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399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洛神花(三要)

  熱鬧的學園祭日子眨眼間又即將到來,學校裡每班都熱烈討論著今年要用什麼樣的主題來迎接這次的學園祭。

  田沼的班上更是完全融入了這令人期待的氛圍裡,平常就有些吵雜的教室更是沸沸揚揚,而站在台上的導師只是微微一笑,稍稍增大音量讓所有人都注意到他才開始說明這次的內容。

  坐在靠窗戶最後一個位置的田沼卻仍是如平常一般安靜,隻手撐著頭看向窗外那片片反射陽光顯得像是發光般的樹葉,略嫌強勁的風撫過樹群帶走了不少正邁入枯黃的葉片,在空中轉了好幾圈後才乘著風飄往遠方。

  他凝視著,黑色的雙眸沒有染上幾絲因為學園祭而興奮的情緒,更進一步的說,田沼認為學園祭什麼的根本就不關他的事。

  大概是自己太過沉默的關系,班上常常就忽略他這個人的存在,並不會感到任何的厭惡感,相反的田沼還樂得輕鬆,而且他根本就不太會跟人相處,別人向他搭話時還頻繁出現反應遲鈍跟不上話題的樣子,到最後也沒甚麼人會主動找他了。

  田沼將目光移回前方的黑板,老師已經在不知不覺間寫下了密密麻麻的項目,比如比賽的人選、班級攤位的主題等等。

  競賽什麼的大致已經選好參加者了,攤位主題更是早早就定下,只剩一些幕後布置的工作,以及打掃的工作。

  「嗯,那麼還有誰沒有參與到的嗎?沒參與到的請舉手給老師看看。」站在講桌前的導師環視班上每一位同學,此話一出果然就有三三兩兩零星的學生帶著各式各樣的表情舉起手來,田沼也是其中一個,不過比其他人還要更無表情。

  導師像是在找中意的人選般審視所有舉手的學生,當輪到田沼時觀察了幾秒後勾起了滿意的笑容,對一臉無謂的他道:「那麼田沼同學,能麻煩你參與幕後布置的工作嗎?可能會有段時間很繁忙,如果你覺得不行的話就跟我說。」

  與前方的導師相對望,田沼放下手考慮了一會兒,才輕點頭以不大不小的音量答應老師的請求,然後認真聆聽老師說有關幕後工作的重要事情還有小組長是誰,全部記下後就又將視線放向窗外遠方那隱隱若現的山群。


 
  放學後理所當然的被小組長留下,分配每人一些需要準備的東西以及工作,而田沼得到的工作是要剪貼一張全開的宣傳海報,還有討論海報的內容。

  全部都配置完後,分到負責採買的同學先行一步離去,留下了要討論海報內容的人員還有小組長,田沼下意識抬頭望向掛在牆壁的時鐘,才發現已經五點多了,照現在的進度討論完可能也已經快要七點,家中的父親今天晚上有法會自己晚點回家應該是沒有關系的,但是……。

  田沼稍稍皺眉,不過沒有任何人發現他這輕微的舉動。

  「田沼,你怎麼啦?」小組長似乎覺得他在發呆,用不大的力氣搖了搖田沼,「快點來討論,越早完結就可以越早回去喔。」

  他點點頭,決定將剛剛困擾自己的事情先放到一旁,坐到位置上跟大家一起討論海報內容。

  很可惜的是田沼是很想忽略梗在心頭的情緒,卻發現自己怎麼努力忽略就是忽略不了,反而思緒更加纏繞在那件事情上。

  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他首次出現這麼焦躁的心情,現下田沼只想趕快完結討論會議然後趕快離開這裡。

  好不容易撐到了結束,田沼又看了一次時鐘,出乎意料的時間居然超過了自己預估的時間,田沼急急忙忙拿過書包連招呼都沒有就邁開步伐直直往校門口奔去。


 
  途中本來還在想時間拖了這麼久那傢伙可能已經先離開了,田沼奔到校門口時,心裡所想的那個人像是真的要印證田沼的想法,校門口空空如也一個人也沒有。

  他停下腳步,兩手撐在膝蓋上喘氣,太過劇烈的動作讓自己有些呼吸不過來,明明就已經是要令人感到寒冷的天氣,汗水卻從額際劃過臉龐。

  田沼直起身子用手被抹去汗液,「是穿太多了嗎?」喃喃著,他拉了拉領口,穿了四件似乎真的有點太多了。

  調整好呼吸,田沼不死心的又駐足一下張望四周,確定真的沒有任何影子後才又踏出步伐踩上回家的道路。

  是自己先不守時的,所以他沒有資格生氣或者抱怨。田沼很清楚這點,對於沒有看到期望的影子並不會像女生那樣氣急敗壞的剁腳數落對方的不是,事實上他也不會做出那種動作,現下滿腦子只是在思考如果下次在遇到對方時要怎麼道歉還有告知學園祭的事情。

