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155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你所不知道的故事(6927)

 


  就在那個跟平時沒有兩樣的日子,我跟犬還有柿本放學回到了骸大人近期找到的荒屋中,當我放下書包準備窩到角落去的時候,柿本突然叫住了我,並且塞了一張紙條到我手上。
 
  柿本推了推那副看上去很厚重的眼鏡,語氣平平向我交代:「紙條上的東西都一定要買齊。」
 
  我慎重地點點頭,並且嘴角也微微勾起,柿本很少要我去做什麼,這次能幫到他的忙真的很高興,一定要做好不讓他失望才是。
 
  將紙條塞進裙子的口袋中,我緊握著三叉戩小小聲說了句「我出門了」,便開門踏出這荒廢的屋子。
 
  途中又很緊張的拿出紙條仔細看了一遍又一遍,不知道我在焦躁什麼,但是就是覺得很不放心,這麼說起來……今天骸大人還沒聯繫我呢,是出了什麼事了嗎?
 
  這念頭一出現我急急忙忙甩甩頭把如此不吉利的想法丟掉,怎麼可以這麼想呢,骸大人一定沒有事的。
 
  現在太陽已經偏西了,原本刺眼的陽光變成黃澄澄的,感覺很溫暖。我來到商店街上,照著紙條的指示走進超市採買。
 
  不管來幾次仍是覺得超市很大呢……啊、有巧克力,要不要幫骸大人買呢?雖然買回去可能又會被犬吃掉……還是不要比較好。
 
  低頭看著紙條,口香糖買了……還有……
 
  「那不是庫洛姆嗎?」正當我專注檢查還有哪項沒有買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我疑惑的抬起頭看去,見到BOSS還有那個彩虹之子朝我走過來。
 
  我緊張地稍稍往後退幾步,不管多久我仍是沒辦法讓不熟的人接近呢,真希望不會造成骸大人的困擾。
 
  似乎是察覺到我有想逃跑的打算,Boss有些慌張的向我擺擺手,本來想繼續靠近的腳步也停了下來,我們之間留了一段不算近的距離,我看著Boss,他說:「啊啊、庫洛姆先別走,我只是想問問你還有柿本和犬他們要不要一起來我家吃飯,今天我媽作了很多菜。」
 
  啊、Boss的母親嗎……,一瞬間真的有點想去呢,畢竟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有一餐沒一餐了,估計晚上也不會有晚餐吃。
 
  低頭考慮了很久,我才偷偷覷了眼仍是站在原地的Boss,用他勉強能聽到的音量道:「……我要回去問問。」
 
  聽到我的回答,Boss只是揚起很溫柔的笑容點點頭,跟我說他們晚餐會在七點開飯,會等我們過去的。
 
  跟Boss道別後,我繼續將還沒拿到的物品一一找齊,走到櫃台前結完帳後小跑步回到那間屋子。
 
  將買到的東西放在還算完整的桌子上,我張望了一下才找到柿本的身影,湊上前拉住他的衣角小力的扯動,吸引柿本的注意力。
 
  「東西買齊了?」柿本面無表情的問我。
 
  「嗯、嗯……,那個……剛剛,我遇到Boss。」我點點頭,輕聲說著方才的經過,「他說……要不要去他家吃晚餐。」
 
  說完就看到柿本沒有感情起伏的臉蛋居然皺起眉,很小很小的弧度,但我還是看到了。
 
  「不去。」柿本撇開頭,斬釘截鐵的拒絕了,「你想去的話就去吧。」
 
  「咦、可,可是……」你們要吃什麼呢?
 
  話都還沒有說完,犬的聲音就這麼硬生生蓋過了我的話,「臭女人、要滾快滾,別妨礙我玩遊戲!」我轉頭看往犬,卻見到他頭也不抬專心地玩著那台掌上型遊戲機。
 
  ……原來是犬又亂花錢了,難怪最近一直都沒有錢吃東西。我眨著眼盯住那台還很新的遊戲機,思考要不要下次骸大人連繫我時告訴他。
 
  犬的這句話一說出來,兩人也就真的把我當成了空氣連瞧都不瞧一眼,我輪流看了看他們,握著三叉戩再一次說出「我出門了」,這次往Boss家的方向前進。
 
  知道犬他們是怕我跟他們一樣沒有晚餐吃才會趕我出門,但是他們不用吃嗎?這樣真的不太好呢……
 
  來到了Boss家門口,我按下電鈴沒一會兒就聽見裡面傳出的跑步聲,腳稍稍往後退了兩三步,剛站定門就被開啟了。
 
  「庫洛姆!等你很久了……咦、柿本跟犬呢?」那張臉一下高興一下疑惑,表情變換豐富,讓我不僅想到自己身邊完全沒有這種人……如果犬不會一直對我大吼大叫老是擺生氣的臉給我看的話,那犬勉強可以算。
 
