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155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滑頭鬼】エフェクト(秀元x是光)

   冷涼的夜晚,空氣中瀰漫著各個勢力貪婪權力的味道,野心之火四起使得京都暗處逐漸聚攏由各方遊來的妖怪們,看似平靜的夜幕,其灰暗處卻有多少人不知曉的血染地。

  酷似一男一女人類的式神,面容上勾勒著月弧彎的雙眼彷彿分秒微笑般,靜靜端捧著看似樸素,上頭沒有雕畫過多圖示的德利與盃,佇立於比自身要高大許多的男人身旁,斟酒,起手奉上。

  不如男性粗曠剛毅的臉龐,比常人要稍微白皙的肌膚,掛住在夜空邊的上弦月光暈撒落,更是讓男人有著彷彿女人妖嬈面容,卻感覺又缺少了什麼,微微上勾的狐狸眼傾瀉一抹算計神色,自身有意無意所散發出的氛圍令人感到壓迫,如果身邊少了那些散落四週的孩童玩具的話,那麼這樣偏於郊外的宅邸中如畫一般的畫面,幾乎能堪稱美景。

  穿著利於行動的狩衣盤坐在木廊上,拿過式神手中的瓷杯,瞳仁未曾移動一分,觀察那繁星滿溢的黑夜,嘴角不住上揚,看起來心情愉悅,男人抬手淺嚐盃中的液體,盛著月光,連酒水都彷彿鍍上一層銀,同那細長的雙眼閃爍。

  凝視星辰不多時,男人像是發現了什麼笑瞇起眼,被逗樂似掩不住愉悅傾出,即使如此也仍沒有任何動作,繼續專心於觀看星象,把飲空的酒杯放回式神手上。

  沒有多久,從門口傳來急促的奔跑聲,男人偏了偏頭,拾起身邊的玩物把玩著,不再將注意力放於夜色,漫不經心地等待腳步聲主人的到來。

 
  「秀元!」
  人未到聲先到,那人手拿著收在刀鞘中的刃器從拐彎處出現,額上因奔跑而泌出的汗水,在滑下之前就很快被擦拭掉,他焦急的喊叫,最先映入眼簾是不及於腰線的兩隻小式神,捧著兩只陶器一同望向自己。

  「光哥哥,」被稱呼為秀元的男人,帶著淺笑看往朝自己走來的兄長,放下手中玩物,「好久沒來了呢,一來便是因為工作上的遭遇嗎。」

  在那人還沒來得及說出來意前,就已經開口道清,彷彿對方發生事情時自身也處在同樣場所般,語落同時也見到凝視的臉龐浮現出困窘神色,他抿起唇瓣,對於自己兄長每個表情都能令他愉快。

  「你看到了啊……」眼前人一副早就透析的模樣並不陌生,每每有事來到這裡求助時都能見到,所以是光沒有多大驚訝,只是輕輕嘆息,「是那樣沒錯。」

  「既然來了,光哥哥要不要喝一杯再走?」秀元揚起手揮了揮,在旁兩隻式神便朝他躬身,留下酒器轉身朝屋內走去。

  拿起德利斟酒,隨問話一起遞上盛有酒液的杯子,舉止與出口的句子成反比,不容分說地將酒杯放到對方手上。

  無奈地端過器皿一口飲盡,沒有交還給秀元而是握在手中,緊皺得眉絲毫未鬆懈,反應出此刻他有多麼焦躁,可惜身為花開院當家同時也是自己弟弟的秀元,像是要跟他唱反調般,逕自又拿出一只盃倒酒給自己喝,還空出一隻手拍拍身旁的地板,示意是光坐下。

  「……秀元,我沒多少時間可以耗,現在那邊開始聚集信仰膽的妖怪,我必須快點回去。」依然站在原地沒有過去,是光視線不定地頻頻看往宅邸外頭,若不是需要的東西還沒拿來,他恐怕早已奔返回雇主邸。

