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2554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UL】月圓黑 II

 

  難得清閒一整天,羅索想也不想直接關上房門埋頭開發新武器以及修理自己的手套和艾妲的機器人。
  最近因為聖女大小姐想要一位近期名聲大噪的人──好像叫梅倫還是沒輪的耍牌傢伙,不太記得了──所以一直很拚命的搜任務,搞得每個人都沒時間休息,現在這樣的清閒真是這幾天稀奇之事。
  直到晚上,為進度嚴重不順利而沒心情組裝新武器,離開自己房間的羅索,發現待在大廳裡的人都面色擔憂,這才察覺自己似乎錯過了什麽。
  「怎麼了?」
  聽見羅索的聲音每個人都抬頭望去,一時間羅索成了注目焦點,而一向囂張慣了的他也沒感到不自在,只是等著誰解答自己的疑惑。
  「香菇西瓜你終於──噗哦!」
  見到大小姐寵到極點的羅索終於出現,讓艾依激動得站了起來,甚至脫口而出那個嚴禁出現的詞彙,話還沒說完就被一把飛來的扳手爆頭。
  一點博得同情的時間都沒有,就又被羅索當成地毯踩過去,艾依正式陣亡,宣告昏倒。
  「小子,現在有空的話就陪大小姐去大城市對戰吧。」
  咬著菸,阿奇倚在梁柱上,用下顎點了點門口的方向。
  視線移動,果真看見穿著一襲深紫洋裝的矮小身影處在大門前,用著對話晶石聊天。
  距離有點遠,羅索聽不見那人在說些什麼,所以他沒動作。
  「怎麼了?」
  羅索挑眉,又重問了一次,不過這次顯然是知道了問題所在。
  「大小姐現在心情不好,說是應該沒有辦法帶那位大名人回來了。」
  語帶諷刺,艾伯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一語中的說著方才聽見的聊天內容。
  大門方向傳來幾聲不對心的笑聲,與以往不同的感覺讓待在大廳的人都壓下臉色。
  「大小姐有我們就好了吧?」
  古魯支著頰,關禁閉進入第二天讓他口氣帶著不滿,甚至遷怒連面都沒見過的人。
  「別這麼說,唁小姐真的很喜歡那位梅倫先生,時間快要過去了當然心情不好。」
  庫勒尼西捧著書柔聲安慰現場持續增溫的不滿情緒,但似乎越說越糟。

  知道了事情的大概,羅索也就邁開步伐往大門口走去。
  「......我是說我應該碰不到梅倫的腰了──咦耶──」
  一靠近大小姐的身後就聽見這樣一句話,羅索伸手抓住那襲深紫洋裝的後領往上提,意料中的驚叫傳入耳。
  體重跟初見面時相同,沒變重也沒變輕,想當初從暗房睜眼時下意識往對方的心臟處刺去,明明開了一個洞仍然面無表情的大小姐還對自己講說歡迎加入我們,之後的之後才從別人嘴裡知道大小姐是個沒血沒肉的人偶,只要靈魂存在、身體怎麼破損都不死。
  不過也就不死而已,如果腳被毀了大小姐就不能走路,眼睛被挖了大小姐就看不見,手被折了大小姐就沒法碰觸或寫字等等,"感覺"這樣的東西聽大小姐說似乎還是存在的,換句話說,仍是會痛。
  之所以有感覺是因為靈魂仍記得,這是每天早晨都會與大小姐道安的布勞所解釋。
  初見面的隔天後,大小姐胸口上的洞就修補好了,聽說是布勞拿備用的身體來換。
  接住從大小姐手中摔下的對話晶石,重新塞回那雙冷硬的小手,羅索幫大小姐調了個位置,好坐在自己手臂上。
  小小的人偶,承載著多少靈魂,自己的、那些人的、還有她的。
  「啊、謝謝......囉嗦走吧、去大城市。」
  微微牽起嘴角,將帶路的工作丟給羅索,她低頭又繼續跟晶石另一頭的主人聊天。
  「喂,兩場都贏給妳看。」
  揉了揉大小姐的頭髮,羅索猖狂地笑了,如同往常。
  「咦?」
  「不是說要比兩場,全勝給妳看,記得戰後獎勵給我好運點。」
  「啊、你已經聽他們講過了嗎,不過、別勉強哦,輸了就算了。」
  「妳在說什麼?這種無聊的對戰我才不會死。聽好,我是最強的。」
  「別中二啊你,在這樣下去對方家的人都討厭你該怎麼辦?」笑了。
  「實力弱是事實,弱者就該乖乖讓強者踩,把責任都推到我身上是要做什麼?怪我囉?」
  「你在這樣囂張,到時候連我們家的人都討厭你啦!」
  「無所謂,我會從暗房清醒是因為妳,不需要聽別人怎麼說。」



  收起填裝自做的液態藥劑,雖然贏得有些勉強,不過還是按照在路上的約定,兩場外加突發的一場,三場全勝。
  站在正努力甩骰得到想要的獎勵的大小姐身後,朝對面輸了的多妮妲吐舌外加中指以及後續一些不雅挑釁姿勢,在最後聽見下方傳來的聲音,便將注意力拉回。
  「囉嗦你、還真的三場全勝啊?昨天又通宵?」
  「沒有。」
  「沒有通宵就是人品爆發了......什麽時候練得我怎麼不知道?」
  挑眉,「我人品好是理所當然的,天生何必練。」
  「......到底是我太寵你,讓你的個性變成這樣呢?還是你自己養成的?」
  「討厭?」
  「聽你吐槽其他人倒是很開心啦,不過有些過激的話或舉止還是收斂點。」意有所指地叮嚀。
  「......」抬頭看了下對面,多妮妲和她家的大小姐似乎已經先走了,「如果對方不開超級女主角或瘋狂眼窩,我會考慮。」
  「你這句話根本就是在說夢,哪天你會被回嗆不能分斷跟超量一起開的。」
  「已經被嗆過了不是?」
  「啊、對喔,都忘了。」
  「你忘的事不只這一件,就好心原諒你。」
  「不、我才沒有忘記很多事情好不好!」

  「對了,這次你跟以前的戰鬥方式不一樣啊,怎麼不直接爆頭?」
  「你以為我不想?我可是一整天沒吃陪你來打的。」

つづく


後曰:
  這篇本名為互相過渡溺愛的蠢蛋二人組☆(被喪鐘
  星期三一整天都在搜任務,結果就是沒有搜到能得到紀念幣的地圖讓我小小傷心了一下。
  結果晚上十二點多時友人說要pk,想說沒事幹陪他打,結果囉嗦居然三場全勝(噴
  不過是用狂拖的方式戰勝的,那種讓人煩到想秒殺他卻偏偏沒辦法的感覺連我也清楚發現到了(笑
  明明就看血條只剩下一滴血,卻死也消不掉到後來反過來被幹掉的感覺真的超煩,相信友人已經有了相當程度的認知☆(被揍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