  「他們不來。」搖搖頭,不意外見到Boss露出失望的面容,又撐起無奈的笑容邀我進屋。
 
  Boss的母親真的很會作菜,也很好吃,或許也是我很久沒有好好像這樣吃一頓了,雖然不吃一餐對我來說沒什麼影響,畢竟我本來就感覺不太到飢餓。
 
  這頓晚餐在很和樂的氛圍下結束了,在犬他們那邊不會有這麼溫暖的氣氛,但是也同樣吵鬧,不同的溫暖。哪一邊我都很喜歡。
 
  原本想幫Boss的母親洗碗,結果卻被她笑著婉拒了,說讓客人來洗碗不好意思。請我到客廳,特地切了一盤水果給我吃。
 
  我沒有說什麼,乖乖跪坐在小茶几前吃著水果,沒多久Boss就來到客廳把手上拿著的四層便當交給我,說是要給犬和柿本的。
 
  當下我整個愣住了,沒想到Boss是這麼的溫柔,不、應該說他原本就好溫柔了……,而後Boss問我骸大人最近還好嗎?
 
  骸大人今天還沒聯繫我,所以我真的不知道今天他好不好……,想著,我試著在心中呼喊骸大人。
 
  『發生什麼事了嗎,親愛的庫洛姆。』骸大人的聲音感覺有點無力,是不是真的不舒服呢?
 
  『我很好哦,不必替我擔心。』那就好……骸大人,Boss問您最近的狀況,要回答他嗎?
 
  『彭哥列?喔呀、我都還沒去找他定契約他就主動把你找來了。』對、對不起,擅自就來了……
 
  『不是庫洛姆的錯哦,那麼先把身體借給我吧。』好的。
 
  視線一陣煙霧繚繞,我的意識潛到了這個身體的深處,這裡沒有任何的光線,可是能夠感受到骸大人的存在所以沒關係。
 
  到現在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明明就能跟骸大人的視線同步,卻又像是看電視般什麼也不能做,只能靜靜的看。
 
  今天的骸大人……似乎心情很好,骸大人很高興,這樣就好。
 
  「彭哥列。」是骸大人的聲音……咦?感覺好像在笑……啊、是因為Boss被突如其來的交換嚇到了,看來骸大人真的很喜歡逗Boss
 
  「六、六道骸?!你、你怎麼……Boss貼在牆壁上一臉驚嚇的樣子,好像已經準備好只要骸大人一有動作逃跑似……好想告訴Boss其實骸大人很溫柔的。
 
  視線突然挑高,應該是骸大人站起來了,怎麼會突然起身呢?嚇我一跳。
 
  「喔呀、你就這麼不想看到我?剛剛不是還問小庫洛姆我的事嗎?」啊、Boss聽到這句話開始慌張了,那雙褐色的眼方向不定的亂看一直是Boss想說謊時會有的習慣呢……,不知道他曉不曉得這件事情。
 
  「我、我才……唔、關你什麼事啊。」Boss撇開頭鬧彆扭了……看來是想不到可以辯解的藉口,唉呀、骸大人心情似乎又更愉快了,Boss那個隨時都看得出來心情的個性真的很好了解。
 
  一連串的輕笑聲,是骸大人的聲音,Boss聽到後馬上就臉紅了,是誤以為骸大人在嘲笑他吧,不過僅僅只是瞪了一眼又轉開視線,敢怒不敢言的樣子。
 
  笑沒多久骸大人突然朝Boss伸出手,是要做什麼呢?
 
