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399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The so-called(跩榮)

 

        難耐的夜晚,金髮男子緊握著曾經烙下食死人印如今只剩醜陋疤痕的部位,咬緊牙根不容許自己發出任何一絲示弱的呻吟。

        他是高貴馬份血統的一員,噢、是的,以前是現在當然也是,可惜在他們所忠誠的主人殞落後,高貴的血統便不再高貴,而是叛徒的象徵。

        那轉眼,金髮男子從地獄中移向了另一座地獄,尊敬的主人──在還沒有死絕之前──對所有追隨者下了詛咒,因為他堅信有叛徒者可是卻找不著,便在最後一刻抓住他們的手亦或是腳,拖進名為折磨的地獄。

        魔法部在一切落幕後的隔日就全力緝捕食死人餘黨,彷彿向世界宣告,食死人們是多麼不堪與醜惡,而魔法部才是正義一方。


        他拎著緊急收拾的旅行箱,在不明不白、兵荒馬亂的時刻被自己父親緊緊抓住肩膀,那力道使他生疼──卻沒有時間令他喊痛──低沉沙啞名顯疲倦不堪的聲音一再叮囑所有,要年僅十幾歲甚至還未從魔法學院畢業的兒子,離開馬份莊園、離開這場浩劫。

        來不及喊叫,一陣令人作嘔的昏眩,將他帶離了一切熟悉事物。尚未釐清混亂的思緒,龐大劇痛從食死人印上迅速傳遍四肢百骸,痛得連哀嚎都做不到,直直墜入黑暗再無意識。

        再次醒來他就開始展開從前覺得窮困低賤的生活。

        然後就這麼跌跌撞撞,一路由盲目摸索到得以安穩的現在,晃眼過了十七年,不長不短的歲月得以讓他蛻變成一名沉穩的男子,當然流於血脈中的馬份血統,仍是使他存有高傲的態度,刻薄的語氣,不願向任何人展現懦弱的個性。

        這樣的歷練也使他擁有足以抵抗那份詛咒的劇痛,至少,不會輕易昏厥而去。


        坐在壁爐面前,馬份緊閉著眼承受那道伴隨已久的詛咒,只要疼痛一開始,那麼沒折磨一星期是不會消退,也只有這七天中馬份的工作才會暫停。

        不斷盜汗使白色襯衫濕透,身體間斷的抽蓄,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折磨不止是折磨,說不定求死還比忍受這樣痛楚要來得輕鬆。

        馬份感到疲倦不斷湧上,他已經三天無法入眠,那道疼痛忽輕忽重,都是無法令人放鬆的痛苦。

        不只一次問自己,為什麽不乾脆就這麼死去。

        每每問了都是無果,馬份只知道自己就這麼默默忍受,這十七年間連自刎的念頭都沒有。

        或許是知道的,或許也有過輕生的念頭,但那又如何呢?

        他還活著。

        作為背叛者活著。





        他們贏了。

        哈利‧波特以及他的夥伴,站在正義的一方贏了。

        獲得勝利的喜悅持續了好幾年,魔法部的大換血,魔法學院的新校長登基,又是一叢叢帶著稚氣渾圓的臉蛋成為新一年的學院生,聆聽分類帽的歌,抱著緊張心情接受下一秒的學院分類儀式。

        哈利‧波特結婚,順利成為正氣師,妙麗則嫁給了......。

        他參加一場場朋友的婚禮,收到一張張幸福的喜悅,真心微笑著祝福,高興歡笑的打鬧,但有人提及什麼時候能參加他的婚禮時,都只是笑著敷衍過去,轉移了話題,轉移了注意。

        在只有最好的朋友以及親人的叮囑下,衛斯理提起腳邊的行李箱──那個一向聰明的女孩幫他下了個空間咒──穿著有些破舊但乾靜好聞的大衣,一個消影咒離開了所有人視線中。

        紅髮衛斯理開始了一邊打工一邊旅行的生活,他們家沒有什麼錢卻還是為他湊出一筆可觀的金額,可惜他並不想在這場漫無目的的旅行中使用,衛斯理想靠著自己,完成這突發的旅行。

        在德國柏林,瞥見一抹奶金色的時候,衛斯理會瞪大眼睛凝視確認著,發現不是後才收回視線繼續停頓不久的手上工作;在義大利羅馬,幫忙整理雜物,出奇不意撞進視線的灰色眸子,衛斯理的笑容會有這麼一瞬崩潰,而後彎腰道歉繼續手上工作;在俄羅斯莫斯科,採買好當天晚餐,踏步在雪白軟綿的街道,聽見陌生語言卻又囂張跋扈的口音,衛斯理因寒冷而顫抖的雙腳會突兀駐足,隨後裝作調整手上物品不讓其掉落的樣子,又邁開步伐離去。



