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2554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美感(サニコマ)



  「松。」
  「是?」



  一如男人所追求的美,那幢房子也同樣不失男人口中"美"的感覺。
  至少跟トリコ那間能吃的糖果屋是天差地別的遠。
  難得的一次休假就這麼毫無預警的被佔據,雖然先前好幾次已經跟所處得飯店請過好幾次假,都是為了要與トリコ到各個危險的地方去冒險一窺食材的真面目,但飯店似乎經過了那次世紀濃湯事件後,不僅沒有扣他假期,反而一如往常安排假期給他,假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次次准許。
  不過真正在休假期間和トリコ一起出去的次數似乎並不多,比起請假,休假出去的數目屈指可數。
  所以男人突然的邀約讓他有些驚訝,由其不是那位才剛成為夥伴的人,這點更讓他訝異。
  除了有時候因為同行緣故會遇到四天王的其中三位外,很少出現對方主動找他的時候。
  高興及驚愕過了頭,糊里糊塗地就這麼把寶貴的休假奉獻了出去。


  直到處在同樣氛圍的廚房中,萬分緊張的情緒才逐漸緩和下來,對方說隨便他弄些什麼,想要的食材都已經準備好放在冰箱中,就看他怎麼使用這些材料。
  依言拉開冰箱,果真裡面都放滿了各式各樣沒見過的,有些還是市面上很難弄到手的珍貴食材,不過唯一共通點就是全都能養顏美容。
  挑挑選選過了幾十分鐘,好不容易決定了這次的菜單,他拿起那些對於自己略嫌吃力的材料走進廚房,捲起袖子,開始動手料理。

  沒多久香味滿室,也成功的勾引到飢腸轆轆的美麗野獸。
  倚在廚房門口的牆觀看著對方忙碌的身影,似乎是最後一道甜點了,認真到無暇注意站在門口的自己,這樣的專注力讓男人很是欣賞。
  沉浸在自身工作的他是最美麗的,男人曾經這麼跟對方說過。
  轉頭望向幾乎將桌子每一角落都擺滿的美食,沒有食指大動的欲望是騙人的,但比起那些男人更想好好將那人努力的模樣刻印在腦海裡。

  為什麼不是他呢?
  很想把這人從那傢伙的身邊搶過來。

  「好了!」擺上最後一顆角質層草莓,他揉了揉鼻子,滿意地看著剛完成的蛋糕。
  直至這時他才注意到門口的身影,以為對方等不及所以站在門口催促,匆匆忙忙端起蛋糕跑到人身旁,「對不起花了太多時間......,サニーさん可以先吃的!」
  著急的聲音喚回飄遠的意識,男人低下頭看去,眼前快被蛋糕擋住的著急臉蛋讓男人忍不住笑了,撩撥著自己細心呵護的髮,「像那種美中不足的事情叫我怎麼忍受得了去做呢,好了既然全都弄好就快點過來開飯,這樣拖拖拉拉的速度可是會餓死人的。」
  「好、好的!我馬上......耶?!」剛想端著蛋糕往餐桌移動的同時,手上的食物就這麼騰空了起來,跟著先行走往餐廳的サニー緩緩飄過去。
  這幕讓他呆愣了一會才連忙跟上,揚起笑容向男人道謝,「謝謝サニーさん,最後還讓サニーさん幫忙真不好意思......。」
  瞟了他一眼,男人勾起得笑容艷如花,「這點事用不著道謝,」將由那直徑只有0.1微米的觸覺所端住的蛋糕放上餐桌最後一點空間上,男人轉頭正視跟在身後的他,「比起這個,松──。」

  瞳仁隨對方的靠近而放大,在自己還未反應過來時,鼻頭被濕熱的什麼一次次撫過,突如其來的感受讓他僵住身子不敢輕舉妄動,男人那鮮艷柔軟的髮擋住了兩旁的視線,到對方終於放過被舔得通紅的鼻轉移陣地往頸部移去時,他才想起有些不對勁。
  「那、那個、サ、サニィィィさぁーん!」
  「你臉上有奶油哦。」
  「耶、?謝、謝謝......不對啊、サニーさん你在做什麼!」
  些為刺痛的感覺藉由神經傳導到大腦去,就算再怎麼笨好了,男人現在的舉止他不是完全清楚但也能略知一二,不知道的話還好,但就是因為知道了才使他臉頰轉瞬間通紅並且那總是慢得可以的危機意識眨眼襲來。
  慌慌張張想阻止男人越發往下啃咬舔舐的動作,可惜以他比同年齡都還來得嬌小的身高和自身職業,根本比不上男人身為美食獵人所擁有的力氣。
  「不是只有臉上有奶油而已嗎?!」困窘地發問,卻似乎加速了現下的窘境。

  「嗯啊、等......!」
  傳近耳裡的聲音甜膩如蜜,一想到對方是因為自己的動作而才會有這樣的聲音就讓男人止不住衝動,連方才幫忙他端食物的觸覺都用上了,那樣細微寬度遲鈍的對方畢竟是感覺不到,但卻能增加更多刺激給對方。
  想要他的念頭無限量擴大,在男人碰觸到他的肌膚時。
  「不要......サニィ...さぁ、ん──」

  動作在那細如蚊吶的呢喃中斷去,他癱軟在地持續喘息,試圖平穩過於紊亂的心跳,完全不曉得男人失控的點在哪裡,也不知道突然停止的理由是什麼,他抬頭望去,見到男人神色複雜的面容。
  「......抱歉,」男人伸手拉起他,初次聽見趾高氣昂的對方向自己道歉,腦袋轉不太過來呆愣的看著。
  「──我說,剛剛是我太衝動,做出那種一點美感也沒有的舉止嚇到你,還差點做出那種令人作嘔的骯髒事......。」
  輕拉住男人的衣袖,他心有餘悸卻仍揚起底氣不足的笑容,搖搖頭,顫著音道:「不、沒、沒事......我、我只是被嚇到而已......那、那個,呃、沒有生サニーさん的氣......。」
  「サニーさん不噁心啊、我真的只是被嚇到而已......。」

  為什麼受害者會反過來安慰加害者呢?
  明明自己已經驚恐到連說完整的句子都有問題了,這人到底是多麼......。

  「我、我們快吃飯吧?菜都快冷了、!」
  似乎感覺到氣氛過於僵,他連忙調大聲音生硬地轉移話題,放開拉住男人衣袖的手急急忙忙走到餐桌旁,裝得一副肚子餓的模樣催促。
  「熱一熱還是可以吃,菜又不會飛掉。」無奈的揚起唇角,走近餐桌旁拉出椅子坐下,恢復到往常那般堅持完美主義的自己,隨對方的話題應和。

  ──這樣的心情,到底是什麼呢?

Fin.

狐曰:
  不、爆數字了XDDDD!!
  明明是極短篇啊啊啊為什麼會越打越長啊啊啊!?
  可惡啊對他們的愛真的太大了嗎?!(棍#
  是說最近感冒了,不但沒好還加重......(吸鼻子
  不想看醫生、所以體內的免疫系統你們快發揮效用吧!(高舉雙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