  「吶、彭哥列,陪我去看星星吧,現在。」咦、咦咦?!骸、骸大人好難得!怎麼會想要邀Boss去看星星呢?!看Boss的樣子,也跟我一樣嚇到了,骸大人會主動約人真的、真的很少見。
 
  其實……骸大人是不討厭Boss的吧……
 
  不然怎麼會邀Boss呢,骸大人一直以來都很寂寞的……
 
  Boss驚訝了幾秒隨即又勾起了笑容,似乎沒有以前這麼害怕骸大人的樣子,「你呀……
 
  好想告訴Boss,他的笑容一直是我們這些見不到希望的人的陽光,好喜歡好喜歡Boss的笑容,骸大人也很喜歡,那是、我們無法觸及到的世界。
 
  Boss……你知道嗎?
 
  骸大人,想要的,已經改變了喔。
 
  只是……不敢奢望而已。
 
 

  ──「偶爾也會說些好事呢。骸。」
 
 

  我們的未來,就像是那一點燈光也沒有的道路。
 
  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殺,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被追捕,我們一直都是躲躲藏藏的在過日子,並不像Boss那樣。
 
  可是Boss逐漸的朝我們靠近,我很擔心那雙褐色眼眸中的純粹會被黑暗吞噬。
 
  骸大人雖然沒有說出口,但是每次附身的時候,我都感覺到那冷漠的個性中滲有一絲焦急。
 
  像個笨蛋似踏著慌張的步伐,擋在Boss面前,沒有阻擋對方,只是剷除了會讓Boss的天真消逝的任何事物。
 
  連同自己。
 
  跟Boss劃清了界線,嘴裡嚷嚷著說他的接近是為了要奪取他的身體,但事實上不是的……,可惜骸大人像是已經決定了,怎麼勸也沒有用,仍是堅持要用這種作風。
 
  懷著孤獨不安的情感,想碰觸卻又拒絕對方靠近,就怕自己把這唯一的光給毀滅。
 
  明明心裡一直在叫囂著痛苦,卻裝做不當一回事般。
 
 
 





  Boss和骸大人來到了河邊的堤防,今天的夜空很掃興,烏雲密布的沒有星星、沒有月亮,不過骸大人的心情依然很好,Boss也難得沒有出現恐懼的樣子走在身邊。
 
  「彭哥列你知道嗎。」能感覺到骸大人正笑著,卻不是發自內心的微笑,「在這黑暗的世界中,抬頭仰望夜空……,」
 
  目光移到了灰黑的天空,沉甸甸地感覺隨時都要掉下來的樣子,骸大人很喜歡這種天氣。
 
  但我想,骸大人更喜歡的,是雨過天青的天空吧。
 
  「星晨就彷彿正在下墜一般。」眼前的景色突然暗下,骸大人的聲音變得好小好小像是風一吹就要消失了……,不知道Boss有沒有聽到骸大人呢喃的話呢?如果有就好了。
 
  「骸?」Boss的聲音從旁邊傳過來,景色又再次出現應該是骸大人睜開眼了,視線轉到Boss的臉,他一副疑惑的樣子看著骸大人。
 
  「クフフフ……彭哥列你這樣無防備的樣子可不行哦。」骸大人伸手勾起了Boss的下顎,狀似要親吻的樣子讓Boss瞬間紅了臉,急急忙忙的逃開了,而骸大人只是站在原地輕笑。
 

 
  ──彭哥列……彭哥列……澤田綱吉……綱吉……
 
  是骸大人的聲音,可是好像跟講話的感覺不大一樣。
 
  有點哀傷、有點孤獨,是骸大人不會表現出來的一面。
 
  那麼,骸大人應該也不知道其實我還醒著,不然就不會表現得這麼明顯了。
 
  ──拜託你了,
 
  BossBoss,你有聽到嗎?骸大人的求救。
 
  請回頭,好嗎。
 
  ──請不要驚慌地聽聽,
 
  如果Boss能立即轉頭的話,一定能看到骸大人流露出的不安。
 
  骸大人太會演戲了,把所有人都騙了過去。
 
  但是、很希望第一個發現骸大人這麼寂寞的……Boss
 
  ──我這份心意吧……
 
 
 
  Boss……
  「骸──你怎麼……別哭啊!!」
 
Fin.
狐曰:
  其實,這篇是改自一首歌,但是只用到一半而已。
  
完整歌詞請點我♥
  
完整歌曲請找我☆

  【希望】大家看得愉快喔 (woot)(別學Plur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