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155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ペット系】宅(8018)



山本武:24歲,人類,待業中,因為某些原因辭掉以前工作,不過存摺裡還有點積蓄便不急著找新工作,家中收養了兩隻動物。

恭彌:約人類的22歲,黑貓,幾年前遇到了工作中的山本武,經過幾番波折後在山本家住下,和家中另一隻動物明顯不合,不過因為住得樓層不同不會經常遇到,目前山本宅仍算平穩。
 
 
 
 
-------------
【ペット系】寵物系列
(山本武X恭彌)
-------------
 
 
 
 
 
 

自從小時後跟著已逝世的父親蹲在庭院,一人一手的種子撒下後,那樣炎熱悶躁地暑祭晃眼間來去了十次,當年混著歡笑聲所埋進土的種粒也拔高成樹,對植物沒什麼研究的他,看往庭院幾棵隨自己一起成長的樹木,嘴角勾勒出一抹平靜,彷彿身邊什麼都沒變,記憶裡父親年邁卻仍爽朗的笑聲依然耳邊繚繞,他轉回頭拿起放在房間一隅、被木鞘封住弒氣的時雨金時,拉開房門。
 
  傳統的獨棟日式建築,一、三層樓都是以木質地板和榻榻米為組合,濃濃和風感在這兩樓當中清晰可見,甚至連砌茶的茶具及吃飯的碗筷上都雕刻描繪出房主是個到骨子裡,徹徹底底正統日本人,拉開冰箱也能見到才剛放進不久的和菓子,同包裝一起置在最顯眼的位子。另一方面,在主臥房右側走道最底端,突兀地佇立一座階梯,與給人和風氛圍的一樓不同,那是用水泥鋼筋所造的西洋階梯,白底深藍襯,營造出迥然於日式的慵懶鬆神,從通往二樓的階梯開始,直至二樓的所有一切,全部為義大利那樣熱情卻悠閒的風調口味,並且,尋不到走去三樓的道路,若要試圖上三樓,便要由一樓那從不曾用過的接待室中才有階梯可走。
 
  兩份仍餘煙裊裊的早餐已然放在餐桌上,山本武知情二樓那人今天一天都有事,早早便出門了,桌上只有兩份早餐是正常的,漾開同平日般朗建的笑容向似乎坐有一段時間的黑貓打招呼,對方垂在旁邊的尾巴晃了下以示回應,瞥都沒瞥山本武一眼,神情專注地在閱讀攤在眼前的早報。男人熟知黑貓的性情,絲毫不在乎被這樣漠視,逕自把時雨金時靠在桌旁,吃著屬於自己那份早餐,白飯配上幾道清爽的小菜,自小吃習慣的,本應是擺熱湯的位置卻換上了一杯飄白煙的咖啡,中西合併的早餐,要說奇怪但男人怡然進食的畫面彷彿餐點就該是如此。
 
  不快不慢的進食速度好似拽慢了時間,和著大清早就開始嘶鳴的蟬叫,山本家一天的開始在這不緊不緩的景象拉開序幕,直至山本武提起杯耳啜飲不加糖和奶精的咖啡,黑貓才捨得放下早報,慵懶地拈起筷子進食,而被全部翻閱過的報紙則是輪到男人的手中,看似隨意翻覽,然後從中抽出真正想看的那頁出來,其餘折好放回桌上,一手咖啡一手報紙的咀嚼裡面內容。
 
  黑貓像是現在才發現有山本武這個人,正欲開口說什麼的時候猛然皺起眉,毫無波瀾的乾淨面孔一下子染滿不悅,端在手上的碗,跟著筷子一起放回餐桌上,那兩道盈滿冷然的視線越過了山本武,定定落在靠於桌邊的時雨金時,沉默著,黑貓不吭一聲。
 
  敏銳察覺到身旁明顯的不對勁,許久以前針對自己那份熟悉的殺氣,雖然只是隱隱而現,也讓山本武知曉此刻身邊的黑貓有多麼不高興,擱下手上那份報紙和空了的杯子,跟對方一樣墨色的眸子望向那冷然滿溢的黑眸,又順著黑貓的視線看過去,才後知後覺這隻高傲、彷彿不屑一切的貓咪在生什麼氣。
 
  「恭彌……」
 
  「不准去。」
 
  斷然絕決的命令句讓山本武笑了,伸手想觸摸對方的髮卻被一把拍開,沒有被打擊到依然努力不懈一再嘗試,黑貓似乎也知道這樣的拒絕無法讓男人死心放棄,僅僅拍開那雙從以前到現在都是一樣高溫的大手三次,第四次伸來時就剩下象徵性的偏頭掙扎,倒也沒有更加激烈的拒絕手段。
 
  「別想敷衍我,不准去。」
 
  舒服地瞇起眼享受從男人撫摸自己頭髮而傳來的溫度,幾乎就要全然閉起的鳳眼睜著一絲縫細,流露出不可拒絕的氣勢和堅決,由被侷限住的視線中看去,山本武的笑容在這句話出口後越發燦爛,就像小孩子得到想要已久的珍寶一樣,絢爛奪目,也是讓黑貓下定決心住進男人家的重要因素之一。
 
  「嘛嘛、我知道恭彌是擔心我……」
 
  黑貓咕噥了聲,到底還是沒把想反駁的話說出。
 
  「今天我要去找夏馬爾而已,沒有要去做危險的事啦,放心。」
 
  半閉的漂亮雙眼隨男人的話語直直盯住時雨金時,任何人都能清楚看明白黑貓所流洩出來的不信任。山本武也清楚對方並不滿意自己的回答,只是笑了笑,手滑上黑貓的耳朵緩緩磨娑著,意料中那看似單薄的身子因為男人的舉動顫抖,原本停下的掙扎又開始,黑貓伸手抓住那隻明顯行性騷擾的手,拉離頭上的耳朵移到嘴邊啃咬,嚙咬的力道卻恍如幼獸撒嬌般無力,但也只有他們知道黑貓是因為方才的舉動才會提不起力氣。
 
  「最後一次接工作的時候用力過猛,讓時雨金時刀刃部分有了缺口,所以我想說順道請夏馬爾幫我找個鑄劍師父修一下。」
 
  凝視黑貓露出的森白虎牙,山本武莞爾,大拇指順勢撫摸對方白皙的臉,黑貓細小的攻擊很快就停消,再次回到半瞇起眼的狀態。
 
  「大概中午就回來,想吃壽司還是宇治金時?」
 
  「隨便。」
 
  最後拈起黑貓一搓釉黑柔順的髮稍,使其纏繞住手指又鬆開,重複了幾次到對話結束後,山本武起身俯上前在對方臉頰留下個輕吻,而後拿起時雨金時側背在肩,說了句「我出門了。」便離開餐廳,黑貓在男人起身後便沒有再看一眼,再次端起變溫了的飯碗繼續進食,垂在旁邊的尾巴小幅度掃動以示回應。
 
  不久玄關傳來門閂扣上的聲音,同一時間黑貓也起身收拾空碗盤,陶瓷相互碰撞有了不及風鈴般銀鈴,相反地鏗鏘有力那清脆響聲短暫存留在空氣中,也轉眼即逝,輕巧無聲的步伐所帶來些微浮動使得從尾椎骨直至大腿的尾,隱隱呈現S型擺蕩,夜色背影走進了廚房,不多時流水沖刷的聲音取代了房子部分寧靜,同窗外藏身在樹幹上的知了一起,迎接盛夏。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