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155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那個世界的他們(白正)



  他看著褐髮少年流淌著悲憤的淚水,用盡全力消滅了那記憶中總是笑得很好看卻有著極度天真殘忍的個性,的銀髮男子。

  掛在鼻翼上的眼鏡鏡片因為強光而變得看不見他現下的表情,上顎緊緊咬住下唇,總是彎成倒弧形的唇瓣硬是抿成一直線,垂在腰側兩旁的雙手握成拳,指甲用力掐進了肉裡,絲絲血液從掌心流出滴濺在誰都不曾仔細注意的土地上。

  腳在顫抖,他清楚的知道,卻不明白是因為戰鬥即將迎向結局所產生的放鬆感,還是因為自己跟隨了近十年多的男人在自己眼前被同伴抹殺的那份複雜情緒。那雙藏在鏡片底下的眸子目不轉睛地將男子死亡的過成牢牢記在心裡,連同呼吸緊滯的感覺,連同心碎斷腸的感覺。

  結束了。
 
 
  ──結束了。
 
 

  目光望往那些從十年前過來的孩子們,他眨了眨酸澀的眼,撐起笑容走向他們。

  誰都知道他這時嘴角的弧度比哭泣還要來得難看、礙眼。他想著,可開口道出的話語卻和心裡的感觸背道而馳。

  他說──恭喜你們。

  他說──世界終於免於毀滅。

  心底淌著地血淚,此刻正譏諷嘲笑他的口是心非。

  有什麼辦法呢?他這麼自欺欺人道,這才是對的選擇啊。

  凝視那些孩子們的幸福笑容,才知道現下為那男子悲傷的只有一個人──就只有自己──。

  之後又開始動手布置要把這些十年前的孩子們送回過去的幕後工作,他站在那巨大的白色儀器前檢查有無故障或者受損。

  陸陸續續地,他們來到了他面前,操作著儀器他只是機械式的回應丟過來的問題,腦中什麼記憶都沒有只剩一幕幕逐漸消逝的影像。

  那傢伙說過──答應他一件事情,任何要求都可以。

  ──可是在
Choice上男人拒絕了他的要求。變成由彩紅之子的大空給他們一次機會。

  心臟被狠狠揪緊的感覺比傷口要來得痛,多麼悲慘的結局。他自嘲。

  「時空穿越要開始了哦!」他張開雙手,彷彿要擁抱所有人似,臉上的笑容是多麼純粹且耀眼,「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啊!彩虹之子把過去的瑪列指環封印後馬上就會回來的。」

  「那麼……」他與十年前的彭哥列小首領互望著,唇角上揚的角度是真心感謝與祝福,「真的……非常感謝。」

  褐髮少年帶著依依不捨地面容和他道別,縱使多麼依戀這裡的人們,他們仍舊想念原本的世界。

  打開按鈕的透明罩,他按下去同時也向那些孩子大聲提示:「時空穿越開始!」

  強光恣意,他撐著眼皮勉強自己注視全程過程。

  抬首看著那道飛往天際的光芒消失在視線中,低下頭閉起眼不到一秒的時間,臉龐所刻劃地笑容依然溫暖絢爛,「歡迎回來!」

 
  僅僅一瞬間,他與男子四目相對,見到了那人同以前無異地好看笑容。
  ──白蘭先生,如果我作這般的要求,您應該……不會生氣吧?
 
 
 
 

  「──小正!」

  映入眼簾的是夢中相同的男子,入江愣愣地看著對方緊張的將他從床上拉起,纖細的手指伸往他眼角輕拭,入江才發現自己居然夢到哭了,困窘的低下頭不敢再和男子相望。

  「白、白蘭,早安。」有些結巴的口氣像是要掩蓋什麼,攥緊綿被的手沒有絲毫放鬆,入江在心裡咒罵自己無能的個性,怎麼到現在一和對方對眼就會不由自主感到心跳加速。

  「小正你沒事嗎?剛剛看到你一直哭,是不是做惡夢了?」被喚作白蘭的男子見入江又回到平常的模樣,繃緊的情緒才緩緩平復,伸手帶有安慰性質的順了順對方因躺床而亂翹的髮。

  對於白蘭的動作入江反射性稍稍僵了下,又慢慢放鬆,抬手摸了摸臉頰確定沒有在流淚後才稍稍上移視線,小心翼翼不再二次與男人對到眼

  他聽著丟過來的問題,稍稍回憶方才的夢境,「……不,」而後,緩緩搖頭,揚起自然且溫和的笑容,「是個好夢喔。」

  白蘭見狀挑起眉,勾起魅惑的微笑湊近入江,使彼此之間的距離縮得更窄隘,「那是什麼好夢呢?小正不說說看?」

  「呃、白…白蘭,太近了啦。」剛睡醒的身體還有些無力,雖如此入江仍是拚命要把越靠越近的男人從眼前推開,「我說啦!白蘭你別再靠近……我說走開!」

  無視了入江的掙扎及抗議,白蘭輕而易舉把還無法使用全力的入江推回床上,仗著各方面的優勢將對方扣在身下,「只要小正跟我說我就走開哦。」笑容依然參雜幾絲誘惑,低下頭在入江耳邊呢喃著,意料內見到身下人的耳廓開始泛紅。

  「你……、」瞪大眼,白蘭吐出的氣息讓他逐漸陷入一種微妙的感覺,撫上頸首的氣流搔著他有些麻癢下意識地仰起頭,「白、白蘭……現在是早上……。」

  此話一出口就聽見在耳旁的唇瓣流洩出銀鈴的輕笑,入江馬上發覺自己不小心講了什麼糟糕的話,一時間清醒的神志讓他更加丟臉,支支吾吾地想辯解剛剛的口誤。

  只見對方撐起了身子,一手摀著嘴另手習慣性揉了揉入江的髮,安撫他慌亂的情緒。白蘭忍笑著不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過於愉悅,他知道要是玩笑太過分最後要平緩對方的怒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好好、我知道小正沒那個意思,別這麼緊張。」

  「唔、」心不甘情不願的瞪著忍笑忍得非常辛苦的白蘭,不過被那雙手碰觸後原本的情緒真的逐漸緩和下來,「……白蘭。」

  「嗯?」那雙漂亮紫眸勾勒著柔情的神色凝視喚他名字的入江,眼角下倒皇冠刺青也隨著主人的好心情上彎。

  「我剛剛,夢到我還有你,還有澤田他們。」入江輕拉著白蘭的衣袖,半垂著眼中滿溢幸福,「你笑著,澤田笑著,我笑著。是個好夢哦。」

 
  ──白蘭先生,祝您有個好夢。

 
Fin.
狐曰:
  怕有人看不懂所以我來說一下我的妄想(硍
  這篇是從原作十年後的白蘭被消滅那邊,以小正為視角寫的。
  十年後的小正最後也跟著白蘭的腳步離開那世界,以自殺的方式。文內沒有寫出來是因為我懶(告非)不想這麼悲。
  最後一句用斜體作表示的話語,是那個時代十年後小正在臨死前對白蘭的祝福。
  雖然那個時代兩人無法繼續活下去,但至少平行世界中的另一個他們正幸福的活著。
  簡而言之,平行世界的他們有種"代替那個世界十年後的他們一起幸福活下去"的意味。
  有點悲,但至少平行世界中的小正覺得那個夢境是好夢,也隱喻那個世界的小正沒有後悔最後所下的決定。
 
  最後祝大家看得愉快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