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之隔※

關於部落格
搬至FC2,此地完全關閉。
  • 3897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存在(自創)

 ----
 
  即使視線內無法再看見男子,他也只是靜靜凝視著男子離開時的那個方向,從那一天起,他變得沉默。
 
  一路被載到垃圾場,他聽著垃圾車的工作員聊著天,他們說可惜了這麼好得一個家具,明明只是髒了舊了點,就要被丟棄。
 
  但是他們這麼聊著,卻沒有人提出要帶他回去的意見,很快的,他們的話題就漸漸從他身上移開,轉往下班後要幹什麼的瑣碎事情上頭。
 
  他思忖,這樣也好,至少那人曾經愛過我。
 
  他安慰自己,這樣就好,因為我曾經被愛過。
 
  在這有限的生命裡,他有過了歡笑有過了疼痛,他甚麼都有了,這是一段沒有哀傷的記憶,擁有這麼多,要知足了。
 
  真的知足了嗎?
 
  他還想陪著那人以及他的家人走到最後,他想成為那人的支柱,想為他分擔疲累,想幫他消除疲勞,想在他難過的時候第一個能夠靜靜陪在他身邊的那個。
 
  他愛過他。
 
  但是他直到現在依舊愛他。
 
  太過陷入思考讓身體因為突然的剎車,來不及反應猛然的震動,他從垃圾車上跌了下來,身上本來就陳舊的衣料被粗糙的柏油路磨破了。
 
  他沒有動,維持著躺在路面的姿勢盯著黑黑的天空,月亮被周遭的建築物擋住了,夜空上頭只有無垠的黑暗。
 
  聆聽著垃圾車疾駛而去的聲音,恍惚間他才察覺自己又被丟下了。再一次的。
 
  撞擊上柏油路的疼痛掩不了逐漸死去希望,他以為最少到了結局時會能夠就此解脫,什麼都沒有留下。
 
  凝視著天空一會兒,他閉上眼睛。
 
 
 
 
  「歡迎光臨。」
 
  掛在門框上的風鈴以及蒼老的聲線同時響起,他收回了思緒才想起自己在什麼地方。
 
  轉頭望去,當見到那抹佔去大半生命的身影時,他沒有任何反應,只是又低下了頭。
 
  成為了咖啡廳一員的日子轉眼間又過了一年,花費很多日子才知道這間咖啡店是在那人住家附近,他還記得那時候不曉得為什麼,在期望悄悄燃起時,更多地是酸澀的痛苦。
 
  經過從垃圾車摔下來的那次,他變得更破舊了,雖然咖啡廳的店長一針一線慢慢縫補好衣服上的破洞,但明顯縫補的痕跡讓他十分介意。
 
  將他撿回咖啡廳的人就是店長,店長看上去已經八十幾歲,身手不比年輕人靈活卻依舊健朗。
 
  他很感激這位老人,可是心裡還是過不去被丟棄過的傷,來到了這裡,他一句話都沒有說過。
 
  那人已經認不出他來了,甚至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只是因為那人趕時間從沒有在店內悠閒品嚐下午茶,也就沒有閒情去仔細看過店內的裝潢。
 
  坐在角落,這裡曬得到太陽,卻沒什麼客人來坐,樂得清閒的同時他也鬆了口氣。
 
  然後那一天,在他又一次默默看著那人離去的背影時,這間平時以及假日都是固定客流的咖啡廳來了一位新客人。
 
  那個男子和佝僂老人一般高,男子向老人點餐完便往店內走來,環視了內部一陣子後,挑上了他這邊坐下等候。
 
  沒來得及有心理準備的他有些無措,仍然很快調適好自己的心情服侍男子坐下,在對方坐好的下一刻他發現男子揚起了滿意的笑容,縱使弧度很小。
 
  這樣的場景似乎與記憶深處的景象重疊了,那時候,剛踏入那個家,服侍那人坐下時,他也看見了那人的笑容,可是……可是……哪裡不一樣……?
 