  由學校走到了家門口那傢伙都沒有再出現,看來是他不守時的這點讓對方生氣了……,自己不會生氣可失落還是有的,好不容易才能"看得到"對方的,卻因為自己的疏忽氣跑了那人。

  田沼站在家門口空出一隻手翻找鑰匙,找到後把鑰匙插進去才發現門根本就沒鎖,有些疑惑,說不定是父親還沒出門,抱著這樣的心態他拉開嗓子朝屋內喊了句「我回來了。」並坐在玄關前脫掉鞋子。

  脫完鞋子站起身後田沼才意識到自己喊出話後過了一段時間了都沒有聽到父親的聲音,眨了眨眼,他決定去找一下父親在哪裡做什麼,不然怎麼會沒有回覆自己呢?

  先將書包放在客廳,他開始一間一間找著,廚房、浴室、庭院、父親的房間、倉庫、自己的房間……能找的地方全都找過了,一點也沒發現要找的人的蹤影。

  「今天是大家都鬧失蹤嗎?」自言自語著,田沼知道如果真的找不到父親,那他就真的是已經去工作了,不過沒有鎖的大門又該怎麼解釋呢?

  思考了許久,田沼才像是想通了什麼事略略睜大眼,腳步一轉走往廚房,打開冰箱翻找可煮食的菜色。


 
  很快的就弄好了三菜一湯以及米飯,因為是和父親相依為命、而父親又常常往外奔走替人家做法會,晚餐幾乎都是田沼主廚,久而久之也已經習慣了煮飯這件事。

  他將飯菜搬到了能夠看到庭院的客廳,又拿了兩副碗筷出來擺好,最後走到靠近戶外的廊上張望幾秒,平靜的開口:「晚餐弄好了喔,一起吃吧。」說完就轉過頭盤腿坐到墊子上,也不急著吃飯。

  下一秒田沼感覺到輕微的風吹上面頰,他看向旁邊的位置,一位有著獸耳馬腳的男子早已經跪坐在墊子上毫不客氣的拿起碗筷夾菜吃飯,掛在耳上的三枚凌當隨著搖晃發出悅耳的聲響。

  田沼微微一笑,這才開始動做捻起筷子和碗跟著進食。

  「今天沒有看到你。」低沉的嗓音從旁傳進耳裡,田沼愣了下遲鈍地望向男子,才發現剛剛的聲音是男子的。

  不管過了多久他還是不習慣對方那沉穩且有些魅惑人的聲音。田沼思忖,不過不討厭,覺得很好聽。

  似乎很清楚田沼慢半拍的個性,男子極有耐心等待著,手上的動作依然沒有停下的繼續夾菜吃食。

  「啊、那個,對不起。」田沼開口就是先道歉,有些愧疚的神情望向男子,「因為快要到學園祭了,我被分到很麻煩的工作所以被留到很晚。」

  輕輕瞥了眼田沼,男子夾了口飯放進嘴中咀嚼,「嗯。」

  「可能之後會很忙,你就不用來學校等我了。」

  「沒關係。」放下已然空了的碗筷,男子正視田沼,「我會等你忙完的,畢竟晚上不很安全。」

  聽了對方的話,田沼睜大眼,面色有些紅潤地撇開視線,但還是小小聲向男子道謝。

  「那,三
。學園祭那天你能來玩嗎?我是幕後的,所以那天就沒有工作了。」揚起靦腆的笑容,田沼不像早上那般平靜,語句中參雜著一絲絲期待。

  被喚作三
的男子──或者該說妖怪──凝視著田沼的笑容,然後嘴腳勾起溫柔的弧度,「嗯。」

 

 
  為了能早點做完所有事情,田沼更是全心全意專注投入幕後的工作,這應該是他活到現在最為認真的一次,以前他都未曾想過自己會因為別人而這麼勤奮做事。

  速度令人咋舌,田沼幾乎每天都在學校待到快要七點,班上所有人都離開了就只剩下他還在剪貼製作宣傳海報。甚至有一次嫌進度太慢把一部分的工作帶回家,沒想到卻遭到常駐家中的那位妖怪極大的反彈,還硬是田沼從工作中拉出來拖到床上要他睡覺。

