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2554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雨前寧靜(露普)



        離全人類的夢魘──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結束,讓早已疲倦無力的國家們得以有喘息的空間,即使空氣中那無形緊繃的絲線隨時都有可能因為一點舉止而斷裂,進而造成更多無辜生命的離去。

        像是要印證美.國.紐.約流行的連兒童都琅琅上口的兒歌般:

Mellon pulled the whistle,
Hoover rang the bell,
Wall Street gave the signal and the country went to hell. (註1)

        幾年後幾乎所有國家都被經濟大恐慌的罩子所蓋上,連德.國也不例外,逼著身為國家體現的路德維西以及基爾伯特必須拖著虛弱的身體到處奔走,接一些不足以填補債務的代工、或是回應上司的頻頻叫喚。

        1932年,隨著上司的命令,基爾伯特與埃里希‧馮‧曼施泰因一起參加蘇.聯紅.軍的訓練課程。 (註2)


        「這樣的操練連老爹的一根頭髮也比不上嘛。」結束了一天的訓練課程,基爾伯特大失所望的嚷著。

        不需要曼施泰因的報告,基爾伯特在參加後不到一天的時間就得出這樣的結論。就算不是為戰爭而生的國度,幾百年經歷下來的經驗的基爾伯特,在一旁的曼施泰因也能輕鬆發現到。

        紅軍中即使是高級軍官也訓練不足,嚴重缺乏指揮技能,那麼以下的兵卒就更不用說了。 (註3)

        「那麼,報告什麼的你寫就好,這種程度不需要兩份相同無用的報告,本大爺出去繞一下就回來。」揮了揮手,基爾伯特扔下在背後行軍禮的曼施泰因,離開房間。

        忽好忽壞的健康狀況讓基爾伯特好不到哪裡去,但比起逐漸將責任往自己肩上扛的路德維西,他的現在的情況算是好上許多,也有多餘的體力在外面到處奔走,即使那個多餘並沒有想像中的多。

        踩在近乎荒蕪的土地上,基爾伯特在所待的蘇.聯軍營中漫步。

        深夜時間除了站崗的軍人外,其餘一片黑暗,而他也沒有心思或餘力走多遠,只是選了一個監視的死角,清了一片小空地得以坐後,便不管現下的溫度有多麼冰冷,風多麼刺骨,一反平常聒噪抬頭看往夜空沉默不語。


        「基爾?是基爾嗎?」

        軟軟的聲線傳進基爾伯特的耳裡,使之警戒地往圍牆外看去。

        一道米白色的身影在圍牆外探頭探腦,憑著過人的身高硬是露出了那雙淺紫色的眼眸看進軍營裡。

        「笨熊?」

        基爾伯特記得眼前這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此刻應該是在他那個上司弄出得一連串政策中被搞得昏天暗地才對,不可能會在這樣不起眼的軍營中遇到。 (註4)

        他站起身靠近圍牆,讓話語能更加容易在彼此間傳送。

        「果然是基爾,我聽史達林說德.國派了兩個人來參加紅軍的訓練課程,就在想說你有沒有來呢。」

        伊凡語氣興奮的說著,像是要討功的小孩一般。

        「你現在應該是在忙大鬍子搞出得農業集體化政策不是?」 
(註5)


        基爾伯特挑眉,全然無視對方期待的口吻。

        據路德維西上司的情報,現在伊凡國內正面臨饑荒,照理來說不可能會在這種時候遇見。

        「所以我等等就要回去了......只是突然很想念基爾,才想說來這裡碰碰運氣。」

        弱弱的語氣完全傳達伊凡失望的心情,如果情況允許伊凡鐵定會留在這裡纏著他,基爾伯特暗忖。

        「白癡,快回去啦,如果被你家大鬍子發現你翹班就有得瞧了。」

        「基爾是在擔心我嗎?」

        「誰擔心你啊,本大爺一個人也很快樂!」

        暗自啐了聲,基爾伯特為自己不則言的話感到後悔,這下子圍牆另一邊的伊凡一定樂不可支。

        果不其然,在話落的瞬間基爾伯特就清楚聽見伊凡特有的軟音說著令自己腦羞的話。

        「可是我很想念基爾呢,不管過了多久我一定會讓基爾永遠屬於我一個人的。」

        「你這腦子被伏特加灌滿的蠢熊!快給本大爺滾一邊去,本大爺才不是屬於你的!」

        「我想要基爾啊。」

        「你想要干我屁事,別把本大爺給扯進去!」

        「噢......」

        一陣極其失望的語氣飄進耳裡,接下來便一片沉寂。

        基爾伯特皺眉,厭惡這樣使人不自在的沉默,堅持不到幾分鐘就咬牙出聲。

        「白癡熊。」

        「什麼......唔哇!」

        一聲小小驚呼隨著基爾伯特丟出圍牆的東西響起,基爾伯特豎起耳朵確定沒有聽見任何物品掉落地上的聲音後,才又緩緩開口。

        「我多跟餐廳要的,原本想要當宵夜不過看你可憐本大爺就好心施捨給你,心懷感謝的收下吧。」

        「可是這明明就是我家的食糧......。」

        基爾伯特扔過去的東西,是半塊乾麵包,因為身體仍然不適沒有甚麼味口,在晚餐的時候幾乎沒有動到餐點,也是一起過來的曼施泰因在旁邊勸說下,基爾伯特才勉強把麵包吃完一半,剩下的麵包就打包帶走以防肚子餓時吃。

        不過現在也趨近凌晨,除了吃下麵包後產生的反胃改善外,仍是沒有飢餓的感覺,索性就把麵包丟給伊凡解決。

        「囉唆,別在意那種細節吃就對了!」

        「好,謝謝基爾。」

        聲線微微上揚,基爾伯特甚至可以想像出伊凡捧著麵包微笑的模樣。

Fin.


狐曰:
        這裡是不負責任的待續。當然有後續的可能性很小(欸
        身邊沒有可看的資料就憑一本戰場特刊很難寫到我想寫的感覺。
        大部分的資料都是從WIKI查的,大家有興趣可以去看看。

註:

        1.約1929年左右,美國紐約流行的一首兒歌,中文翻譯是::「梅隆拉響汽笛,胡佛敲起鐘。華爾街發出信號,美國往地獄裡衝!」
──出自:WIKI:經濟大恐慌
        2.埃里希‧馮‧曼施泰因(Erich von Manstein,1887/11/24-1973/6/10),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脫穎而出,成為納粹德國國防軍(Wehrmacht)中最負盛名的指揮官之一。──出自:WIKI:埃里希‧馮‧曼施泰因
           蘇聯工農紅軍,1917年至1946年間蘇聯陸軍和空軍的名稱。──出自:WIKI:蘇聯紅軍
        3.曼施泰因和阿普遇見的這批紅軍,大多在1937-1939年的大清洗中被殺害了,所以1940年前後,德國人對紅軍的情況仍然一無所知。──出自:戰場特刊09,希特勒的間諜─特務機構與諜報活動
        4.蘇聯的全名,其領導人就是阿普口中的大鬍子,約瑟夫·維薩里奧諾維奇·史達林(Ио́сиф Виссарио́нович Ста́лин,1878/12/18-1953/3/5),另一領導人弗拉基米爾·伊裡奇·列寧Владимир Ильич Ленин,1870/4/22-1924/1/21)則在1924年去世,故沒有寫出。──出自:WIKI:俄羅斯第二次世界大戰史達林
        5.蘇聯領導人史達林,為宣導共產主義,於1930年1月5日所推行之政策。──出自:WIKI:農業集體化史達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