  努力分辨到底哪裡不同,在猛然回神之下他才發現老店長已經端著餐盤微笑將餐點擺好,目光投向老店長身上,他不曉得自己現在是什麼表情,只知道老店長在與他對視時唇角的弧度上揚了幾分,更加溫和的氛圍讓仍有些慌亂的情緒平緩下來。
 
  看著老人回到檯前,他動了動身子好讓男子能坐得更加舒適。對於這樣的行徑男子僅僅微微偏頭瞥了他一眼,沒有多說什麼。
 
  還是笑得時候更好看。見著男子沒了笑容的臉龐,他不禁如此暗忖。
 
  這麼個不好也不壞的陰天下午,在陪伴男子沒有任何言語的情況下過去了。
 
  男子成為了這間咖啡廳的常客這件事在他意識到後,就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
 
  他發現自己開始逐漸習慣陪伴男子的日子,這跟以前和那戶人家相處的模式不同,男子幾乎不曾講過話,更沒有和他說話過。
 
  在店內清閒且男子又有在的下午,老店長就會拉著屬於自己的存在坐到男子對面,有時候是無言的,有時候是老店長以緩慢平穩的聲調訴說這間店每一物的來歷。
 
  男子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反對老店長的任何舉止,不管是沉默的互動或是老店長獨自一人娓娓而談,男子都是在忙手上的事情。
 
  開始時他覺得男子這樣有些不禮貌,而直到某次對方忽然回答了老店長的話,他才曉得原來男子一直都有認真傾聽著。
 
  老店長訴說著咖啡店的生命,最後話題終於來到了他身上。
 
  他聽見老店長講出如何與他相遇的光景,他這段日子的沉默,他身上每一處被縫補過的痕跡,他雙眸平靜卻不失生動的波光,他服侍每一位客人時的小心翼翼。
 
  恍然大悟的感覺恍如潮水般淹沒了心臟,他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從來都不曾被拋棄過,直至現在他都有一份歸屬。
 
  他呆愣被動吸收老人的每一句話,隨後男子的聲音忽然傳了過來,振動著耳膜。
 
  男子說:「我知道。」
 
  無法消化這句話裡的意思,他愣怔把視線轉往男子的背。
 
  老店長停下了話語,和男子四目相對,似乎在審視對方那三個字的真實性。
 
  「店長,能把這傢伙讓給我嗎。」男子打破沉默續道。
 
  老人家搖了搖頭,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我知道了。」男子也沒有繼續糾纏,很快就點頭以示了解。
 
  還來不及釐清為什麼男子不窮追猛打拜託的舉動會讓他感到萬分難過及苦痛,就聽見老人家許是無奈又或者困擾地呼出長嘆。
 
  「不,年輕人,你不知道。」老人家說道,「我每天都拒絕你,可是你卻都在隔天問出同樣的問題,這真的是知道嗎?」
 
  「我只是說『我知道了』,並沒有放棄帶他回去的打算。」男子回答。
 
  他聽著老店長和男子的談話,思緒一片空白。
 
  他不知道原來男子每天都在點餐時問老人家相同的問題,也不知道老人家原來這麼珍視自己。
 
  或許在被帶回這間咖啡廳時,他就已經成為了老人家的寶貝,只是他一直都拒絕察覺這件事,就因為他仍然盼望那人會發現待在角落的自己,然後笑著說「我們回家」。
 
  然後,他聽見自己開了口:「──我曾經被愛過,」
 
  一直以為聲音從嘴裡吐出來是多麼艱難的事,他現在卻覺得完全沒有負擔,可惜太過久沒有出聲,原本就不算好聽的聲線更顯得沙啞。
 
  老人家和男子一同陷入了安靜中,他有些緊張,不過並沒有制止想要繼續說下去的念頭。
 
  「可是卻還是被丟棄了,那麼你又想怎麼樣對待我?」他這麼問著,語句顯然語無倫次,停止運轉的思維讓他連自己在講什麼都不太清楚。
 
  「我會像現在這樣,然後直到你腐朽,我死去。」
 
  他聽見男子斬釘截鐵的回答到,這是他第一次在這麼近的距離端詳男子的面貌。
 
  他記不得最後自己到底有沒有回覆男子的話,但是他永遠記得那一刻掌心傳來的熾熱的溫度。
 
 
 
  那是,無可取代的羈絆。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