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155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白茶(路包)

 

白茶(路包)

  那是從那天之後,隔了一段時日的事。

  包利顯而易見的改變讓所有人看在眼底,連同艾斯巴古也不可置否點頭,將空著的副社長之名在墨水乾硬於白紙上的轉瞬交由了一夜成長那大男孩手中。

  水之七島經過水之諸神洗禮下,陽光落上幢幢房瓦使其生機顯得更加活絡,大人們相互吆喝地聲音此起彼落,也能聽見孩子穿插於當中的嬉鬧,嚷嚷著自己也長大了房間要獨立出來……等等。

  而卡雷拉公司也是熱鬧飛騰,照著上頭發下的指示奔跑於城鎮各個地方,幫忙居民重建的工作,以及忙於訓練新人還有接洽訂單重回如往昔般正常,井井有條的步調很快就讓造船廠跟上被迫停止地步伐。

  然而一切規劃動作卻不是卡雷拉公司的社長,而是出自於那剛上任且最年輕的副社長──包利──之手,完全出人意料之外的訊息充斥在水之七島的每個角落整整要一個月多,島上的女孩們更是因為那人的改變有著瘋狂的追求動作。

  可惜女孩們死心踏地每日每時圍在一號船塢旁癡迷叫喚的聲音,包利是全然不知情,並不是因為他未待在一號船塢,而是過於埋首工作中。

  很多人為他的改變感到高興或者欣慰,那些仿彿還不完的債款在包利上任於副社長的那天就全數還清,聽說是男人向艾斯巴古預支了幾個月的薪水,但又有另一則聽說是男人在上任副社長那天中了彩票,用中到得金錢全數還完債款,至於哪一種說法是真的,包利每每被問到時只是笑了笑,大聲喊著"你們有閒去證實傳聞不如去多花點精力在工作上!"這樣的話語打發掉短暫閒暇同事們所帶來的疑問。

  就連酒店和賭博場所,都再也沒有見過包利的身影。

 

  由於卡雷拉公司所有員工都受了包利異常認真的氛圍影響,當年的工作進度超前了許多,甚至到了年尾時,他們能夠提前放到多出來得年假。

  放假第一天開始前,也是正式收工休息的晚上,艾斯巴古將從司法島回來後就一改工作態度的包利叫喚來社長辦公室,卡雷拉總公司全然關燈,只剩一間房的燈亮晃晃照著,漆黑的影子映在早已修整好的地板,他們兩人坐在新買不久的沙發,眼前矮桌上置著沏茶的器具,畫龍點鳳的瓷壺壺嘴飄著細細縷煙,淡淡香氣融進總有一股海鹹味的空氣中。

  包利凝視唇邊揚著一抹微弧,伸手提起瓷壺耳為兩杯容量不深的杯子倒上色澤清透液體的男人,難得的不發一語。

  那雙附繭的手把其中一只茶杯推向包利,又拿起另一杯,放在鼻間嗅著同白煙飄渺的茶香,而後置於唇邊輕啜,從頭到尾都沒有看向包利。

  雙手沒有托起那熱燙的茶,目光只是從艾斯巴古喝茶的舉止移到正揮散在空氣中的蒸氣,好似在等待對方對自己說些什麼,又像是不敢飲用那看起來過於燙口的茶水。

  良久良久,直到艾斯巴古喝完第一杯茶時,包利才伸出遲遲未動的手端起茶杯,喝下已經偏溫的茶水。

  「喜歡這茶嗎?」

  艾斯巴古笑著問,眼底的情緒止不住,他說:「這茶是在兩個月前別人送得,聽卡莉法說這款茶很稀有,是偉大航道外東方才有的特有茶,所以一直珍惜著沒喝。」

  他說:「這款茶,在東方那邊稱作白茶。」

 

  包利不懂茶,也不知道怎麼樣喝才算正確,不過他知道方才自己那樣的喝法一定是對這款茶一種不敬,但是他更不懂得,是艾斯巴古那兩段話。

  他不知道為什麼在過了快一個多月後,艾斯巴古會突然提起當初與他們相處五年的那位女秘書,這讓包利同時也想起一樣相處五年的那幾個人。

  已經不會出現在水之七島的那幾個人。

  又喝了一口所剩無幾的茶水,水之七島就算是四面環海的島嶼,仍是屬於炎熱氣候的夏之島,就算進入冬季也不會下雪,在夏天工作時更要注意飲水量免得中暑,一個靠水生活,靠造船為生的島嶼,不會出產什麼極好的茶品。

  一室再次陷入寧靜,這時包利才感覺到飲下去的茶帶著淡淡涼意,不像能在超商隨便就能買到的罐裝茶那樣過於甘膩或者太過苦澀,口感清爽、聞起來也不會過於濃烈,這是他第一次喝茶,或者該說,第一次喝到真正的茶。

  「艾斯巴古先生,」包利終於開口吐出了句子,

 

  「路基他們,應該混得不錯吧。」

 

  他現在才知道,原來自己從來不想忘記那五年。

 

  從來也忘不掉那傢伙。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