  「光哥哥真是沒情調,這樣可是會沒有女人喜歡的。」笑聲和話語一同流瀉於口,不在意對方心思全然放在工作上,他放下剩一半酒水的小酒杯,站了起來緩步靠近是光。

  撫上對方緊握成拳的手,一個轉瞬便把人抵於梁柱上,趁是光還來不及掙扎時候壓上他並扣住雙手,將長期斬妖的刀扔往遠處,拉開總是包裹緊的衣服,瞇起細長地眸子,仔細端詳對方每寸肌膚。

  「秀元!」心底罵著自己的不專心,同時也不斷扭動身軀掙扎,被同性壓在身下的羞恥使他漲紅了臉,更不用說見到秀元用如此專注的神情在觀看自己身體,已經夠薄的臉皮這下徹底通紅,徒勞的掙扎也越發激烈。

  像是確定了什麼,滿足的離開對方身上,是光那些看似難以控制的掙脫舉止只需掌握到技巧便能輕鬆壓制,聰明如秀元又怎麼可能無法掌控,況且他還是花開院第十三代當家,同時也是和是光一起成長的弟弟,對方的一舉一動早就瞭若指掌。

  秀元再次笑瞇起眼遮住了那些還不該被對方知道的心情,他微笑著向是光吐出半開玩笑的話語。

  就算是能夠知曉那些即將會發生的事情,也知道是光不會這麼容易就被那種弱小的妖怪傷到,他仍是想親眼看見對方的毫髮無傷。

  這是出於自己多年以來壓抑的心情,也是一點獨佔的私心。
  「是光哥哥不好哦,誰叫你警戒心不夠。」

 
  五十年。
  雖不及妖魔那般長壽,但對於人類來說算是漫長的時間。
  時間還夠,不急於現在。

 
  好整以暇看著是光慌慌張張整理衣著的模樣,以及為了掩蓋尷尬的咒罵聲,秀元低頭為兩只酒杯斟上酒,其中一只是方才在檢察對方有無受傷時順手拿回的。

  是光一整理好衣服便被遞上酒杯,回頭看往滿臉笑容的秀元,猶豫幾番才接過,仍舊是一口飲盡也同樣沒還回去,他知道盃一被拿回就必定又要被灌酒,前幾次的教訓讓是光深深不情願和秀元一起喝酒,因為絕對會被灌醉。

  經過方才的小插曲讓兩兄弟在不知不覺間並肩而坐,這讓秀元心情大好,清楚是光的遲鈍他沒有刻意提醒對方這點,自顧自地繼續喝酒。

  沒多久兩隻進屋的式神終於返回,一同抱著一把釉色刀鞘上畫了許多日常間小物品的刃器出來,微微舉高武器停在是光面前。

  「這是我特地打造的退魔刀,」迎上是光疑惑的眼神,他說明道:「裏頭注入了我的念力,是把專門斬妖的刀。」

  「我希望光哥哥能隨身攜帶,保護自己。」

  拿過武器,是光在秀元說明的同時站起身,走向被對方扔到室內的刀旁彎身拾起,而後回頭看向秀元:「要被保護的不是我,是雇主的女兒。」話語透露著對眼前人語句的反駁,也暗示這把刀往後的去向。

  嘆息,一直保持完美的笑容這才垮下,秀元搖搖頭不滿意是光從以前就不珍惜自己的個性,老是以別人為優先,只有這點是他最為厭惡的,花開院的雇主安危全然不在他關心範圍內,男人知道自己的器量很小,幾乎把所有的關心及感情放在是光身上,也知曉自己總是過於縱容對方的一言一行。

  這樣的行徑會成為極大弱點,帶來的不光是兩人危險處境,也更把花開院一族推向災難中央,秀元知道,所以每一行動、每一字都是經過包裝。

  「……如果這是光哥哥的決定,那就這樣吧。」
  「那我走了。」一拿到現下所需的物品,待在此處的耐心便全然消無,立刻動身離開秀元的視線。
  「光哥哥小心別跌跤了喲──。」
  「才不會!」

待※

補充資料:
  エフェクト:效應
  徳利:前端瘦長,下段部分膨脹鼓起的一種容器。是現在日本主要倒酒所使用得酒器。
  盃:日本主要用於喝酒的器皿。另外坏也是一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