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155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UL】月圓黑 Ⅻ

 Positivism

        剪下一小段頭髮,紅色髮絲垂落在手上,再將剪下的分成幾份後放進裝有不同顏色液體的培養皿中,告一段落的實驗所需要的是時間流逝,這段空檔正好可以讓她整理報告……

        動作倏然停頓轉而拉開抽屜,拿出了不同於裝藥物,皮製的布袋,當中一粒粒沒有顏色半透明的晶瑩撈進手中,放入嘴裡,一時間淡淡甜味與唾液混合,蘿索瞇起眼,執起筆繼續方才中斷的工作。

        敲門聲乍起,思緒受到干擾也僅只是筆尖頓了一下,便又繼續速寫著資料。連應聲單音都沒有,全然無視那道突兀的響聲。

        門外人似乎是放棄敲門,室內又再次回到寧靜。但沒有多久,門扉便被敞開,蘿索抬起頭,自顧自又從布袋中拿出糖粒丟進嘴中,瞥都未曾瞥過進房者。

        在停筆的瞬間資料頓時被抽走,只剩光潔的桌面與她對視,工作被打斷也沒見任何一絲慍怒的情緒,在對方眼前將筆拿高擺在那疊資料上,而後支頰拿過布袋,緩慢吃著裡頭的硬糖。

        「Q043檢驗結果,RNA病毒遠比當初那些垃圾統計得多,文明……動筆,老頭。」理所當然的指使人做事,清冷的音色只是緩而不慢地敘述著研究結果,也不管對方手忙腳亂拉過黑箱充當椅子的模樣,連眉頭都未動一下,「與其坐著寫,不如讓你臀部當桌面如何。」

        轉眼僵硬的模樣讓她嘴角微揚,似是滿意對方戰兢惶恐的模樣,傾身靠近,指腹輕柔撫過與自己截然不同的粗曠臉龐。

        「滾。」

        粉唇吐出冷然警告,直起身子拉開距離,用未碰過對方的另一手撚起硬糖置入口中,無視男人的道歉及慌忙紊亂的腳步聲遠離房間,瞥向重新放回桌面略顯凌亂的文件,整份拿來直往垃圾桶丟去,連同筆一起。

        取過70%乙醇消毒雙手,從抽屜裡取出與方才相當數量的紙張,執起另一支鋼筆重新書寫報告。


        「不去。」

        目光緊緊盯著準備驗收結果的實驗,一刻也未閒紀錄所見得成果,對於在門口焦急勸說的聲音沒有絲毫動心,只是丟給對方一句無起伏的拒絕。

        用鑷子夾起培養皿中變色了的頭髮,攏起雙眉,筆尖落至白紙中間段落上頭書寫了什麼,又再夾起一旁培養皿中的髮絲。

        「報告已經給那沒用的人種了吧,他們沒眼看不代表我會好心講解。」

        使去得眼色滿是鄙夷,她不認為那樣淺顯易懂的報告書那些雜魚會看不懂,丟去的報告內容就連專有學名都沒提到,命人來找她也不過是為了能在會議上找到能好好訓斥的機會。

        將已寫滿的紙張壓在最下面,纖細的指挽過滑下肩頭的髮,繫於耳後,腦海閃過想剪頭髮的念頭,卻眨眼被拋往腦後,持續專注現下快完成的實驗。

        「反正開場也都是些無用的台詞,去不去都無所謂。」

        這句話似乎是惹急了對方,平日與蘿索談話都無法道出完整句子的人愣是大喊了她的名字和位階,似是希望她能將公事稍微放在心上。

        突兀刺耳的聲音震動著耳膜,腦中所規整出來的資料一瞬間被打亂,讓蘿索不悅皺起眉,瞳仁睨往驚覺自己鑄下大錯而面有難色的人,她放下手上的工作,站起身靠近對方。

        「開完會,到我房間來。」

        乍聽之下充滿誘惑的話語從那雙唇瓣吐出卻讓人有膽寒的感覺,在連隊裡任何一人都曉得惹到蘿索這無法得知下一步動向的女人會有多悽慘的後果,可惜因為蘿索在連隊中的重要性,還有官階身分,也只能默默吞下欲爆發的憤怒。

        聽見毫無反駁餘地的命令句,原本難看的臉色硬是刷上一層死灰,低下頭噤聲,在蘿索走出房間後關上門扉,跟上她的腳步往會議室走去。



End
 
狐曰:
         Positivism中文為實證主義,是一種以實際驗證為中心的哲學思想。
        詳情請查WIKI☆(被揍
        
最後請無視本篇的私心設定(被分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