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1203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小品(自創)



  有時候真的十分痛恨自己的體格。
  也不是說太矮,但在同年齡的人身邊總是矮這麼一截。
  所以說這不是重點啊啊啊──!

  「快把你的手拿開!」
  「這也不是鄙人願意的,寄人籬下總得是吃人手軟的。」
  「那也不要她說什麼你就聽啊!你不知道你冷爆了嗎!?」
  「真是不好意思,鄙人天生就是這樣的體質。」
  「你──放開!」
  「萬分抱歉,無法完成您的請願呢。」
  「誰跟你請願!」

  氣喘吁吁地被固定在男人的懷裡,就算是雙吃好了也不想遭受到這麼汙辱自身身高的事情──還有力氣。
  這麼激烈的掙扎,怕冷的體質也被弄到覺得熱,而身後男人的體溫卻是永遠維持在低溫寒冷的狀態,讓自己想脫離的意願又大大減少許多。
  之所以還在努力......總歸一句也是「為了面子」。
  這點倒是死也不想承認。
  從剛開始因為感到冷而奮力想掙脫,到現在,早已經變成「這樣的抱法令人羞恥」如此有些說不過去的藉口。
  身後男人的抱法也沒有多不知廉恥,只是在他睡午覺的時候從後環住而已,甚至如果自己靜下來也還能清楚見到對方刻意存留的間隙。

  至於為什麼會造成這場面,據男人口中是這麼說的──

  「因為小姐說:『你要多跟別人互動,首先去找我那個打不死的兒子當試驗品,聽懂了就快去。』這樣的。」
  「聽她在說笑啊啊啊──我就算體質比常人好可也沒好到哪裡去啊!」不到一秒的吐嘈。

  於是這姿勢就延續到了現在。

  前面有提到那個身後像是總帶了張笑臉面具一直笑笑笑像是面部神經癱瘓的狗屁新好男人──不是我說他私底下品性真的不是很好,除了對我家娘親外──有刻意留了間隙保持距離,那為什麼就是逃脫不了呢?
  這個不要問我,我也不知道,那傢伙每次都搞一大堆神秘,想掀他的底都嫌麻煩。
  「請問,您從剛剛就在自言自語著什麼?」
  「啊、我說出來了嗎,真是抱歉。」
  「不,沒的事。雖然鄙人從您金口中聆聽至耳的話語沒有感到一絲道歉性質在,但還是接受您的道歉。」
  「......你這是生氣嗎?」
  「怎麼會呢。」微笑。
  「......嘖。」

  似乎真的意識到自己說了太多惹對方生氣的話,掙扎的動作也趨緩下來,甚至停止。
  就在男人正感奇怪懷裡的人怎麼動也不動時,一句小聲到常人聽不見的話就這麼飄進了耳裡:「......對不起啦。」
  迅速意識到是他的聲音,男人忍不住竊笑出聲,引來身下人的不滿。
  「笑什麼啊!」
  「真是十二萬分的對不起,鄙人只是覺得您也有坦率這樣的優點存在呢。」
  「難道我就滿身的缺點嗎!」
  「沒想到您有這樣的自覺存在?」
  「別太過分了你這混蛋!」
  伸手輕撫上懷裡人的額,略微施力讓對方仰頭看向自己,男人仍舊是那樣地笑臉,「是鄙人失言了,那麼就照您的心意讓您好好休息。」
  語畢輕揉著對方的頭頂,隨後欲抽手離開的瞬間,那有著漂亮酒紅的頭顱就這麼追上自己的手輕蹭,環住他腰身的手也被當成了支撐點,著實讓男人愣了會。

  「......沒想到您也有這麼可愛的一面?」
  「ウッセェー!」

  Fin.

狐曰:
  這是自家兒子跟借住客(?)互動的溫馨(?)小品畫面(什麼?
  今天逛日站時看到了一張圖,想想兒子如果也被那樣抱著的話應該會出現很有趣的舉止所以就打了這篇www
  沒想到意外的可愛XDDDDDD!(你#
  名字什麼的都沒有弄出來,所以大家請自行套用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