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42554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UL】月圓黑 XXIV

   尚嫌年幼擁有奶金色柔軟髮絲的男孩跪在冰冷的人型面前,雙手僅僅遮眼著彷彿一望無際草綠莽原的眸子,痛哭失聲。

  那人型僅僅矗立在男孩跟前,不再有溫和的安慰、不再有溫暖的懷抱,所有的過往化作聽達命令的程式,這是羅占布爾克的至高傑作,只有犧牲掉男孩的幸福所換來的成功。

  在這只有男孩與人型的房間內,依舊如以前般平和寧靜,沒有雙足的人型漂浮在半空隱隱發出微弱的引擎聲響,心臟被換成了核心,器官被零件所代換,如同死物,一個只忠誠一人的工具。

  男孩顫巍巍伸出雙手,上頭纏繞著一層又一層繃帶遮掩了膚色餘下慘白,人型似是有靈犀般仿著男孩的動作一同伸出,不同於人類的冷凝輕輕包裹住男孩嬌小的手,它微微往前靠近了男孩些,低首使額與男孩互抵,靜謐的氛圍下眼淚碎裂的聲音生生撕開男孩心口上的痛。

 
 
  ──不再有了。
 
  ──……『沃蘭德。』
 
  ──那道永遠溫柔的聲音。
 
  ──……『我的,弟弟…』
 
  ──那抹永遠和煦的微笑。
 

 
  身邊的大人緊緊禁錮了男孩,不論男孩怎麼樣的哭吼求饒都只能眼睜睜看著羅占布爾克的高層將最摯愛的親人從眼前帶走,男孩努力伸長著手好似這樣就能挽回什麼,最終那道厚重的手術房門阻斷了惟一的絲線,男孩張著空洞的雙眼,眼淚不斷落下,在大門關上的傾刻他如同斷了線的人偶一般停止了動作,隨著阻隔心中也被奪去了重要的東西顯得空蕩蕩。

  見著男孩眨眼間安靜了下來,為著所謂國都利益的大人們趁勢拉著早已脫力的男孩往另一間手術室走去,男孩低著頭凝視著雙腳,顫著唇不斷不斷重複著無聲的字句,簡單的詞彙、單調的名詞,卻是男孩誕生下來至今所有的幸福。他已經不管自己的下場將會如何,男孩只知道在逐漸遠去的門的另一端,那人的遭遇會比自己要來得絕望。

  男孩感覺到自己的左臂被抬了起來,一陣細小尖銳的疼痛扎進大腦中,他愣愣抬起頭來看往左方,下意識地,視線又放往了門口。彷彿重播著方才的哀慟,不過是換成了這邊手術室的大門被關上,漸漸地感到意識模糊,男孩在思緒斷絕前想起了什麼,想試著開口,卻覺得好累、好累。

 
  ──至少,讓我跟哥哥待在一起……。
 
  男孩甚至不曉得自己最後有沒有說出來。那近乎哀求的願望。


 
  「……成功……!」

  「太好……快…。」

  迷濛間男孩斷斷續續聽見了吵雜地聲響,可惜男孩覺得頭痛欲裂,身體疲憊得可以,只想平穩的睡一場,不被任何人吵醒。

  但周遭的人們似乎並不想讓男孩如願,持續在一旁說著男孩不懂的東西,偶爾憤怒的低喊,有時興奮的滔滔不絕,吵得男孩皺緊眉頭,想拉高棉被遮住頭顱也力不從心,讓他越來越變得焦躁。

  『不管怎麼樣都好,快讓他們閉上嘴!』瀕臨臨界點的男孩不悅地暗忖著,下一瞬間淒烈慘叫震隆於耳,像是要刺穿耳膜般的彼伏不斷,又突然驀地銷聲匿跡,好似方才令人膽寒地哀號是場幻聽。

  快要頓入睡眠的男孩模糊間感覺到自己被什麼人從床上抱了起來,迷迷糊糊的神志使男孩嗅到一絲血味──這股氣味是他怎麼樣也無法習慣的厭惡──,他反射性往那個陌生人的懷裡鑽進去,彷彿這樣就能阻隔討厭的味道般。

  神奇的是,雖然陌生人並不溫暖身體也稱不上和女性那般柔軟,卻讓男孩感到安心,身上只覆了本就蓋在身上的被子,他很快便陷入沉睡。


 
  然而此刻男孩不會知道,下一次的睜眼將會是無止盡的真實噩夢。
 
  現在,是男孩最後一次單純的微笑。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