  自那次後他就沒有再將學校的佈置工作帶回家裡,到家就是乖乖陪父親或是那位妖怪聊天,偶爾安靜的坐在廊上賞月直到就寢時間。


 
  田沼一次在陰天的日子仍是留校留到了七點,等到他把所有東西都收拾好拿著書包來到校門口時,天空倏然飄起了毛毛細雨,來接田沼一起回家的三抬起頭凝視了會兒過於灰暗的雲層,皺起眉伸手拉住身旁人的手臂加快腳步往田沼家走去。

  「怎、怎麼了?」驅使雙腳小跑步跟上前方妖怪的速度這才避免滑稽的跌倒戲碼,田沼視線往上瞟去看著三
略微嚴肅的側臉。

  似乎是察覺對方跟不上自己的腳步,三
的速度趨緩讓人跟上,「要下大雨了。」說著,便感覺到原本細小的雨絲有逐漸加大的趨勢。

  本就皺著地眉頭當下更是聚攏在一起,三
突然停下了前進的腳步,轉身讓田沼來不急剎車而撞進自己懷裡,用是人類手掌的左手環過對方的腰,低聲交待人抓緊自己,他也牢牢抱好對方確保等會兒不會摔下去後,雙腳輕輕一蹬便帶著田沼漂浮到半空中,以人類腳程到達不了的速度飛往目的地。

  可惜三
加快了速度節省許多時間回到田沼家,還是免不了淋到一些雨,雨勢在一人一妖就快要抵達玄關時瞬間變大,令他們措手不及。

  兩個都濕淋淋的進到家中,田沼的父親似乎又出去工作了,記得這次工作時間很早應當是不會淋到雨才對,不過可能會等到雨停了才會見到父親的身影。田沼想著,從浴室拿了兩條毛巾出來,一條遞給三
時才發現對方表情明顯不悅,他歪頭思考自己是不是又做錯了什麼,可是怎麼也想不到有什麼做不對的事。


 
  田沼站到三前方,墊起腳尖把毛巾蓋到對方頭上,「怎麼在生氣?」順著三體貼地彎下身任他擦頭,田沼決定開口問總比自己在旁邊胡亂猜測好。

  「……。」沉默了一會,三
緩緩嘆氣,拿過田沼披在肩上的毛巾覆上對方還未動手擦乾的髮輕輕擦拭著,「你淋到雨了,會感冒。」

  「啊……」愣了愣,自己的確是淋到雨,但他覺得才淋到一下下的時間應該是沒有什麼關係,卻沒想到三
比自己要來得擔心。

  田沼揚起感激的笑,手上的動作沒停,「沒關係的,等等我去洗個熱水澡就好了。三
,謝謝你。」

  以為三
聽到後就會放下擔心的情緒報以自己一個微笑,沒想到話才剛說完就感覺到對方更加明顯的怒氣,讓他下意識縮瑟了下。

  「你知不知道你身體已經快撐不住了。」三
口氣比平常更加有壓迫感,面容看上去是沒有什麼情緒流露,可雙眸卻冰冷的看進田沼眼中。

  未曾看過三
這麼無感情的一面,田沼完全不知道該作何反應,只是因為對方給予的怒氣反射性感到恐懼,僵在原地想逃跑也無法。

  顫著唇,三
會發如此大的脾氣完全超出他意料範圍內,就連上次把佈置材料帶回家的時候都沒有見過對方這麼生氣,懼怕到就連只是輕覆在自己髮上那雙是人是馬的手都讓他不禁開始想著會不會下一秒自己的生命就會被奪走。