        坐在旅館設有壁爐的交誼廳中,衛斯理捧著溫熱的奶油啤酒,這間旅館他找了許久才找到,專門供給巫師們的旅房,簡易卻不簡陋,使人感到溫馨不寂寞。

        他知道這場看似毫無目的的旅程代表著什麼,那是他從未向別人說過的,就像當年仍在霍格華茲時,他們從未向任何人說過一樣。

        衛斯理知道這不會是個平穩的結局,就像那個"不能說出名字的人"死了以後,整個魔法世界的舉止。

        幾乎令人作嘔的瘋狂──那是不分麻瓜或巫師的恐懼──執意要找出所有食死人的屠殺行動,大家都怕極了那場夢魘又會重新來過,這讓他感到深深愧疚。

        那時候衛斯理沒有相信馬份,就像當初馬份嗤笑衛斯理家是一樣的,又或來得更加過份。

        那個"不能說出名字的人"的追隨者都被關進阿茲卡班,接受催狂魔的關照,這樣的消息是個公開的秘密,在聽見報導後衛斯理甚至造了許久噩夢,睜開眼就是猛瞧那些被關的追隨者名單,閉上眼就會陷入自己深深苛責裡。

        他是衛斯理,一個古老又熱愛麻瓜的魔法家族成員。


        寂靜的夜晚,衛斯理來到下一個旅程的休站點,一座無名的村莊。

        站在村門口就能望得見對面的柵欄,這樣小小的村莊或許連像樣的旅館都沒有,紅髮衛斯理決定選一戶仍燈火通明的人家,商量借宿一晚。

        拉起門還敲擊著木製大門,沉重的聲響遍及小小村莊的每個角落,衛斯理有些不安的望向四周,過於寧靜的場合讓他感到不安。

        這戶人家沒有讓衛斯理那總是愛胡思亂想的腦袋有過多時間幻想,木門後邊傳來了腳步聲,門栓被解開,大門隨之開啟。


        紅髮衛斯理清楚知道馬份家那個總是傲慢的獨子是個背叛者。

        他隨波逐流,跟著謠言──總是令人無法忽視的恐怖──不願去相信馬份舉止中的真實性。

        明明清楚知道的,卻不選擇相信。

        直到勝利的到來,衛斯理才恍如夢醒般的悔恨,顫抖,哀慟,崩毀。

        遲鈍地在幾年後,他們都到了能結婚的成熟,才出發彌補自己的過錯。

        違背自身道德的折磨不止是折磨,站在衛斯理身邊的家人與朋友親眼見證這點,又或許自刎對衛斯理來說,要顯得輕鬆許多。

        天曉得他為什麼沒有這麼做。

        或許衛斯理是知道的,就如同他知道這場旅行的意義,但那又如何呢?

        他還活著。

        作為背叛者活著。





        那是一段他從未聽聞過的咒語,就在耳邊,就在馬份空出來的沙發那傳來。

        噢、該說不是咒語,只不過是一位熟人在馬份耳邊呢喃著,以及適時幫忙擦乾額頭泌出的冷汗。

        在這個世上,唯一剩下來熟悉馬份的人。

        疼痛並沒有消減,卻因為那道不似往年衝動的溫和聲線感到輕微好轉,肉體上的劇痛持續著,但在心靈上卻早已被安撫。

        不得不慶幸當初不論馬份怎麼樣的惡言相向對方都沒有離開的衝動,原來在他未曾留心的地方,曾經的衛斯理早已有著超越他的成熟與堅決。

        葛萊芬多的獅子所擁有那過分多的勇氣與無畏,是嗎?

        別笑死人了。

        馬份很想這麼說,但事實證明這一切都不是造假,當初只要他一開口就忍不住漲紅臉反譏的衛斯理,就在他身邊,在過幾個年頭就要滿二十年。

        如果認真算的話,應該要將在霍格華茲那段時光也加進去才是。

        傳來的劇痛讓馬份無法分心去顧及衛斯理,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七天過去後,他才發現衛斯理無微不至的照顧讓他不比以前痛苦,再之後也能迅速恢復到最完美的身體狀況。

        馬份之於衛斯理,一直都是複雜微妙難以理解的結,他不知道該如何、用什麼樣的心態面對,也因此更是暴躁的對待,兩人之間的吵架在這十餘年沒有少過甚至還嫌多。

        知道衛斯理愧疚欲彌補的心情是滿溢的,這樣的認知使他更加憤怒,越發無法認同衛斯理的存在,但馬份也該死的認知到,痛苦欲死的那七天中,衛斯理的存在是多麽的重要,甚至有任何人都無法替補的念頭。

        完全接受衛斯理的存在,花了他們近十年的光陰。

        
        「至少你該高興,詛咒一年比一年良好,雖然速度很慢。」

        榮恩的聲音在馬份喃喃敘述的間斷中插進,帶著欣慰,或是其他情緒。

        「為這種小事高興就不用了,我比較有興趣的是窮困的衛斯理有什麼理由甘願拋下得來的名利?」

        挑眉,馬份無力的躺在床上,發出虛弱的口音嘲笑著。

        看看,他連諷刺對方話語的力氣都被那道詛咒給磨去了,真是令人不快。

        「我以為這十幾年的時間應該能讓你這雪貂一樣的腦袋想通,看來不是這樣?」

        「哼......至少比一隻笨到把到手的光明前途扔掉的窮酸鼬鼠好得多。」

        「那我們算扯平了。」

        「少來,誰要跟低賤的衛斯理家畫等號。」

        彷彿當初的情景浮現,不同的是話裡早已沒了那時候的跋扈。

        一切融於寧靜的夜晚,在這樣一個不起眼的無名村莊。

        從前高不可攀的馬份血統,以及熱愛麻瓜的衛斯理家,但那又如何呢?

        他們還活著。

        作為最親者活著。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