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155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保護上策(三要)

   『夏目大人的氣味……你是夏目大人嗎?』
  被繃帶纏住雙眼的妖伸出全然不似人類的乾枯手臂碰觸正提著書包準備返家的少年肩膀,失去視力的妖沒有辦法辨別現下接觸的人類是不是心中要找的人類男孩,開口詢問了卻沒有得到答覆,但從對方身上傳來的味道與記憶中幾近模糊的味道甚為相似,目不能視的妖並不急著要求少年為自己解惑,僅僅自顧自地說下去。

  『夏目大人、夏目大人……不論如何,請幫幫我吧。』

  『拜託了,我想要見那個人一面。』

  『即使遠遠看也好,我想要…再一次看見那個人。』

  『所以夏目大人,請把身體……』
  喃喃自語不斷請求,也不管人類少年是否有聽見,遺失雙眸的妖將乾枯的雙手伸進了少年體內,在這一瞬間明顯感覺到原本一直前進的少年停了下來,身體顫抖了傾刻,耳邊傳來了少年略顯痛苦的喘息。白色繃帶被眼淚浸濕,思念他人的妖並沒有停下動作。

  『對不起、對不起……可是無論如何…真的……。』
  若隱若現的身影完全進入少年的身體裡,少年抓在手中的書包因一瞬間的使不上力而掉到地上,他踉蹌了幾步,手掩緊雙眼的模樣清晰反應了現下有多麼不舒服,透明的液體滑過臉龐滴墜至土壤上轉眼被吸收殆盡只剩下深色的印子,不曉得是汗水亦或眼淚的水滴斷斷續續落在泥地而浸入當中,少年搖搖晃晃的靠近了一旁的樹林,一頭栽進了樹叢裡後再無動靜。

  冬季的暖陽緩緩沉下,把被棄置在路中央的書包拉出一道長長的影子,平靜的小道上依舊只有微風吹撫過時樹梢有的婆娑聲響,雀鳥展開羽翼劃過被染橙的傍晚天空,飛進了少年最後進入的樹林中,消失了身影徒留鳥鳴婉囀。

  不多時寧和的小道又有了誰經過,同樣被拉長的影子在道路上分成兩道,獸影與人影不時交疊或分開,單方面吵鬧的聲音讓細小清脆的鳥鳴停了下來,不成調的小曲被哼得亂七八糟,卻也表現出當中愉悅的心情。

  『饅頭──♫饅頭──♬七過♪的饅頭♪』

  「貓咪老師……再這樣吃下去回到家可就沒有得吃了。」

  『吃完再買啊,唔唔、好吃!』

  「唉……嗯?」

  『怎麼……前面那個包包跟你的好像啊,夏目。』

  「──是我們學校的書包。」
  沾了些塵土的黝色書包被撿了起來,一人與一貓站在原地觀察手上這被人不小心遺落的書包,發現除了因掉到地上而看起來有點不乾淨以外,其實書包沒有太過汙髒,看起來書包的主人是個很愛惜物品的人。

  「是誰的呢?」

  『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
  攀在夏目肩上的貓咪這麼提議到,夏目聽聞不甚苟同的皺起眉,沒有多思考就搖首拒絕,「擅自打開別人的東西太失禮了。」這麼說著,便拿著兩個款式一模一樣的書包繼續朝回家的路線前進。

  貓咪發出不予置評的哼聲,『人類真是麻煩啊。』咬著剛出爐的饅頭抱怨少年的多慮,卻也沒有太多反對行徑,依舊攀在對方的肩上隨著對方走路所有的些微顛簸,享受閒然地氛圍邊咀嚼著美食。

  夏目回到家門口巧遇了剛買菜回來的塔子,婦人的笑容傳染給了少年,夏目微揚嘴角同樣也給對方一聲「歡迎回家。」,並肩與塔子一起進入家門,開口向對方詢問可否幫忙一起準備晚飯,得到的答覆後夏目心情又雀躍了幾分,就連上樓回房的腳程都快了許多,他將兩個書包放在桌上,又轉身叮囑趴在地上吃著點心的貓咪不能把所有饅頭都吃完否則等一下就吃不下晚餐等等的話語,匆匆地便關上房門下樓去幫忙晚餐的料理。