  「我……對、對不起……。」刷白臉色的臉龐看起來更加病氣,田沼想要跟三
多說些什麼,卻因為內心過於害怕鼓足了勇氣才道出這樣短短的字句。

  似乎是這句話讓對方拉回了神志,使人喘不過氣的壓迫感瞬間消失,三
低下頭前額的髮蓋住了雙眸,伸手抱住他,以至於田沼無法看清對方現下的表情。

  「……我太激動了,」三
慣於穿著的浴衣遮住了田沼的視線,在微暗的狀況下他聽見對方呢喃道:「到約定的日子來臨前我不會再出現的。」

 
  ──我畢竟是妖啊。

 
  或許是從沒有這麼勤勞過,也或許是三突如其來的話語使田沼過於震驚,在三從自己眼前消失的第二天開始田沼就染上了風寒。

  前幾天只是輕微的咳嗽並不影響本身,只是會比較容易覺得累。

  但越到後面,隨著學園祭將至工作也愈發緊湊,離校的時間也就一天比一天拖得要晚,最後連休息的時間都被剝奪了。田沼也不得不將工作帶回家裡完成。

  學園祭前一周,田沼的病終於嚴重到無法下床,學校那邊父親幫忙請了病假,就連父親原本和人預約好的法會也全部取消,留在家專心照顧田沼。

  「又是妖怪惹得禍嗎……?你已經很久沒有病得這麼重了。」年邁的男人面容上難掩擔憂,取下田沼額上變得溫熱的毛巾,放進盆水中泡涼再擰乾放回原來位置,見自家兒子痛苦神色有減緩這才稍稍紓緩眉頭。

  田沼微微睜開眼,高燒不退的情形讓腦袋有些發脹無力思考的感覺很不好,但對於父親的話他仍是想說些什麼來反駁。

  張了張嘴,這才感覺到喉嚨乾得發疼,食慾不振及忙碌又加上病情使得他連水都變得很少碰,「不是的……」勉強的發聲就感到喉部一陣灼熱,反射性大力咳嗽,不適感又更增一層。

  「他很好……不是他害得……。」恍若夢囈般呢喃著,未經思考就道出的話語完全洩漏另一個"人"的存在,可無法轉動的思緒絲毫沒有察覺這話暴露了多少藏在內心的秘密。

  帶著小圓眼鏡跪坐在床邊的他聽著、愣著,眨了好幾次眼簾就像是要確認自家兒子所說的話是否真實,不是自己的幻聽。

  見自己的親身骨肉不斷不斷重複話語,年過半百的他只是伸手撥了撥兒子的髮絲,細心的把因為汗水而附在皮膚上的髮勾到耳後,揚起一抹和煦的微笑。

  「這樣啊……,你也已經長大了呢。」鏡片後的雙眸夾雜著許多心緒,但最多地,是淡淡歡喜。

  再一次洗乾淨毛巾放到田沼的額上,他捧著水盆壓低腳步聲離開房間。
 


 
  門鈴乍響,年邁的中年和尚踏著平緩的步伐踱至玄關,他拉開了和式紙拉門,見到一少年以及掛在少年肩上與招財貓模樣相似的胖貓咪。

  他眨了眨圓小的雙眸定定瞧著少年和貓,而後才揚起慈祥的弧度請他們進到屋中。

  「我看過你,田沼能跟你教成朋友真是太好了。他幾乎天天都跟我說你的事情呢。」透明橢圓的鏡片底下那雙和藹的眼笑彎著,高興對方的到來。

  「能麻煩你嗎?我今天有個重要的法會要辦,雖然剛剛已經跟對方通過電話說要取消了,但是過意不去。」他注視著比自己高出許多的少年,知道對方不會拒絕自己後,再一次笑開。

  「好的,路上請小心。」

  「真是謝謝你了。」

  送別了田沼的父親,夏目擺好鞋子靠著依稀地記憶來到田沼房間。

  很久沒來了,他思忖著,是不是往後要多多來陪田沼呢?

  伸手握住門把,轉開。

 
  眨眼,他睜大雙目。

  勾起微笑。看來自己的朋友並不需要自己擔心。

 

 
  捧著熱氣裊裊的馬克杯,杯中淡淡紅色的飲品讓原本高溫不下的體溫緩和下來,讓自己舒服許多。

  「真是多虧了這些洛神花,讓你的高燒能退下來。」他嘴角淺淺上揚,跪坐在床邊與病好了大半的兒子聊話。

  田沼啜著花茶,靜靜聆聽父親的話語。

  「不過呀,這量也有點太多了,明明你朋友來時就只見他拿了籃水果的……。」閉起眼回想夏目來家裡的情景,他有些疑惑這些洛神花到底是從何而來。

  不管如何,送花來的人一定是個很照顧自己兒子的人。想到這點,他不禁勾起欣慰的弧度。

  兒子能教到如此溫柔的人作朋友,就算是妖怪他也很高興。

  「……爸,對不起讓您操心了。」將馬克杯緩放在雙腿上,田沼低著頭道歉,「這次是我沒有好好注意自己的身體,真得很抱歉。」

  他凝視著自己兒子,深深刻劃著歲月流逝的粗糙掌心溫柔不失力道地撫上田沼的髮。

  他和他相依為命,始終擔心要是自己老死離開時被留下的他該怎麼辦。

  當初決意搬來這裡是對的,自己終於能放下一件事。

  「安心養病,不用在意我的,兒子。」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