相握的兩隻手一同攀上Giotto,緊緊攫住不再放開。
 
Fin.
狐曰:
  最後爺爺到底說了什麼話就請大家自行想像唷☆(被毆
  嘛、當初在寫這邊的途中一直很猶豫要用誰讓兔子雙胞胎吃醋。
  因為這篇初代首領是主角之一,所以就私心的想要初代守護者當中的誰出來www
  想了很久後才決定是初代霧守,至於為什麼‧‧大概只是覺得他應該是一個觀察入微同時也很會演戲或捉弄人的傢伙ww(被打死
  不是沒考慮過初代雲守,但我想他應該不會做這麼過分的事。(意思是初霧就很過分嗎###
  讓初霧出來是一件很高興也很悲傷的事,高興的是終於可以嘗試寫初代的守護者,悲傷的是在決定要讓初霧出場後也決定了他必定要領便當。(告非啊#

  最後希望大家看這篇能夠看得愉快喔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