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2554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空腹(トリコマ)

 


──那是再怎麼進食都無法減緩的飢餓感。
 
──無論如何也無法消退的『欲望』。
 
──啊啊…好餓…。
 
 
  「小松。」
  咬著煙捲葉菸,特瑞科單手支頰凝望在廚房裡忙碌奔走的小身板,神色忽暗口氣卻如同往常,知曉對方並沒有時間轉頭回答,視線更是毫無顧忌盯著人看,唾液分泌的有些泛濫,不曉得是因為空氣中美食的氣味因子亦或其他。

  目光從對方進廚房開始就沒有離開過,將專注於眼前烹煮而無暇注意額際泌出的汗水,順著臉廓滑下眨眼滴進衣領內的景象全然看在眼裡,茶褐雙眸頓時深黝到彷彿玄色。

  囓緊了煙捲葉菸的頭,嚥下差點汩汩溢出口腔的津液,喉結上下緩動的感覺刺激著大腦,特瑞科伸手捻熄正燃燒著的菸,似是止不住念頭般起身走往廚房,比對方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手掌扶著門框,僅僅把頭顱探進去,香氣更加濃厚的空間讓特瑞科越發飢餓。

  「再等一下就完成了,特瑞科先生如果餓得話就先請拿蘋果墊墊胃?」
  查覺到門口高大的身影,小松拿著湯勺仰頭笑道,語氣不自覺地像是哄孩子那樣帶著討好,對於特瑞科赤裸裸流露出食慾的神色並沒有感到危機,早就習以為常地拿過料理剩下來的艷紅蘋果遞給人,邊轉頭觀察等下準備上桌的湯色澤如何。

  從中舀了半口的量進行試喝,對自己的得意料理感到滿意,毫不吝嗇揚起幸福笑容,讚嘆著今次特瑞科所拿來的食材新鮮美味,每種都有可與之輔佐調味的食材在,環環相扣哪怕落掉一種就會有不對勁的可惜感,滔滔不絕訴說對這次料理的心得,自嘲自己的手藝仍舊需要增進,費了許多口水卻沒有聽見一句答覆,敷衍或者心有戚戚焉地一起嘲笑,都沒有。

  後知後覺才感到有些不對的小松,這才發現對方連把蘋果拿去啃食的舉止也沒有,急急忙忙將仍在燃燒的火調小並放下湯勺,正準備連蘋果也一起放在料理台上再轉頭關心對方的異常時,握著水果的手便被一把攫住,小松轉頭,不解地和比前一刻還要危險的雙眸對視。

  「特瑞科先生?怎麼……」
  小松忽地噤了聲,廚房內只剩下用文火慢滾的湯頭發出嗶嗶啵啵氣泡爆破的微響,還有愣是令人背脊發涼,啃嚼掉水果大半部分的清脆聲音,透過了耳膜那明明再平常不過的咀嚼聲被無限放大,小松直直望向特瑞科抓住自己的手直接嚼嚥著蘋果,不是他移不開目光,而是不敢移開。

  瞳孔有些縮小,那即使正吃著水果也與自己相望的眸子當中所流動的神情讓大腦頓時浮現出冰之大陸──冰地獄時,小松接到了最後一口世紀濃湯,下一秒周身人們如豺狼餓虎前仆後繼衝向自己的畫面,這幕仍然印象深刻的景象使小松下意識想抽回被擒住的手,換來的是加倍大力的禁錮感。

  那力道不會讓小松有疼痛,但卻是清晰明顯的束縛。他被動讓眼前景象映入瞳仁,特瑞科緩緩垂下眼簾半闔半閉的模樣專住於清理上,蘋果早就被吞入腹中,也不知道刻意還是無心,水果酸甜的汁液與特瑞科過量的唾液在進食當中弄溼了小松的手掌甚至有些隨著手腕蜿蜒而下沾染上令他無法逃脫,特瑞科的手。

  粗糙的舌面蜷著每根長年觸碰調味料已然無法洗去味道的手指,仔細舔舐過、或小獸般輕咬、或貪婪無饜地吸吮,順著水漬痕跡一路下滑緩慢地逗留於每一指縫、掌心上流連直至手腕。

  生硬地把視線從特瑞科拿過紙巾擦拭好不容易才鬆開禁制的手,這樣的景象上轉開,小松欲啟唇說些什麼卻發現喉嚨乾緊得嚇人,轉頭看往瓦斯爐上仍在小滾的湯,像是終於有了可以轉移注意那般的高興,匆匆關掉火勢再一次撈過置於旁的湯勺是味道,鐵製的廚具在不碰到唇瓣的技巧下靠近,那清晰可見的顫抖讓小松後知後覺發現自己方才有多麼害怕。

  一種被當作獵物的恐懼感,小松看過特瑞科面對食物的執著,卻不曾想過有那麼一天自己也會進入稱為獵物的範圍內。甚至在眨眼間大腦浮現出已成冰冷屍體的自己,很可怕、很可怕…但是……。



  「……特瑞科先生快去坐好吧,菜要準備上桌了!」
  「哦!真期待味道呢,我的肚子早就受不了啦!」
 
 
 






 
 
吞食入腹的時候……
 
  會是…最頂級的……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