  不算寬敞但也不嫌狹窄的房間只剩下吃點心吃飽正在清理門面順道理毛的貓咪,短促地呼出口氣,貓咪移動那圓滾滾的身材到自己專屬的座墊上趴好準備稍作休息讓胃裡的食物消化掉,忽地聽見了什麼,頭上的貓耳抖了抖,已經瞇起的雙眸微微睜開望向窗外,由遠而近的鈴鐺聲鼓動著耳膜,不會太過尖銳但對貓咪來說卻擾了想睡的氛圍。

  『斑,夏目大人呢?』

  『正忙著呢。怎麼,又再打什麼鬼主意了?』

  『哼…整日打友人帳主意的肥貓沒資格說我,是有事才來找夏目大人的。』

  『誰是肥貓了!話說回來我才不是貓!』

  『誰管你是不是貓,既然夏目大人在忙我晚點再來一次。』

  『……喂,是什麼事?』

  『我可信不過一隻只會白吃白喝的胖貓。』

  『你這傢伙……!』

  『要不見了。』

  『誰啊?』

  『田沼家的人類男孩。』
  聽聞,貓咪──實則原型同樣也是只妖怪──揚起不懷好意的笑容對著因為身體過於龐大而待在窗外的馬臉妖,並沒有開口調侃對方一句話,可惜光是那張表情就足夠洩漏所有的心聲,面對貓咪顯而易見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事發生的表情,馬臉妖一點反應也沒有,十分理所當然。

  正欲反唇相譏便聽見房門外傳來腳步聲,貓咪及馬臉妖不約而同將視線放往門口,夏目轉開了門把,正巧對上了兩雙正看著自己的眼眸,不經為之一愣,似乎沒有想到房間除了貓咪外還會有其他訪客……或者說窗外正待著有點特殊的訪客。

  把門關上走了進來,夏目手上正端著一盤點心,他將盛著點心的盤子放在窗檻上,阻止了一看到食物就想跳上來吃的貓咪,伸手打開了窗戶,直接坐在窗檻上並舉高盤子尋問馬臉妖要不要吃,意料之中的拒絕沒讓夏目感到受打擊,只是再平常不過地點點頭,自己拿起盤中的點心吃起來,仍然成功阻擋了貓咪試圖鑽空隙偷吃的行徑。

  「三篠怎麼了嗎?很難得看到你過來。」
  被稱為三篠的馬臉妖瞥了眼貓咪棄而不捨的偷吃行為,似乎覺得非常不屑,沒停留多久目光就轉往夏目身上,再一次說明自己的來意以及方才藉由棲息在田沼宅的池塘魚妖得知的事情告訴了夏目,簡短說明完便看見夏目臉色難看的可以,就連貓咪已經吃光盤裡的點心也沒有發現。

  夏目放下盤子就跨步往書桌走去,動作焦急而粗魯,伸手抓到那個不屬於自己的書包就直接打開,翻找了當中的物品,發現放在裡面的錢包有夾著一張學生證,上頭的照片便是三篠正在找的人類少年,是田沼 要的頭相。

  貓咪跳上了夏目的肩上跟著一起看向照片,頓了下才恍然大悟的睜大眼睛,『難怪夏目你撿到這個書包時我聞到挺熟悉的味道,原來是這傢伙的啊。』絲毫沒有愧疚感的說著那時候的疏忽,貓咪永遠都將進食放在第一位,當時夏目也沒有危險,那麼理所當然就是七過饅頭最重要了。

  「貓咪老師!」
  責怪似的喊了聲,夏目無法認同對方將食物看得這麼重要,但馬上也想起對方依舊是妖怪,妖怪只會在乎自己在乎的事物也是一定的,也就沒有再多說什麼,他拿起了屬於田沼的書包,匆匆向窗外仍然在等待的三篠說了句「我跟你一起去找。」便奔下樓梯,朝待在廚房的塔子交代自己的去向及擔保一定會回來吃晚飯,穿好了鞋就在塔子「一路小心。」的喊聲中跟著兩只妖怪跑去發現書包的小道。


※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